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听得兵刃破风之声,子猛然向前一窜,回便要攻向风清影,结果却没有发现她的影。

    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黑衣人再一次猛然向前,一个懒驴打滚,便脱出了风清影的攻势。

    风清影手中的匕首滴溜溜地转着,在月色下闪耀着冰冷的锋芒。

    冷笑一声,形一缩一跳,便到了黑衣人旁边,匕首化作冷电,袭向黑衣人。

    寂静的夜被打破,却也并未多喧闹。

    一来一往,都是生死关头的杀招,声音细碎,却杀气腾腾,格外沉闷。

    黑衣人久攻不下,猛然向后,退出战圈。

    “未曾想乾王妃居然如此好手,外界的人都看错了,怕是乾王爷也不知道,自己安枕的妻子,竟然是个手高明的高手吧!”

    “他知不知道,是我们之前的事,至于这残图,让你主子过来,我才会给,其他,免谈!”

    “乾王妃是要出尔反尔?”

    风清影静静地站在月光下,脸色淡淡的,眼底的神色,带着几分倦懒。

    “你不配!”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黑衣人便住口。

    然后,安若瑶的轻笑声响起,在暗夜里,带着几分妖魅般的魅惑,缓缓地笑着,走到月色中来。

    “想拿妹妹手里的东西,还真是困难呢!”

    “姐姐既然来了,自然不会困难,这是你要的图,不过给你之前,把解药拿出来。”

    “解药,什么解药?”

    见安若瑶装傻,风清影冷哼一声,右手在袖中一摸,随手点燃了火折子,慢慢向自己的左手靠近。

    她的左手中,拿着那副残图。

    “住手!”

    安若瑶急切地喊了一声,阻止风清影的动作,她没想到,风清影居然如此决绝,竟然不顾玉雪梅的生死。

    “解药!”风清影简洁而坚定。

    恨恨地咬牙,安若瑶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递给旁边的黑衣人。

    “务必把东西拿过来!”

    丝毫不避讳风清影听到她的话,安若瑶笑得带了几分深意,笑眯眯地看着月光下,宛若仙子静静独立的清雅女子。

    风清影看着黑衣人过来,将那个小小的布包递给她。

    她并不担心那布包里不是解药,毕竟,在秋原大陆,她认解毒第二,怕是没人敢认第一。

    所以便很配合地将自己手中的残图也递了出去,不过心里,暗暗戒备着。

    两个人的手,同时抓住对方手里的东西,猛力向后一拉,脚下也不闲着,毫不留地踢向对方。

    风清影那一脚,刁钻古怪,避开了黑衣人的袭击,狠狠地踢在他的腿上。

    一声让人牙齿寒颤的声响,风清影十分满意地假装被打退。

    而那黑衣人,则是闷哼一声,狼狈地摔倒在安若瑶前,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腿,心知肚明,这条腿算是废了。

    安若瑶却丝毫不顾他的死活,一弯腰从他手中拿过残图,反手递给一直跟在她后的人手中。

    风清影将她夺到手中的布包打开,眉心蓦然皱起。

    熟悉的质感,朦胧却让她一眼看清的熟悉线条轮廓,她手中的布包,竟是用四分之一的假图包裹。

    心里猛然一惊,风清影暗道一声上当。

    正在此时,四周亮起火把,灯火通明,将这一方黑暗照的明亮,也将风清影微蹙着眉头的容颜显露在所有人面前。

    而安若瑶,一惊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是做什么!”

    风清影将心头的惊讶压下,皱着眉头,看向对面骑马奔来的御天翔。

    御天翔骑在马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冷沉地笑着,眼神讥嘲地看着风清影。

    “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居然敢通.敌卖.国!”

    风清影眯眼看着御天翔,眼底冷然的光芒,宛若一把剑,狠狠地刺向御天翔,竟然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来人,将这.人抓起来!”

    几个兵卫听了御天翔的命令,冲上前来,却被风清影清冷的目光定住了动作。

    “好大的胆子,我乃乾王正妃,也是你们拿得的!”

    “哼,通.敌卖.国,不拿你拿谁!给我把这个叛.国的.人拿下!”

    御天翔声色俱厉,几个兵卫咬咬牙,再度冲上前来,他们也曾在御天凌手下当差,但是此刻,县官不如现管,太子如此模样,他们不敢迟疑。

    “住手!”

    远远的,一声大吼带着沉怒响起。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如雷的马蹄声,打破了夜的沉寂,掀开了纷乱的序幕。

    是御天凌!

    风清影微笑着,转头看向御天凌来的方向。

    御天翔嘴角勾起一抹深沉的笑意,打马迎向御天凌,将他拦在了外面很远的地方。

    “三皇弟不是在宫中与父皇商谈国事,为何得空过来!”

    御天凌漠然瞥了御天翔一眼,冰刀霜剑在他的眼底凛冽地盘旋,狠狠地斩向每一个阻拦在他面前

    的人。

    “让开!”

    御天翔胯下的马刨了下蹄子,不自觉地退缩了一下。

    御天翔恼怒地狠狠踢了马一下,既是气马儿的不识相,更是愤怒于刚刚那一刻,自己心底不自觉的惧怕和退缩。

    “三皇弟,我们在捉拿要犯,请你离开!”

    “要犯!”

    御天凌气得怒哼一声,他就奇怪,为何无缘无故父皇叫他入宫,并且在公事谈完之后,留他用膳,之后父子两个人又随意地聊了很多事

    虽然父皇表现得没有任何破绽,但是那种感觉不对。

    直到心头那股心惊跳的感觉掠过,他才坚决地告退出宫,然后马不停蹄地往家中赶。

    他并不希望自己的预感是对的,但是他不想冒险,他要回去看一看。

    果不其然,居然看到这么多的士兵,在围着他的妻。

    “请问皇兄,我的王妃,何时成了要犯!”

    御天翔也学着御天凌的模样冷笑,手往旁边一伸,机灵的侍从便恭敬地将明黄的卷轴双手呈上。

    圣旨!

    御天凌心里的不安涌起,也不理会御天翔,打马便要冲过去。

    “拦住他!”

    几十名卫兵拦住御天凌的去路,御天凌眯眼,狠戾地瞪着那些士兵,语气冰寒无比。

    “给本王让开,否则别怪我砍了你们的手脚!”

    “圣上下旨捉拿国.贼,你们敢退缩,不想要脑袋了么!”

    御天翔的暴戾脾气被激起,口气中多了狂躁,双眼通红,狠狠地呵斥已然有了退缩之意的兵卫。

    “我倒要看看,那圣旨写了些什么!”

    御天凌舍马不要,便往御天翔的方向走去,兵卫一步一步地退着,不敢拦阻。

    “拦住他,退后者杀无赦!”

    御天翔命令一下,没有人敢再后退,也没有人敢动刀动枪,兵卫们只能苦哈哈地拦着御天凌,用体挡住他的路。

    御天凌气氛御天翔的卑鄙,却不能拿这些士兵的命赌气,只能停步。

    御天翔得地笑了,拿起圣旨,慢慢地展开。

    “既然三皇弟想知道圣旨的内容,为兄怎能不答应呢,这边读给三皇弟听听,也让三皇弟早认清,自己的枕边人究竟是怎样的心肠。”

    “住口!”

    御天凌呵斥,狠狠地拨开拦路的士兵,就往御天翔的方向冲去。

    他不能让御天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宣读圣旨,否则无论真假,都无法挽回了。

    前的士兵死命地扛着,被甩开,又爬起来,到他面前。

    “乾王妃风清影,偷盗军事布防图……”

    御天凌猛然挥掌,不再留半分面,将拦阻的士兵,打得吐血飞得老远,狠狠地摔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着急之中,御天凌顾不得留手,一路冲向御天翔。

    “通.敌卖.国之事,查证属实,羁押天牢,稍后再审,钦此!”

    御天凌上染着血冲到御天翔面前,眼底满是狂怒,浑溢满杀气,狠狠瞪着御天翔。他的双手紧握成拳,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冲动的杀了他。

    御天翔心底一阵惧怕,退后了两步。

    “三皇弟莫非听不清么,这是父皇下的旨意!若是你觉得你的王妃清白,自可以找证据出来。不过此刻,我却是要将她压入大牢,等待细细拷问之后,再禀告父皇做定夺!”

    “你敢!”

    御天凌近御天翔一步,嘴角的弧度嗜血的狠戾。

    御天翔被御天凌的气势压得几乎无法开口,心头一股郁气涌起,不知从哪里来的胆子。

    “我有何不敢,来人,抓住风清影!”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