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带我走!

    有时候,误会的形成,只是一眨眼的瞬间。

    风清影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御天凌的箭将那只偷袭的箭打落,而另外一个方向,一支箭随之而来,击打在御天凌的箭上,将本是向风清影旁边的箭打偏。

    偏离的方向,是风清影!

    “晴儿,躲开!”

    “小影,躲开!”

    不同的称呼,同样声嘶力竭的呼喊,御天凌和夜清寒都注意到风清影的不闪不避,拼了命的往她的方向冲。

    可惜,御天凌距离风清影有一段距离,而夜清寒,被围攻他的人死命地拖住。

    尽管夜清寒不闪不避地挨了两刀,却依然赶不及到风清影边。

    两个深他的男人,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利剑,狠狠地穿透风清影的膛,带着她,狠狠地摔落到后的湖面之上。

    冰面一片洁白,映着月华,闪耀着几分幽冷的光芒。

    风清影一素色的长衣,几乎与那冰面融成了同一种颜色,只有黑色的长发散落,在一片清冷的白中,渲染出泼墨般浓重的黑。

    还有她前迸出来的鲜血,染在白衣上,触目惊心的一片暗沉。

    “晴儿——”

    “小影——”

    两声狂呼,两个影随之扑过去,去探视那个让他们挂在心上,总是不由自主痛着的人。

    风清影静静地躺在冰面上,感觉生命随着血流出了体。

    这样的感觉,第一次感觉到。

    在现代那一次自杀,她是服毒,而制毒专家孟雨晴所制的毒药,见效很快,所以她并没有受什么痛苦,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所谓的生死或者后悔的问题。

    再醒来,就仿佛做了一场梦,然后变成现在的份。

    这一次,她可以清晰地感觉,自己的意识慢慢变得朦胧的感觉。

    那些,若烟云,随着血,也流出了体。

    两个男人都扑到她的边,她看到了,他们那样焦急的模样,仿佛天地都塌了。

    御天凌,那一箭出,是你自己的决定,又为何做出这样一副姿态。

    她看得到他们近乎疯狂的神色,可是她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即使明白,他们的喊声必然是撕心裂肺,可是她的耳中,或者心上,却没有丝毫声音。

    世界一片寂静,静得她能够听到自己渐渐舒缓的心跳。

    目光艰难地转向夜清寒,风清影咳着,有血从唇角滑落,带着腥甜的味道,在口腔中萦绕。

    “夜,带、带我、走……”

    “不许,我不许你离开,晴儿,你为什么不躲!”

    御天凌狂乱地看着风清影,两只手不知道要放在哪里,颤抖着,悬在风清影的面颊上方,最后,捂住地擦去她唇边的血渍,可是擦过了一下,又有更多的血溢出。

    “夜……”

    风清影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朦胧,唇角有大口大口的血喷涌出来,几乎将她的衣领染红。

    夜清寒眼底泛红,轻轻地跪在冰面上,想要将风清影抱起。

    “你躲开!我不许你带晴儿离开!”

    御天凌疯了一般,狠狠地推开夜清寒,双手小心翼翼地将风清影抱入自己怀中。

    风清影的目光猛然迸出彻骨的恨,怒瞪御天凌。

    他既然能够出那一箭,便再没有资格接近她。

    “夜……”

    虚弱得近乎无声的呼唤,只有御天凌和夜清寒听到,两个男人的目光,夹着烈火冰刀,狠狠地撞在一起。

    “我不会让你带晴儿离开,她是我的!”

    夜清寒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冷冷地看着御天凌,只是冷漠如霜地吐出一句话。

    “小影要和我走,你阻拦,想让她死么?”

    怔怔地低头,御天凌看向怀抱中的风清影,她静静地合着眼睛,偏开了头,摆明了不想见到他。

    心很痛,却不得不放开她。

    太了解她偶尔固执到会偏执的脾气,而此刻,她明显不想看到他。

    而她的伤……

    看到她口,那支他亲手出的箭,虽然不是要向她,最终却没入她的体里。

    眼底是痛到极致的麻木,御天凌抿紧了唇,小心翼翼地将风清影放入夜清寒的怀中,手不舍,却决然地放开。

    有误会,可以以后再解释,此刻,她的伤要紧。

    “治好她!”

    低低的三个字,却有着沉痛的力量,落入心口,疼得人无法呼吸。

    御天凌转,带着侍书侍棋四人,将所有的人都拦在了后。

    御天翔带着人站在对面,却不敢轻举妄动,唯一放心些的,便是风清影被箭中,看那模样,凶多吉少,一颗心稍微放松了些。

    可是转眸,就对上御天凌嗜血的眼,心再一次提起来。

    “刚刚出手的那些人,杀无赦!”

    低沉的声音,打碎了夜的冷清,冷厉嗜血的眸子,转向那些混杂在天御士兵之中,在关键时刻围堵风清影的人。

    天御的士兵,是他一手掌管,会有什么样的水平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些人,该死!

    侍书四人一直跟在御天凌边,此刻听了他的话,分成四个方向,向着那些人扑去。

    御天凌的近卫军已然将御天翔所带来的士兵隔离开来,偌大的湖边空地上,只有二十多个零散的士兵,以及御天凌五人。

    四个侍卫明白御天凌的心,下手毫不容,场面是一边倒的残忍屠杀。

    血腥而残酷,染了夜的清宁。

    御天凌脚步缓慢地向着御天翔走过去,一步一步,脚下的地面仿佛也感受到他的狂怒,响着沉重的脚步声。

    御天翔的心有些悬起来,却依然假装镇定地停留在原地。

    他是太子,奉旨捉拿叛.国.贼,天经地义,不需要惧怕任何人。

    “三皇弟,风清影乃是要犯,此番你居然协助她潜逃,我定会禀告父皇,请他做一个定夺。”

    “父皇,自然是要见,不过我会先和你算一算那一箭的帐。”

    话落,御天凌合扑向马上的御天凌。

    一个是太子,一个是王爷,即便他们两个人打得天翻地覆,旁边的人也不敢上前动一根手指。

    御天凌满心的伤痛狂怒,纠缠着,只想发泄。

    没有武功技巧,只有蛮力,一拳一拳地砸在御天翔的脸上上。

    御天翔虽然也自小与众兄弟一同习武锻炼,却终究天资差了许多,而御天凌,却是战场上厮杀五六年过来的,自然无法相比。

    虽然努力躲避着,想要回击,却无法与御天凌相抗衡。

    等到侍书四人解决了那些死士,御天凌也退开,冷冷地看着满脸伤痕,肿的像猪头的御天翔。

    转头,看向那只箭矢来的方向。

    “刚刚那一箭是谁的,自己站出来!”

    无论是御天凌的近卫军,还是御天翔带来的人,都面面相觑,没有动。

    一个近卫军上前,恭谨地跪倒。

    “王爷,属下与中兄弟拦阻太子所属,看到那箭来势,乃是从后方而来,并非从我们这一圈出。”

    “后方多远?”

    “未曾看到箭之人,想是有段距离。”

    御天凌眯眼,看向那个方向。

    这一方,火把燃烧,照得周围一片光亮,反衬得那个方向暗沉沉的,看不到隐藏着什么。

    不是御天翔的人!

    这是第一个跃入脑海中的念头,御天凌从旁扯过一匹马,握着火把飞上马,便向着那个方向而去。

    能够将他的箭打偏,这样的力道和准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脑海中一片清冷,是疼痛到极致的冷,反倒让混乱的思绪变得清晰,那只箭,就像回放一样,在他眼前重复着它的轨迹。

    停住脚步,御天凌站在一棵树边,转头看看湖边的方向。

    那里,是晴儿倒下的地方。

    而那只箭,便是从此处出,撞偏了他的箭,伤了他最的女人。

    鼻端嗅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味道,淡得几乎随风消散在寂寥清冷的夜里,却被御天凌不经意地捕捉到。

    这个味道,很熟悉!

    他曾经在一个人的上闻到过,那时候,众人玩笑的时候,还会说他,堂堂一个王爷,上居然比女子还要香,岂不是让那些女子无地自容。

    而他,总是笑得温文尔雅,任由众兄弟调侃。

    御天承!

    他的好四弟!

    ***

    马上出门,去深圳,估计要几天时间。。

    接下来,更新尽量稳定。。

    O(∩_∩)O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