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你的孩子,你要杀么?

    风清影虽然有几分好奇,却也没有问,只是偷眼打量她。

    相貌并不多么出色,只是那份温柔的模样,却让人看着,便觉得怜惜。

    那柳姑娘本是有些忧心忡忡的模样,抬头看到风清影的时候,却蓦然变得脸色惨白,浑剧烈地颤抖起来。

    本已转开目光的风清影蓦然见了她的神色,疑惑地皱眉,再度转回头来,看着她。

    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子,见过她,并且发生过很不好的事

    可是在她几乎过目不忘的脑海里,并没有这样一个面容平凡段玲珑,有一温柔气息的女子。

    那么,她这样恐惧的模样,是为了哪般?

    “烟娘,不介绍一下么?”

    烟娘也有些诧异地看着柳姑娘,再转眸瞧瞧风清影,心底蓦然涌起一股不安。

    “她是我妹妹,柳如眉。”

    “你妹妹?”

    风清影扬眉,有些不敢相信,烟娘是个很美丽的女子,一的倦懒味道,更是让她显得格外的魅人,即便只是那样斜斜地倚坐在那里,便已经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可是柳如眉,却没有那份气质和眉毛,虽然显得温柔,却也仅止于此。

    “嗯,我们姐妹自小失散,前些子才重逢,我虽然不才,却也想要护持我的亲人,便接了她到别院修养子。快要当母亲的人,却总是忧心忡忡的模样,真是让人担心。”

    “姐姐……”

    柳如眉开口,声音依然带着几分颤抖,却又力持镇定,轻声嗔怪。

    她现在恨不得自己马上消失,在风清影清润却深远的眸光里,她觉得自己像被剥光了一般,无所遁形。

    她怕,怕风清影知道那一次的事

    虽然无奈,虽然是被迫,但是她却没想到,噩梦会继续。

    当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宛若晴天霹雳一般,狠狠地砸在她的头上,那一刻,她恨不得马上死了。

    可是她不能死,勤哥还不知所踪,而且,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柳如眉的规避并不明显,但是风清影是何等敏锐的人,之前柳如眉的表现已经让她产生怀疑,此刻再避开话题,自然让她生出更多的想法。

    “如眉妹妹,这样叫你,不介意吧?”

    柳如眉子一僵,强笑着转,轻轻地施了一礼。

    “姐姐抬,是如眉高攀了。”

    风清影扬高了半边眉毛,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双目中,波光如水,却含着冷冽的锋芒,静静地注视着柳如眉。

    “如眉妹妹认识我?”

    柳如眉的脸色蓦地变了,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半点血色全无,惨白一片。

    嘴唇颤抖着,体也在细微的发抖,眼神飘忽着,不敢看向风清影。

    风清影心里更加笃定,缓缓地站起,走到柳如眉边,感觉到她更恐惧的瑟缩着子,手下意识地抚着的肚子时,心里猛然像被大石狠狠地砸了一下。

    “如眉妹妹?”

    “我并不曾见过姐姐,此次乃是第一次碰面,怎么可能会认识姐姐呢,姐姐多心了。”

    风清影微微地弯下子,眉眼清澈地看着柳如眉,压迫力十足。

    “不曾见过,并不代表不认识。如眉妹妹仔细想想,真的不认识我么?”

    柳如眉一颗心被恐惧狠狠地攫紧,一直瑟缩,此刻被风清影如今紧紧相,心底一股绝望衍生的勇气猛然迸发,蓦然站起,伸手,想要推开风清影,却终究是不敢,比了开来。

    “我说不认识便是不认识,王妃何苦如此紧紧相!”

    话音一落,柳如眉的脸色就变了,恐惧写进了眸子里,惊骇地看着风清影。

    于此同时,烟娘的脸色也变了,下意识地上前,将柳如眉护在后。

    唯一没有变脸的,却是风清影。

    她只是向后退了两步,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眸光如水,静静地看了一眼烟娘,然后转向面色愈发惨白的柳如眉。

    “如眉,究竟是怎么回事?”

    烟娘先开口了,她为自己刚刚下意识防备风清影的举动有些惭愧。

    虽然相处不多,她与风清影却是相交知心,但是刚刚的举动,却明显表露出防备,伤了风清影对她的信任。

    刚刚风清影那平淡的一眼,让她觉得自己像被剑刺了一下,心狠狠地疼了。

    柳如眉偏开头,手紧紧地抓着烟娘的袖子,脸色惨白地一言不发。

    “说吧,怎么回事!”

    风清影轻轻地拂了下衣袖,不见生气发火的模样,却有很强烈的压迫感向着柳如眉涌去。

    柳如眉的神有些扭曲,额头冷汗流出来。

    这样的感觉,她说不清楚,却从心底里不由自主地涌起一阵阵的恐惧。

    “王妃何苦咄咄人!”

    风清影的面色终是沉下来,更加强烈的杀气凝成一线,往柳如眉的方向迫去,她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柳如眉,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我

    没什么好说的!”

    看着柳如眉将自己的脸藏进烟娘的怀抱里,不看自己,风清影心头因为不安而衍生的怒火腾腾升起。

    冷笑了一声,声音冰寒,如霜刀兵刃。

    “柳如眉,你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有五个多月了吧,你说现在如果失去了,会不会很心疼?”

    柳如眉猛然回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风清影,想不到她口中居然会说出如此残酷的话。

    她怎么能够顶着这样一张美丽的脸,说出如此恶毒的言语!

    “不,你不能……”

    喃喃地回答,柳如眉的神,近乎崩溃。

    虽然不是预期中的孩子,但是毕竟在自己的肚子里已经呆了六个月,感觉着他一点点长大,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会因为不想要这个孩子而抹杀。

    这是她的孩子啊!

    “为什么不能,是你的孩子,又不是我的!”

    “也是你的,怎么不是你的呢……”

    柳如眉失神地呢喃着,嘴角蓦然勾起一抹疯狂的笑,越笑越灿烂,最后忍不住捧腹哈哈的笑出声来,一根手指指着风清影,笑得肆无忌惮。

    “你要杀他么,你杀吧,他也是你的孩子呀,是你的孩子,你要杀么?”

    风清影浑僵硬在原地,只觉得自己从头冷到脚底,再也无法回暖分毫,只能被那彻骨的寒,狠狠地冻得浑颤抖。

    虽然心里有一丝猜测,但是却一直想要逃避,告诉自己,不是那样。

    可是此刻,柳如眉的表现,却让她确认了心里不安的猜测。

    她肚子里的孩子,竟是御天凌的!

    五六个月,那时候自己在哪里?

    是在弘阳城里养伤,还是在山林里被人追杀,抑或是满伤痕地独自看着澈儿受伤被秦逢宇带走。

    在她落魄的时候,他竟然是沉醉温柔乡么?

    “怎么回事,给我从头到尾,讲得一清二楚,否则,我会亲手剖出你肚腹中的孩子!”

    冷厉得如极地寒霜的话,狠狠地砸在柳如眉的头顶,让她猛然从狂乱中清醒过来。

    烟娘紧紧地抱着柳如眉,想说什么,最终却无法阻止风清影的举动。

    若是放在她的上,怕是也会如此吧!

    “如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好的从头到尾告诉我和王妃,我保证,不会让王妃为难你的。”

    柳如眉面如死灰,呆滞地坐在椅子上,左右看看风清影和烟娘,蓦然落下泪来。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烟娘急得跺脚,双手握在柳如眉的肩上,将她推开。

    柳如眉苦笑,闭上眼睛,深呼吸,眼中的泪依然四溢,心底却已经寒到了极点。

    那是她的噩梦,不想再提起,如今,却又不得不亲手掀开。

    “六个月前,勤哥出门之后突然失踪,我急得不行,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他。晚上回到家里,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等在家中,她说,要想让勤哥安全的回来,我就要乖乖地听话,做一件事。”

    “什么事?”

    烟娘追问,风清影却已经苦笑起来,心里清楚地知晓接下来的事。

    柳如眉咽下喉中的哽咽,眸光转向风清影。

    “冒充一个人,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去和她的夫君……”

    柳如眉说不出口,脸上是羞愤的红。

    风清影勾唇一笑,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上!”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