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现世安好

    玉雪梅看着风清影复杂的神色,无声地叹息。

    这些话,她已经藏得太久了,今天终于说了出来,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是亲生女儿,但是这么多年了,她早就已经把风清影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做母亲的,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冒险呢。

    “影儿,这些事已经压在我心里十多年了,今天终于说了出来,我也能放下了。”

    风清影看着玉雪梅,这个女子,一直被她当做风清影的母亲,想要代替原来的风清影报恩。

    可是此刻,她却说,风清影不是她的女儿。

    那她占据的这个体,真正的份是谁,又有什么隐

    看来,还是有必要和夜清寒谈一谈了。

    虽然她并不在意风清影的世,但若是原本的风清影,应该想知道吧,毕竟那是她的根!

    想着要寻找真相是一回事,但是面前这个母亲,却不必伤害。

    “娘,养恩大于亲恩,你永远是我的娘亲!”

    一句话,让本已经做好最坏心里准备的玉雪梅泪流满满,忍不住探手抱住风清影,紧紧地拥在怀里。

    “影儿,有你这句话,娘亲就心满意足了。你不要受太子妃要挟,娘亲只愿你能一声平安幸福,就足够了。这么多年,跟着你爹,恋已不在,如今你又嫁给了乾王爷,我已经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风清影眉头一皱,玉雪梅话中明显有了此余生的念头。

    “娘亲,不许你做傻事,知道么?”

    玉雪梅抬头看着声音严肃的风清影,她的眉头微微蹙着,就让人觉得威严顿生。

    曾经那个懦弱的女儿,现在已经变得坚强。

    可是,她只是一个王妃,而要挟她们的,却是天御的太子和太子妃。

    她也想平平淡淡的过子,看着影儿幸福。

    可是,她不能啊!

    “影儿,你可知太子妃想让你做何事?”

    风清影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冷哼了一声。

    “他们两人式微,便琢磨歪门邪道,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要做何事,但总逃不脱要对付御天凌罢了。”

    玉雪梅苦笑,点头。

    “他们想让你从乾王爷手里偷盗军事布防图!”

    “军事布防图!”

    风清影低低地重复,不敢相信两人竟然如此狼子野心,若是军事布防图落入了敌国手里,那么不只御天凌会毁了,就连天御,都将面临巨大的危机。

    “影儿,就算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妇孺,却也知道不能叛国。不管太子妃怎么威胁,你都不能答应帮他们,知道么!”

    这一刻,玉雪梅的脸上,依稀仿佛有圣洁的光芒。

    风清影轻轻地拥住玉雪梅,脸埋进她的颈间。

    “娘亲,你别担心,我有办法的。你要答应我,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做傻事!娘亲,你要想着,还有我呢,如果你真的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这么无私地疼我!”

    玉雪梅的眼圈有些发烫,泪水盈睫。

    “好,我答应你。但是影儿,你一定要记得,不能做违背良心的事。”

    “嗯!”

    一时沉寂,母女两个人静静地依偎着,感觉前所未有的亲近。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风清影起,整理了一下自己是衣裙,玉雪梅慈地将她蹭得凌乱的头发也弄得整整齐齐,方才送她到门口。

    “影儿,记得娘说的话,即便我们是女儿,也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女儿谨记娘亲的教诲。”

    玉雪梅被莺歌不动声色地拦住,只能眼看着风清影离开,心里有不舍,更有骄傲。

    “想是妹妹许久没见令堂心里想念,竟是聊了这么久。若非姐姐有事和妹妹商量,真是不忍心打搅呢!”

    “姐姐有何事,不妨直说!”

    见风清影开门见山,安若瑶也收起了脸上虚伪客的笑。

    “风夫人应该已经告诉妹妹我们需要的东西了,不知道妹妹意下如何呢?”

    “好!”

    风清影的干脆,反倒让安若瑶愣了一下,随即脸上便绽开灿烂的笑靥,眸子如秋水流波一般,凝着风清影。

    “妹妹如此干脆,反倒让姐姐心里生疑了。”

    风清影洒然一笑,眼角挑高,嘲讽地看着安若瑶。

    “姐姐不就是希望我答应么,既然娘亲在姐姐这里,我自然要顾虑,与其讨价还价,不如干脆地做了这笔交易。”

    淡然地说完,风清影眉眼一肃,气势凌然。

    “不过,我给你们盗图,但是你要保证,不能伤我娘亲分毫!”

    “那是自然,只要妹妹能将图交给我,我自然会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娘亲。”

    风清影站起,拿起一边的大麾披好,细细地系好了绑带。

    “既是如此,姐姐便等我的好消息吧!”

    “等等!”

    看到风清影干脆地转往外走,安若瑶急忙站起,叫住风清影。

    风清影偏头,目光淡淡的,斜睨着安若瑶。

    “还有何事?”

    “妹妹虽是许诺得干脆,但是姐姐却要小人心,毕竟妹妹未曾说是几时将图给我们。这样,我不为难妹妹,只要一个月之内,妹妹将图交给我们,我就送风夫人安全地回到风府。”

    “记得你说过的话,若是我娘亲受了丝毫的委屈,我必定会十倍百倍偿还!”

    风清影冷然地说完,浑内敛的杀气猛然暴涨,双目如冷电一般向安若瑶,将她笼罩在宛若实质的杀气之中。

    安若瑶只觉得浑一凉,上的汗毛几乎竖起来。

    但是随即,那种感觉又消失无踪,让她几乎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只是那心悸的感觉,却盘绕在心底,久久未曾散去。

    风清影离开了东宫,并未乘车,而是慢悠悠地走着。

    冬的顺天城,多了几分萧瑟,像极了现代时的北方,有夏秋冬四季分明的景色,冬有冬的萧条,却孕育着的气息。

    呼吸一口,皆是清冷的空气,从鼻端一路冲进了肺腑,透彻的凉。

    “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坐车?”

    带着淡淡责备的声音在边响起,随即,那个熟悉的影到了她的左侧,与她隔着几步的距离,并肩前行。

    “这样的天气,适合散步一下,不是很好么?”

    “小心着凉!”

    风清影仰头,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十三年前,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冬?”

    无名震惊地转头,惊异地看着风清影,眼睛里一瞬间闪过太多复杂的绪。

    有惊讶,有不信,有狂喜。

    那样的眼神,风清影不必看都会知道。

    还想装作是无名,怎么可能呢!

    除了夜清寒那个傻瓜,还有谁会这样几次三番不顾生死地跑来救她,还带上这个面具,以为这样就能够遮住了所有。

    自欺欺人!

    “你……”

    犹豫了一下,无名深呼吸,压下了自己想要询问的冲动。

    他现在是以无名的份在她边,没有资格去和她谈论十三年前的过往,哪怕他现在心里已经急迫得想要将风清影紧紧地抓住,问她是不是想起了一切。

    问她,是不是,记起了他!

    “无名,我没记起以前的事,是娘亲告诉我的,她告诉我十三年前,那个少年做出了怎样改变两人一生的决定。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不要觉得抱歉,做那样的决定,是我心甘愿的。

    若是没有你,我早就已经死了,我的命是你给的,我为了你做这些,也是早就已经注定的。

    我很庆幸,当初风夫人能够做出那样一个勇敢的决定,让你过了十几年平安顺遂的子,若是跟着我,不知道要受多少的苦。

    小影,看到你这样开心幸福,我已经足够了。

    嘴唇翕张,想要说的话太多,可最终,无名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陪在风清影边,默默地向前走。

    风清影也不理会无名是否回答,只是径自说着,仿佛是对他说,又仿佛是自言自语。

    “为了一个人,吃那么多的苦,值得么?”

    值得,为了你,做再多事都值得!

    无名偏头,看着风清影清淡的侧脸,她的眼眸里写着忧伤,是为了他。

    突然便觉得一切的苦难都过去了,只要此刻,看着她现世安好。

    ***

    哎,卡得不成样子,估计凌晨没法更新下一章了,亲们别等。。

    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