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影心思转了一下,弯起一抹微笑,静静地看着楚依依,眼底写着傲然。

    “公主,要和我打一个赌么?”

    楚依依是何等骄傲的一个人,被一个份地位不如自己的女子如此轻视,属于皇家公主天生的傲气抬头,扬高了下巴,自然一股尊贵的气度。

    “你是什么份,也配和我赌么?”

    风清影也不生气,笑眯眯地转着手中的酒杯,那玉质温润的杯子,在她修长的指尖,宛若一只碧翠的蝴蝶。

    偏偏旋舞,摇曳生姿,竟似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她的目光很沉静,只是那样安然地凝视着,楚依依的心就平复了下来。

    “公主,我的份是不配和你赌,但是我的夫君,是御天凌!这就足够了,不是么?”

    是啊,怎会不足够,只这一点,就足以击败她所有的骄傲。

    楚依依苦笑,目光不自觉地看向御天凌。

    没见到他之前,他是一个神话般的人物,见到之后,那份带着几分漂浮的崇拜慢慢落了地,扎了根。

    虽然还不是太过深刻的感,却想要走近他,去掀开他上那层神秘的面纱。

    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这样的感觉,她怎能轻言放弃。

    而此刻,他的妻子,他的王妃,却用这样傲然自信的姿态要与她打赌,万般自信的模样,仿佛无论她怎么努力,那个男子,终归都不会属于她!

    “好,要怎么赌!”

    “简单!”

    风清影手指一收,杯子安安稳稳地落在掌心,收放自如。

    楚依依突然觉得,也许,自己真的会失败。可是心里的不服输哽在喉中,不赌的话,却怎么样也说不出。

    她是怀楚的公主,有她的骄傲!

    “你说!”

    “公主心中不忿的,不过是没有相处的机会,我便与你赌这一个机会!”

    楚依依眯眼,眼底的光芒如针一般,向风清影。

    风清影便是如此自信么,竟然敢与她打这样的赌!

    想不到,她堂堂怀楚的公主,竟然被人轻视到这般模样!

    “你真的敢?要知道,若没有这个赌,我们姐妹一场,我必会与你相安相守。可有了这场豪赌,若我赢了,他的边,他的心上,就不再有你的位置。我不会许赌赢了之后,你还在我眼前。”

    “没差别的!”

    风清影淡淡地笑,眸光澄澈地看着楚依依,是自信,也是骄傲。

    “公主,两个人相知相处,这点自信,是要有的。我信他对我一心一意,不会移别恋,我也自然以同样的真诚相待。若是他那么容易便喜欢上别的女子,我也不会固执地留在他的边,那样的,我不屑!”

    楚依依的心宛若被重重地锤了一下,那样的风姿,那样的傲骨。

    这个女子,就连她,都忍不住欣赏。

    “风姐姐,若他真的喜欢上我,你不可惜么?”

    低眸浅笑,风清影将杯中的酒轻轻地饮尽,颊边的梨涡盛着深浓的意。

    “公主,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是梦想,有些人,值得你这样坚持,也值得你这样信任!”

    楚依依怔怔地看着风清影,她的脸颊有些嫣红,眼神发亮,提到御天凌,提到他们之间的感,她竟不自觉地散发出这样惊人的美丽。

    他们的感,她只是一个外人!

    心头突然有些酸涩,楚依依想,也许,赌不赌,结果都是一样的。

    有没有一个人,也能让她这样坚持,如此坚守,就算是提到,都能够如此会心地微笑?

    只是,不去努力,终究,心有不甘!

    “好,我和你赌,若是我输了,我自然不再纠缠,即便不嫁于哪位皇子,也会保证父皇不会对天御有任何不满,两国邦交友好和睦。若是我赢了……”

    “随你!”

    风清影淡淡地说出两个字,表露出来的,是强大的自信,还有信任。

    楚依依握紧了手中的拳头,心底有些生气,更多的,却是一种空茫,在那样坚定的感面前,竟是连生气,都是徒劳的么!

    太后自风清影那样说之后,便没有再开口,将事交给风清影去解决。

    虽然她希望凌儿能够得到得到怀楚这个强有力的盟友,可是她也明白凌儿的心结,了解他,所以不敢强迫他。

    此刻见了风清影的表现,心里放心了一些。

    这样也好,若是赌输了,凌儿便会喜欢上怀楚公主,自然皆大欢喜。

    若是赢了,怀楚公主也不会因此而心存怨恨,于两国邦交无损,并且她相信,楚依依也不会再嫁给其他皇子,众人都得不到怀楚的支持,对凌儿,也算不损失。

    心里的念头一转而过,太后下定了决心。

    “既然你们两个如此说,年轻人的事,我们也不便插手,我便和皇上说,由你们自己解决!”

    “多谢太后!”

    楚依依勉强地笑笑,目光又转向御天凌的方向,却发现他已经不在那边。

    心里蓦然闪过一抹明悟

    ,狂然地跳动起来,甚至不敢转头,却看他是否在几人后。

    若是之前,她会笑着招呼,可是打了这个赌,突然觉得羞涩。

    风清影却没有顾忌,转头,微笑地看着御天凌,不意外对上他不赞同的目光,心知他已经听到了大半的话,只是一直没有出声罢了。

    太后也随着风清影的目光转头,脸上露出笑容,拍了拍自己后的位置。

    “凌儿,过来坐!”

    御天凌也不推辞,坐到太后边,礼貌地对着楚依依点头。

    “乾王爷!”

    “公主有礼!”

    礼貌而疏离的态度,他的眼里,她只是怀楚的公主。

    楚依依心里酸涩,勉强地笑了一下,偏开头,看着下面的歌舞,却不知道眼底究竟映入了多少升平。

    “凌儿,公主初来天御,这段时间,你就多带着公主四处走走,看看顺天城的风光。”

    御天凌微笑着点头,很干脆地答应。

    “那是自然,公主是我天御的贵客,理应好好招待。”

    楚依依的耳朵竖起来,心里升起了一丝渺茫的希望,他如此干脆地答应,是不是代表着,他对她也是有好感的,所以愿意用这样的借口制造机会。

    可是还未等她的开心表露出来,御天凌接下去的话,就彻底地打击了她。

    “公主平在宫中,我会请太子妃带着一些女眷陪同,若是想出城去看看北地风光,我会叫上兄弟们一起,人多也闹些。相信公主必然会喜欢天御不同于怀楚的景色,这样的苍茫,是怀楚不曾有的风光。”

    这是将单独相处的路堵死了,既不损伤楚依依的颜面,也将自己隔离开来。

    太后看一眼风清影,把皮球丢给她。

    风清影微笑,轻轻地握住御天凌的手,对上他警告的眼眸。

    忍不住莞尔,这个男人,明知道她们打赌的事,却假装不知,是怕拒绝了损了楚依依的颜面吧。

    可若不给楚依依这个机会,她必然掺杂不清。

    此刻还是几个人之间的默契,若是闹到了皇上那里,怕是没这么好收场了。

    委屈你了!

    眸光中表达这样的意思,风清影笑着开口。

    “凌,公主远来是客,若是其他皇兄皇弟有空,便一起闹一番,若是没空,也不必强求,得空你便带着公主出去转转,免得公主觉得我天御待客不周。”

    御天凌气恼地狠狠握了一下风清影的手,她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他确实听到了几人后面的一段话,知道她们把自己当做赌注给赌了,本有意直接推脱,不给楚依依丝毫希望。可是又担心那样直白的拒绝,楚依依下不来台,届时真的惹得怀楚皇室不快,于天御不利。

    所以便悄然地站在后面,没有上前。

    等到三人发现的时候,才上前来,插科打诨地想着这样混过去便罢了。

    他已表明态度,楚依依也不便多做纠缠。

    却未曾想,自己的妃居然如此大方,在他已经拒绝之后,还将他推到前方,她还真是对他有信心呢。

    心里好笑,却也骄傲,他们的感,经历了花飘雨的折腾,确实坚如磐石。

    罢了,就让楚依依看看真实的他,还有他的感,相信不用多久,她便会死了心地放弃了。

    “也好,公主若是想看,我陪同便是了。”

    “真的?”

    楚依依忘形地转头,眼眸璀璨光亮,旋即,不好意思地转开目光,脸颊却抹上了几分红润。

    ***

    想要多更一些的,不过天气太,很不舒服。。

    另一更,还是要明天中午之前,亲们抱歉。。

    最近更的很艰难。。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