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影的身世(揭秘,呜哈哈。。荷包加更章节~~)

    听得玉雪梅的话,少年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来,小心翼翼地将背上背着的女孩放下来。

    玉雪梅接过女娃儿抱在怀里,心疼地瞧着女娃儿惨白的脸。

    “可怜的,这大冬天的,怎么就病成这样子。”

    少年看到玉雪梅怜惜的神色,一颗悬得老高的心终于落下来,下一刻,却猛然扑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玉雪梅吓了一跳,赶忙让人将少年扶起来,一起带入府中。

    玉雪梅本极受风啸云宠,只是生了女儿妞妞之后,慢慢便淡了,现在自己一个人住在那个小院里,也算清净,虽然风啸云其他几位夫人会来找茬,但是也不敢太过分,玉雪梅便也忍气吞声地过自己的子。

    救了两个小孩子,对于风家来说,不过是多了两个人吃饭。

    风啸云不在意,几位夫人更是不放在眼里。

    少年极懂事,平时帮着玉雪梅做些事,带着女娃儿和妞妞一起玩,子也算平顺。

    只是那个小女孩却一直病着,整里浑浑噩噩,仿佛失了魂魄一样,让少年和玉雪梅极为担心,请了很多大夫,却还是没有起色。

    冬便这么过了一半,一,玉雪梅带着她的女儿出门,回来的时候却面色惨白,如失魂魄。

    “夫人,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少年担忧地扶住玉雪梅,带着她回了屋里,帮她解下斗篷放在一边。

    一转,少年蓦然瞪大了双眼。

    玉雪梅脸色惨白,素色的衫裙上沾着刺目的猩红血迹,斑斑点点,宛若雪里的红梅,透着血腥的美丽。

    “夫人,你、你的衣服,发生什么事,妞妞呢!”

    提到妞妞,玉雪梅蓦然抓住少年的衣襟,浑颤抖地痛哭失声。

    少年慌了,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夫人,究竟怎么了?”

    “妞妞调皮乱跑,从山上,摔了下去,还未来得及送到医馆,便已经断气了……”

    玉雪梅哭得肝肠寸断,妞妞是她的命根,也是风啸云对她的最后牵绊,若是妞妞不在了,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还要怎么活。

    “什么!”

    少年大惊,也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面前这个失去女儿的母亲。

    “夫人,你别哭了……”

    玉雪梅听不进去,她现在满心都是伤痛,需要发泄,才能真正解脱。

    直哭得晕死过去,玉雪梅才算真正平静下来。

    醒了之后,便静静地坐在少年带来的女娃儿边,静静地看着,眼神慈而悲伤,让少年看得心惊,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小寒,我对你们兄妹,也算不薄,是不是?”

    少年撩衣跪倒在边,神色郑重。

    “大雪之,夫人收留我们兄妹于府内,给小妹请大夫,亲自悉心照顾,若非夫人,小妹命难保,夫人对我们,恩同再造!”

    “好,今我便挟恩像你索取报酬。”

    少年握住拳头,看向上的女娃儿,一下子明悟,玉雪梅所说的报酬是什么。

    一时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静静地跪着,看着。

    “小寒,小影是受了什么惊吓,所以才这个模样吧,若是你带着她颠沛流离,子一直都无法养好。而我,失去了女儿,这个家也无法容得下我。我收养小影,让她在我膝下,无论将来她能否痊愈,我都会将我全部的疼都给她,你看可好?”

    少年跪在边,轻轻地握着女娃儿的小手,看着她睡梦中依然苍白的脸色。

    她被吓到了,那样的恐惧,至的人死在面前的悲痛,将她幼小的心灵打垮了,所以这么长时间都是浑浑噩噩的不清醒。

    他知道,可是却一直都没有办法。

    也许,夫人的这个提议,对所有人都好。

    毕竟,他只是一个大孩子,带着比自己还要小的女娃儿,所遭遇的危险和苦难会更多。

    他没办法护着她,没法给她平安顺遂的子。

    苦涩地笑,少年那一刻深刻地体认到,自己太过没用,连想要保护的人都无法护得周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受伤。

    先是眼睁睁地看着女娃儿的母亲葬火海,现在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娃儿病着。

    闭上眼,少年蜷紧了体,努力压抑口的疼痛。

    然后,抬头,看向眼睛亮得可怕的玉雪梅。

    “夫人,我答应你!”

    “真的?”

    玉雪梅猛然探手抓住少年,就像抓着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是,但是我有几个条件,想请夫人答应。”

    “好,你说!”

    “小妹体不好,不知何时才能痊愈,希望夫人不会嫌弃,悉心照料,就把她当成妞妞,让她承欢膝下。”

    “自然,妞妞不在了,她便是我的亲女儿,我必然疼她她一如己出。”

    少年叹息,神色间多了几分安心。

    “还有,小妹本命洛清影,她的份不必提起。随在夫人

    边之后,姓氏可改,但是请夫人保留她的名字,也让她的生母亲有些安慰。”

    玉雪梅沉吟了一下,点头。

    “这个也不难,老爷并不看重妞妞,只要我说去求神,大师让改名便可以了。”

    少年淡淡地笑了,目光转向上睡得不安生的女娃儿。

    她还不知道,她的命运从今天开始已经改变。

    但是,终归是平顺的人生,他不想她再颠沛流离,不想她受苦。

    这样,是最好的了吧!

    “小寒,你放心,我会好好待她。你……”

    “夫人,不必说,我明白。我今便会离开,不会再回来。从今以后,没有洛清影,只有风家七女,风清影。有朝一,若夫人想告诉她真相,我再带她认祖归宗,若是不想,便让她的家人以为她也一起葬火海了吧!”

    玉雪梅抿唇,眼中有泪光点点,看着少年,心怀内疚。

    她本是想给他们一个庇护之所,哪怕只是粗茶淡饭,只有一屋以避寒,但是没想到,最后却害他们兄妹分离。

    “小寒,对不起!”

    “夫人,你别这么说,若非你,我们也许早就死在外面了。小影能过上平安的子,我于愿足矣。”

    “若你外面不顺,便回来!”

    终是不忍心,玉雪梅轻声地说,给少年一条安稳的后路。

    只是少年太过骄傲,既然许诺,便不会回头。

    摇摇头,看着玉雪梅,少年的眸子里写着倔强,还有不顾一切的决然。

    “夫人,我不会回来,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资格保护她,若有一,我能护得她周全,我会用另外一个份来到她边,守护她。”

    叩下头去,少年虔诚而肃穆地许下自己的承诺。

    然后,转头也不回地离开。

    悠悠地叹息一声,玉雪梅眼中满是内疚和悲悯,看着面色如水的风清影。

    “从那次开始,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少年。对老爷,我谎称你受了惊,要到山上寺庙修养。老爷也不在意,我便带着你在山上住了两年,回来之后,没有人怀疑你不是我的女儿。那两年,寺里香火鼎盛,你也就慢慢地好了,不过忘了以前的一切,我也开心,就当你是重生的妞妞。一晃,这么多年了。”

    玉雪梅探手,轻轻地抚摸着风清影的脸颊。

    当年那个脸色苍白的小姑娘,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并且在她未曾发现的时候,改变至此。

    虽然不熟悉,但是她的女儿不会再被人欺负,做娘的,便心满意足了。

    “那个少年,是不是叫夜清寒?”

    “咦,你见过他了?”

    玉雪梅诧异地看着风清影,她依然抿着唇,眼神很深。

    “他也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只是当初我不敢冒险留他下来,谎称他带着他的小妹去寻亲了。家里没人在意,可是我会念着他,只不过他从没回来过。”

    风清影脸色很平静,心里却很乱。

    从夜清寒话里话外,还有她那些属于正版风清影的隐约的记忆里,她知道她与夜清寒是有渊源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为了风清影,做过如此艰难的决定。

    是什么样的关系,让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一个小小的少年,为了一个守护的愿望,又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磨难?

    他想守护的人已经不在了,而她却得到了他努力的一切。

    她不仅占了风清影的体,还占了她的义。

    夜清寒,夜清寒,你为何这么傻!

    ***

    推荐一个妞妞的好文。。

    连城月:《一品凰妃:王爷,别太坏!》http://novel.hongxiu.com/a/438871/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