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皇子求婚

    “真的?”

    楚依依忘形地转头,眼眸璀璨光亮,旋即,不好意思地转开目光,脸颊却抹上了几分红润。

    御天凌视而不见,依旧是礼貌却疏离的笑。

    “自然,公主是贵客,天御上下,无论是皇子还是平民,都有义务让公主宾至如归。我不过是拔得头筹,有幸先陪公主一下罢了。”

    楚依依笑笑,撇开头,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涩涩的,却又满是期待。

    “皇,我带着影儿先过去了!”

    太后自然将的众人的表现看在眼底,此番也算是为御天凌造势,至于之后的事,便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

    “也好,去吧!”

    风清影礼貌地对着楚依依点点头,便跟着御天凌回了自己的位置。

    众人虽然都有心近乎,但是毕竟有太后稳坐在那里,谁也不敢造次,便退而求其次地去了御天凌的桌位。

    先过来的,是四皇子御天承。

    “三皇兄,此次得胜归来,一直也未单独为皇兄祝贺,尽此杯以为贺。”

    “四皇弟客气了!”

    御天凌一饮而尽,也不招呼御天承,由着他站在那里。

    “皇嫂嫁给三皇兄,竟是一直都未曾得见,今见了,竟似有些像一个人。”

    风清影微微地偏头,看着御天承。

    “不知四皇弟说的是谁?”

    “我也只是见过一次,便是半年前在游千鸟湖的时候,十一皇弟边的侍卫,一个很是清俊的少年,和皇嫂极为相像。”

    自然相像,本就是她!

    风清影弯起一抹笑容,笑眯眯地举杯。

    “人有相似物有相同,四皇弟怕是看错了。不过若是有机会,我倒是想见一见那个侍卫,看看是怎样的相象。”

    御天承拿过酒壶,将御天凌和风清影的酒杯倒满,很是不客气地坐到了旁边。

    “怕是不能如皇嫂的愿了,我也只是在那次见过,后来未曾在十一皇弟边,想是离开了。”

    “这样,倒是可以找十一皇弟问一问了,澈儿,你说是么?”

    风清影看向御天承后,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温柔,眼睛明亮而灿然。

    澈儿来了,便是原谅她了吧!

    “我不知道四皇兄对我的事居然如此在意,就连我边一个小小的侍卫去留都记在心上,就连我都忘记了,想不到四皇兄还记得。”

    被御天澈听到,御天承也不尴尬,笑着转头,拉过御天澈坐在自己旁边。

    “十一弟,今一直没见你,怎么才过来?”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若是早来,怎能知道四皇兄对我如此关心,关心到一个小小侍卫的去留,都了如指掌?”

    御天澈勾唇笑着,嘴边掩着几分邪气,但是那话,却含着刺。

    御天承顿了一下,倒了一杯酒递给御天澈。

    “十一弟莫怪,为兄只是见那风侍卫沉稳自若,医术高超,有才之心,所以有所关注,本是有心结交,后来见他未在十一弟边出现,很是怅惘,故而印象深刻!”

    风清影看着御天承,他的态度彬彬有礼,言辞亲厚温雅,若非早已猜测那些事出于他手,自己也许会欣赏他。

    不过可惜,终归是敌人。

    “澈儿,今一直等你,怎么才过来?”

    御天凌插言,打断两人的对话,这样的场合,不适合发脾气,他担心澈儿任

    “这么久才过来,自然是有事!”

    御天澈看了一眼风清影,眉眼挑高,微微一笑。

    风清影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是很妙的预感,眉心微蹙,不解地看着御天澈。

    御天澈起,绕到风清影边,头低在她耳边,轻言细语。

    “我来帮你解决难题!”

    风清影心里一紧,不知道御天澈想做什么,却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他的衣袖,不让他走开。

    “澈儿!”

    声音里带着几分警告,若是以前,御天澈必然会乖乖地放弃自己脑子里转的念头,可是现在,她还以为自己是她边那个乖巧听话的澈儿么?

    “三皇嫂,虽然我年龄还小,但终归男女有别,这样拉扯,不好吧!”

    “姐姐拉着弟弟有什么关系?”

    风清影抬眸,横了他一眼,更紧地抓住他的手腕。

    这个傲的小孩,居然和她说男女有别,之前抱着她撒耍赖的时候怎么不记得这些了。

    御天澈心里有几分无奈,对着她,想发火,他发不出来,想像以前整治别人那样,又狠不下心。

    这个女人,就是吃定了这一点是不是!

    眸心的温度有些冷,御天澈伸手,轻柔却坚定地推开风清影的手。

    伤人的话,伤人的事,对着她都做不出,他只能用这样坚决的态度告诉她,他已经不是她的澈儿,他现在是天御的英王,陛下最疼的孩子,可以随心所的宋妃之子。

    风清影愣愣地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上一刻,那里还有澈儿手腕的温度。

    抬眸,看着御天澈直的背影。

    才不过一年的时间,她的澈儿,已经比她高了一些,不再是那个依偎着她撒的孩子了。

    心里有些酸涩,风清影低眸,缓缓地握紧了手掌。

    御天澈走到大中央,四周都是正在跳舞的宫女,在那如花粉黛的环簇下,他的姿拔,少年的稚嫩脱去,已经多了几分青年的英伟。

    御秋宇看着御天澈走进来,心里就在想,这个小家伙今不要有什么惊人之举。

    没想到,刚刚放心了一些,就见他到了大中央。

    无奈地挥挥手,将歌舞的宫女挥退。

    “澈儿,有何事?”

    御天澈微笑,目光转向太后边的楚依依。

    “回禀父皇,儿臣今,乃是为向怀楚公主求亲。”

    御天澈的话音一落,整个大厅陷入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的上。

    楚依依也惊愕地抬头,看着下的少年。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比她还要小一些吧,是哪一个皇子,怎么做出如此荒唐的事

    御秋宇好气又好笑地瞪着御天澈,有些头疼。

    这个儿子,真的被他宠得无法无天了。

    “澈儿,不要胡闹!”

    “父皇,我没有胡闹,我是很认真的!”

    御天澈说完,走到楚依依桌前,眼睛明亮有神,清澈得似乎一望,便能够看到他的心底。

    “公主,虽然我比你小一岁,但是皇家子弟,本就早懂事,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幼稚。今求亲,我是很认真的,希望公主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

    楚依依沉默,大厅中所有的人都沉默,其他皇子在心里暗暗扼腕,为何自己没有如此直白。

    就算公主不会答应,但至少,已经博得了一个第一印象。

    “依依,这位是十一皇子,宋妃之子,御天澈。”

    太后低声介绍,楚依依诧异地扬眉,看着下方长玉立的男子。

    虽然年轻,却是风姿翩然,这个人,真的是传说中那个蛮任无法无天的英王么?

    “公主,既然十一弟如此直白,我这个做兄长的,也不能落于人后,我亦愿娶公主为妃,请公主考虑的时候,莫要把我画在圈外!”

    四皇子御天承落落大方地上前,站在御天澈旁边,也看着楚依依笑言。

    兄弟两人,一个温雅如玉,一个清澈如泉,并肩站在下,满室的光辉,都尽数集中在了他们上。

    其他皇子见状,也纷纷上前求亲,唯有太子和御天凌稳坐未动。

    太子是因为安若瑶在旁边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妄动,御天凌却是根本没有这个心思。

    御秋宇和太后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是笑意。

    虽然御天澈的举动有些大出意料,但是引起的连锁反应却是让两人开心,毕竟楚依依乃是怀楚公主,若由御秋宇指婚,唯恐委屈了她,此刻皇子们求亲,由她自己去选,成了,也是一桩佳话。

    楚依依看着下方站着的众多男子,虽然都很出色,但是没有一个是她想要的那人。

    目光不自觉地瞥了一眼御天凌,见他毫无反应,心里气苦。

    站起,轻轻一礼。

    “给英王爷见礼,给各位皇子见礼,依依此来,乃是代我父皇走访。至于婚嫁之事,还言之过早,请众位莫怪!”

    楚依依的拒绝,本就是在意料之中,只是不想让谁抢了风头罢了。

    众位皇子闻言,也都陆续回座。

    “父皇,我准备了节目,这就带着公主去看,少陪了,你们尽欢唱!”

    御天澈话落,不等众人反应过啦,猛然冲上来,拉着楚依依就往大外面跑。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