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冷不屑地看了那侍卫一眼,形一转,便已经到了旁边,手中的银弓当做剑,狠狠地扫向侍卫,那细得几乎不可见的弓弦,一下子便割断了侍卫的喉咙,鲜血喷洒。

    其他侍卫见状,心里都觉得寒意四起。

    只是,冲上去死的是自己,不冲上去,他们的家人可能都会被连累,咬咬牙,几个侍卫也都冲上前去。

    风清影冷然地看着几个侍卫在银弓之下化为断魂,并未流露出任何表

    战场上的血雨腥风见过之后,这样平常的厮杀,已经不能再让她动容,更何况,为了救玉雪梅,这些人的生死,她并不看在眼里。

    不想让玉雪梅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风清影上前,扯着马缰,往前走了一段路。

    直到空气中血腥的味道都散了,风清影才去撩开车帘。

    “娘亲!”

    车厢是空的!

    风清影的脸色蓦然变了,牙关紧咬,看着空空如也的车厢,一颗心猛然沉下去。

    娘亲在哪里?为何她和夜清寒如此周密的计划,依然功败垂成!

    猛然转,向着之前拦车之处走去,浑冷凝的杀气一波一波地涌起,最后将她整个人环绕其中,宛若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天使,黑暗的美丽。

    “萧冷,如果夜衣楼就是你们这样的水准,我真担心某一会在秋原大陆除名!”

    冷冰冰的声音,夹带着霜雪的气息。

    夜清寒转头,看向让他觉得陌生的风清影,眉头微微皱起。

    “小影,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

    风清影冷嗤一声,目光紧紧地盯着萧冷,心底的郁气汹涌。

    “这就要问问萧冷副楼主,为何我送娘亲上了马车,结果现在却是空车一辆!”

    “空车?”

    夜清寒和萧冷对视一眼,神色都有些凝重,未曾想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萧冷脸色有些僵硬,他虽然不喜欢风清影,甚至可以说讨厌她,但是今天的事,是夜清寒所托,他保证过,会保护风夫人,完好无损,结果现在却把人弄丢了,他只觉得自己颜面无光。

    “我先回去了,今劳烦各位了!”

    风清影对着几个夜衣楼的成员点点头,拉过马匹一跃而上,打马便往东宫赶回去。

    安若瑶正站在门外,似乎早已料到她会回来。

    “我还在想,今妹妹离开,我好生不舍,结果妹妹便回来了,真是与我心有灵犀,姐姐心里好生安慰呢!”

    风清影不想再维持表面的客,淡淡地看着安若瑶。

    “把我娘亲送到乾王府,我自然会将残图给你们。这一次,若是再耍这样的手段,我便让你们永远得不到军事布防图!”

    安若瑶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勾起一抹冷笑。

    “若非我留了这一手,妹妹怕是会一去不还吧!放心,既然达成了共识,我自然会将风夫人平安送到乾王府。你也不要再耍花样,否则我尽有办法再请风夫人回来!亥时我会派人到乾王府取图,届时风夫人也会一并送过去。妹妹,你该知道怎么做!”

    风清影瞪了一眼安若瑶,转离开。

    回到乾王府的时候,御天凌已经在了,静静地坐在冷霜苑的院子里,等着她。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不是去千鸟湖?”

    “嗯,澈儿和楚依依去了,我半路折回来。你不是答应我乖乖地留在府里,怎么又出去了?”

    “这样的天气,就这么坐着,也不晓得披件斗篷!”

    风清影走到御天凌旁边,拉着他走进屋里,冬的天气,很寒凉,他就那样坐着,很容易着凉。

    御天凌跟着风清影走进屋里,坐着,等她回答。

    风清影倒了一杯茶,塞进御天凌的手里,非常不满意他如此不懂得顾惜自己。

    “我有些事出去了,怎么不在屋里等,偏生在外面冻着。”

    “晴儿,你……”

    “嗯?”

    风清影抬眸,眼睛清澈明亮,似一汪湖水,御天凌到了嘴边的话,突然就说不出了。

    她为何能够这样毫无掩藏地看着他,在她背着他做了这么多事之后。

    是不是,她有自己的打算,只是,未曾告诉他?

    心里两个年头纠缠着,御天凌抬手将风清影的肩膀握住,拉到自己跟前,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眸,想要看清,她究竟瞒了些什么。

    “凌,怎么了?”

    御天凌等了许久,苦笑着摇头。

    风清影这一次方才真的察觉出不对劲,御天凌的表现,很奇怪。

    再想想最近几被她忽略的反常,风清影眉心有些揪紧,握着御天凌的手,依偎在他旁。

    “凌,告诉我,你究竟在想什么?”

    御天凌看着风清影,她眉心微蹙,脸上写着几分疑惑,实实在在的不解,竟是半分都不知道他心底的那些纠葛。

    口堵着一股气,御天凌偏开头。

    “晴儿,你有话和我说么?”

    风清影看着御天凌线条

    分明的侧脸,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问她这样的话了,他不是这样罗嗦的人,却为何纠缠着这个问题,是不是?

    风清影暗暗思量,是不是自己私下的小动作被他发觉了。

    也罢,这个时候,倒是可以和他沟通一下,做出发生大事却不可言明的姿态,来引安若瑶和太子上当。

    也省着他发现军事布防图不见,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凌,我这几去东宫……”

    “王爷,有事禀报!”

    御天凌和风清影同时皱眉,十分不满门外的人此刻跑过来打断两个人。

    “何时?”

    “宫中传来旨意,请王爷入宫面圣。”

    风清影耸耸肩,无辜地看着御天凌,不是我不和你说,实在是赶得不巧,只能等你回来了。

    “等我回来,告诉我,你要和我说什么!”

    风清影皱皱鼻子,推着御天凌出门,目送他打马离开。不知道亥时之前,他能否回来。

    若是来不及,这戏便没法做下去了。

    不过也罢,她临摹的图虽是假的,但是若非真正熟悉军事布防图的分布力量,也绝对看不出其中的分别,御天翔并未上过战场,更是不清楚,相信能够蒙混过去。

    想通了,风清影便静静地等待夜幕的降临。

    放在现代,亥时不过九点钟,那会儿她的夜晚才刚刚开始,不过在秋原大陆,已经算是很晚了。

    就着朦胧而清亮的月色,风清影悄然独立在乾王府外一个偏僻的巷子里。

    她相信,安若瑶必然有办法找到她。

    风清影看不到的地方,夜清寒静静地藏,暗中保护着她。

    夜很静,当细碎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风清影知道,她等的人来了。

    “乾王妃果然守信!”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即,玉雪梅虚软的子被推了出来,狠狠地撞在风清影上。

    风清影扶住玉雪梅,上下检查一番,发现她只是暂时昏迷,心里放松了下来。

    “夜,帮我!”

    虽然没有看到夜清寒,但是风清影却十分笃定,他必然在自己周围,所以轻声唤了一声,在静夜里传出了很远的距离。

    夜清寒皱眉,不愿地下来,将玉雪梅带开。

    来的那黑衣人也并不阻止,只是静静地看着,似乎对自己十分有信心,能够拿到想要的东西。

    “人我带来了,东西,乾王妃也要给我了吧!”

    这个声音,沙哑到极致,十分粗糙,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耳中搜刮。

    风清影皱眉,将袖中藏好的绸布拿出来,在手中慢慢把玩着,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在月色下,显得有几分莫测高深。

    “这个就是你的主子想要的东西,不过,要她自己来拿,我才会给。”

    “不需要,主子派我来,就是让我取回去,给我!”

    黑衣人话落,手便极快地探出,去抢风清影手中的绸布,他的目的就是带着这绸布离开,其他的事,不关他的事。

    可惜,他碰到的是风清影。

    脚步一转,人便已经在黑衣人的后,风清影手中的匕首极快地挥出。

    黑衣人听得兵刃破风之声,子猛然向前一窜,回便要攻向风清影,结果却没有发现她的影。

    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黑衣人再一次猛然向前,一个懒驴打滚,便脱出了风清影的攻势。

    ***

    三点了,竟然三点了。。。

    睡觉去。。

    时速一千,肿么伤的起。。

    PS:亲们,冲个咖啡踩个脚印儿什么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