……(实在不知道取什么名字了。。)

    “她让我冒充一个人,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去和她的夫君……”

    柳如眉咽下喉中的哽咽,眸光转向风清影,眸中几许凄楚无奈。柳如眉说不出口,脸上是羞愤的红。

    风清影勾唇一笑,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接续下去。

    “上!”

    被风清影如此直接地说出来,柳如眉脸上羞得几乎滴血,埋进烟娘的怀里,忍不住痛哭起来。

    风清影脸上是莫名味道的表,似乎是笑,却让人觉得怒,也觉得伤。

    “你先别哭,告诉我详细况。那女子,是不是很是漂亮妩媚,脸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她让你去,她的夫君便什么都不说的,和你……”

    这一次,轮到风清影无法说出上两个字。

    柳如眉哭了一下,泪眼迷蒙地抬头,看到风清影的表,心里也有几分酸涩。

    她也是女人,能够理解风清影的心,所以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苦涩和羞愤,细细地说起那景。

    “我之所以能够接近王爷,是因为那女子给了我一个王妃的面具,我带上那面具,让王爷误以为是你,所以才,才……”

    风清影扬高了半边眉毛,笑得有些讥诮。

    “带上我的面具,扮作我的模样,他就相信是我了?”

    柳如眉低头,有些难堪,却明白风清影的心,所以把心底的那些感觉压低,苦涩地笑。

    “不是那样,我过去的时候,乾王爷喝多了,并不清醒,并且……”

    咽下喉中的羞辱,柳如眉偏开头去。

    “那个女人给乾王爷下了药,所以才会,才会……”

    “是什么子?”

    “乾王爷从弘阳城回顺天之后不久,我就被带过去,之后便离开了,一直住在别院里。直到前段子,那女子两个月未曾回来,我便自己逃了出来。只可惜勤哥一直没有消息,我很担心他……”

    从弘阳城回去之时,应该是接到圣旨之后,然后便是远征嘉勇城。

    他们两人在军营之中,她被御天凌发现真,两人在营中成亲,心相许。

    风清影眯眼,细细思量所有的一切。

    “如眉,冒昧的问一句,你与他一起的时候,可是第一次?”

    柳如眉猛然偏开脸,对于这样的话题,实在是不知所措,她毕竟是秋原大陆的女子,没有风清影那样磊落洒脱的襟,说这样的话题,让她心里万分难堪。

    “如眉,这一点,很重要!”

    “不是……”

    低如蚊呐地说完,柳如眉将羞得滚烫的脸埋入烟娘的怀里。

    不是第一次,就不会有落红!

    那御天凌在与她一起之后,必然会知道当初并不是她,为何他从来未曾和她提起?

    心猛然缩成一团,风清影紧紧地握着拳,神色冷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烟娘召来紫梦,让她带柳如眉去休息。柳如眉虽然是想来请烟娘帮忙寻找她的勤哥,但是今天发生这么多的事,她已是没有更多的心思,迫不及待地离开,想把自己藏起来。

    她觉得自己将这样的事袒露出来,已经无颜再苟活。

    若非勤哥声息全无,若非腹中有个无辜的孩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支撑下来。

    待烟水榭二楼,只剩下两个人,烟娘坐到风清影前。

    “对不起……”

    风清影苦笑,拍拍烟娘的手,轻轻地摇头。

    “这不关你的事,也不乖如眉,是花飘雨,机关算尽,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可惜她竟消失无踪,否则真要将她挫骨扬灰才能解恨。”

    “王爷那里……”

    “我不想再说这件事!”

    风清影蓦然打断烟娘的话,深吸一口气,眉宇间写着几丝狼狈。

    没想到她也会有打断别人话语的时候,靠着这样的方式来逃避,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烟娘明白风清影的心,无声地叹息,也不再说此事,衡量了一下,转了一个安全一些的话题。

    “现在资金已然积累足够,你有什么打算么?”

    “一半先存着,以备不时之需,剩下的一半,可以开始往明路铺展了,先从落星城开始。落星城接壤怀楚,我们可以来往两国,互通有无,建设庞大的商业网络。”

    烟娘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点头,目光带着几许一直无法理清的诧异。

    “公子,你这些想法,究竟是从何而来?构建如此之大的商业王国,莫非你是想……”

    风清影坦然地看着烟娘,点头。

    “是,我最开始构建如此之大,就是想要助他登上那个位置,那是他未曾说出口的渴望,我想帮他实现。可是现在,我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不过无所谓,无论是否帮他,我都要建造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王国,我要有足够雄厚的实力,来保证自己的自由。烟娘,你想要那样自由地活么,不受任何人束缚?”

    烟娘眼中流露出几分向往,轻轻地舒了口气,点头。

    “自然,那样的子,谁能不渴望呢,不过,真正自

    由的人,又有几个能达到,不过都只是心存向往罢了!”

    “你错了!”

    风清影转头,眸色清亮地看着烟娘,眼底是笃定而自信的光芒。

    她在现代拥有过,所以不觉得是不可实现的难题。

    “烟娘,并没有多困难,只要我们足够强大。等着吧,等我们的商业王国建设完成,这秋原大陆,没有人能再束缚我们,天大地大,我们尽可以自由自在。”

    烟娘眼中也亮起光芒,那样的生活,谁能不向往呢!

    两个相交甚深的女子,便这么随意地聊着,在流云阁闹纷繁中,都喝得酩酊大醉。

    其实有时候,不是酒醉人,而是人要自醉。

    第二,风清影起来的时候,头有些痛,躺在上,静静地看着帐顶端,任由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想。

    如果能够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该有多好。

    苦涩地笑了一下,风清影起,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在流云阁一片的寂静中,悄然离开。

    独自走在清晨的街道上,很安静,还没有多少人起来,空气清冷透彻。

    这样的清晨,是她喜欢的,可是却很少有这样的闲逸致出来慢悠悠地走走。

    筹谋策划,步步为营,虽然一次次受伤,却始终不曾放弃。

    可是为何,这样的付出,换来的,是他的欺瞒?

    或者是,他根本不在意?

    是啊,在这秋原大陆,哪有男子能够真正的只一个。之前她以为御天凌能够做到,可是现在看来,也许,他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吧!

    “姑娘,大清早的,吃个包子吧!”

    路边,一个干净整洁的小摊位,气腾腾的蒸笼里,是雪白饱满的包子。

    风清影看着,突然觉得有些饿了。

    坐到一个桌前,等着老妇人端了包子过来,自己夹起一个,咬了一口,很香,手艺比起摇红还要更好。

    “我可以坐下来一起吃么?”

    含笑的声音,很熟悉,风清影蓦然抬头,看到秦逢宇灿烂的笑脸。

    “大哥!”

    惊呼一声,风清影高兴地站起,抓住秦逢宇的手臂。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这么巧在这里碰到?”

    未等秦逢宇回答,风清影眼中蓦然闪过一抹了悟,脸上涌起感动的神色,握住秦逢宇的手臂也不自觉地抓紧。

    “大哥,昨我喝醉了,未曾发现你来,真是……”

    “行了,和大哥说这些客话做什么!”

    秦逢宇抚摸了一下风清影的头发,坐到她旁边,两个人一起静静地吃早餐。

    风清影一直看着他,心里转着不知道多少念头。

    上一次在山林之中,她独自一个人偷溜,把澈儿留给秦逢宇照顾,心里知道他会生气,会责怪自己,可是终归不想因为她,而让他在大秦的基底毁掉。

    虽说是为他,却终归是一种辜负。

    “大哥,对不起……”

    秦逢宇抬眸,看着风清影,鼻中轻轻地哼了一声,不说话,继续吃着自己的包子。

    “大哥……”

    风清影怯怯地拉拉秦逢宇的衣袖,有澈儿之前的置之不理,她已经够难受,真的不想看到秦逢宇也那样。

    秦逢宇看着自己衣袖上的细长手指,叹息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