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影,我后悔了!

    玄灵观,前香火鼎盛,香客如织,后院却是平静得仿若无人,四周一片寂静。

    在无尘道长的小院落里,夜清寒静静地站在房间外面。

    昨夜他便将风清影带到了这里,世人不知,他却是知晓,无尘道长不仅是名闻秋原大陆的命师,更是一个医术高深的医者,他的医术,带着几分巫术的色彩,却是更加有效。

    可是从昨夜到现在,无尘道长一直没有出来,也不知道风清影此刻究竟是什么况。

    一颗心已经从最初的着急惶恐,慢慢的变得木然,只是傻傻地站在这里,目光不转开分毫地看着那个小小的窗子。

    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境,但是这样看着,仿佛心就有寄托。

    小影,不要有事,拜托……

    无尘道长从房间中出来,一向平静如水的神色也多了几分疲惫,看着一直守在门外的夜清寒,脸上露出慈和的模样。

    “别担心,她没事!”

    无尘道长话刚落,夜清寒的体便突然摇晃了几下,几乎摔倒在当场。

    这一夜,太过疲累,也太过担忧。

    上的伤此刻才有感觉,一股脑地发作起来,失血过多的症状也表露无遗,夜清寒一张脸惨白一片,浑仿佛都空了。

    在冰寒的天气里站了一夜,未曾觉得冷,此刻却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无尘到场长眉微微蹙起,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夜施主,先到房间里面休息一下吧,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有劳道长!”

    终于放下心来,跟着无尘道长到了旁边的屋子里,将上已然破烂的衣衫脱掉,露出伤痕累累的后背。

    饶是无尘道长宠辱不惊,此刻见了夜清寒的后背,也忍不住皱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纵横交错着几道极长的伤口,血渍已经结成了痂,狰狞恐怖。

    这一夜,他居然就这样站在冰冷的院子里,真是仗着自己的体好胡闹。

    清理了伤口,无尘道长给夜清寒上了药。

    “最近这段子,最好不要妄动,以免伤口恶化。年轻人,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力壮,便不在意,终归是要有一个好体,才能够更好地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话简单,却意味深长,夜清寒沉默了一下,点头。

    “这里是方外之地,不会有凡尘俗世的纷争,夜施主可安心在此地养伤。”

    无尘道长说完,便走出了房间。

    一粗布的道袍,松松地挂在上,发束一个道士髻,背影竟是说不出的超尘洒脱。

    夜清寒看着,竟恍然有种,他即将要飞升离去的错觉。

    甩甩头,将这荒谬的感觉摇落到脑后,夜清寒走进风清影所在的房间。

    虽然无尘道长说没事,他却要自己亲眼见了才会安心。

    风清影静静地躺在上,一张脸半点血色都无,似乎他总是看到她这样的状态,让他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重逢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他看到几次她面临生死关头了?

    为何想要让她过上平静的生活,到最后却发现,平静离她很远呢!

    若是知道她会有这样的一天,他当初还会将她留在风府么?

    十三年的分离,没有换来她平和快乐的生活,反倒是受人欺负地长大,然后莫名地换了一个灵魂,嫁人后又被人一次次地伤害至此。

    有些迟疑地伸手,抚上她的脸颊。

    只有在她意识不清的时候,他才敢如此放肆地表露自己满心的眷恋。

    手指拨开风清影额前有些凌乱的发丝,夜清寒痴痴地凝视着她宁静的睡颜,眼中是纠缠着痛苦的深

    若是当初,他带她离开,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小影,我后悔了,怎么办?”

    夹杂着极度痛苦的声音,空地回响,以为只是自己的呢喃,不会得到半丝回应,却听到风清影虚弱到极点的声音。

    “后悔了,便现在带我离开吧!”

    惊愕地低头,对上风清影平淡如水的目光。

    那么重的伤,竟然这么快就清醒了,是无尘道长的医术太过玄奥,还是她自己心里的意志太过强烈?

    还有,她怎么知道他心底后悔的是这件事,他并未说出口不是么?

    “怎么,不愿意么?”

    夜清寒深深地凝着风清影淡若止水的眸光,苦涩地笑。

    “小影,我不希望你冲动之下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先养伤吧,其他的,等伤养好了再说。”

    “我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历了生死之后,想法从跟本上的改变。”

    “你是因为御天凌的那一箭,对不对?”

    风清影微微偏开头,不看夜清寒洞彻的眸光,心像被突然撕裂开来一般,蓦然涌出一大片的疼痛和哀伤。

    多好笑,血从体里流出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那时候,所有的恨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空茫的平静,让她以为,自己放下了一切,超脱地面对

    死亡。

    可是醒来的此刻,以为平静的心,却被夜清寒的一句话狠狠打碎。

    她孟雨晴,也会有自欺欺人的一天,多可笑!

    夜清寒无声地叹息,眼底有深深浅浅的疼悄然掠过,挣扎了许久,最后变成一片平静。

    这辈子,他欠她的!

    但是,他不想再放手,不想再看着她回到御天凌边,然后不是幸福,却是一次次的受伤。

    “小影,先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之后,如果还想离开,我再带你走。”

    没有说出那一箭的真相,没有告诉风清影,御天凌本是为了救她,才出那一箭,是她误会了御天凌。

    就当做他自私吧,若非风清影心底对御天凌有一抹不信任,也不会怀疑御天凌。

    那么他此刻的顺水推舟,卑鄙是卑鄙,却也其来有自。

    他只是想要一个,她的机会!

    “好!”

    轻若叹息的回答,风清影嘴角弯起一抹微笑,心底是茫然一片的苍凉。

    “让开,我要见神仙姐姐!”

    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风清影蓦然睁开眼,诧异地偏头看着门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个冷怒的声音,竟是澈儿么?

    在夜清寒带着她离开之后,第一个找来的,竟是澈儿!

    “小施主,这里没有你的神仙姐姐,只有一名伤员,她此刻需要休息,不能见外客。”

    是无尘道长的声音,虽然只听过一次,但是风清影记得。

    这个背负着一切的命师,一眼看穿她的来历,她一直记得,他叮嘱的话,也一直努力地控制自己的绪,不让大脑胡思乱想,不让自己钻牛角尖。

    可是终究,辜负了他的期望,也辜负了自己好不容易付出的信任。

    “我不会吵到她,我只是想要看看她,确定她安好!道长,求你让我进去,只看她一眼就好!”

    声音低了下去,最后,变得有几分祈求的味道。

    她骄傲的澈儿,竟然如此低声下气。

    “道长……”

    轻唤了一声,若是常人,怕是听不到她虚弱的声音,但是莫名的,她就是相信,无尘道长可以听到。

    果然,外面的对话停顿了,隔了一下,澈儿犹豫着走进来。

    站在离几步远的地方,御天澈停住了脚步。

    看着躺在上的风清影,心底有恐惧有担忧,他甚至不敢迈出最后几步,不敢看到她憔悴的模样。

    为什么,每一次都无法护着她。

    为什么,每一次都让她在自己边受伤。

    他选择放弃,选择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弟弟,默默地陪伴,只是想让她开了地生活,可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次一次地受伤害,一次一次的陷入死境。

    “澈儿……”

    温柔的低唤,熟悉的称呼。

    御天澈蓦然落下泪来,之前的一切赌气都在此刻烟消云散。

    她还活着,还能够叫他的名字,还有什么事,能够比这更重要。

    那些赌气的子,她不好过,他又何尝有一丝一毫的开心。

    若是她再也无法开口,无法看他,两个人的记忆中留下的,居然就是对方漠然的影,到时候,他会痛悔至死的。

    “神仙姐姐……”

    叹息着,悄然走到风清影边,拉住她的手,盖住自己流泪的眼。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