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一人

    御天凌眼底掠过一抹好笑的光芒,不介意再煽风点火一下。

    “太子妃说笑了,我心中只有影儿一人,不想再拈花惹草,所以特来请求太子妃,能否请太子奏禀父皇,迎娶怀楚公主。”

    “你想让太子娶怀楚公主?”

    安若瑶眯起了眼睛,嘴角的笑意有些扭曲,恨恨地瞪着御天凌。

    “臣弟不敢,只是怀楚公主份特殊,若非是太子下迎娶,换了其他皇子,那怀楚……”

    未尽的话语噙在嘴边,御天凌的笑容意味深长。

    大家都是聪明人,皇位之争虽然没有摆在台面上,但是私下里,每个皇子都有自己的算盘,想要争取更多的同盟者。

    而怀楚,无疑是最大的一个助力。

    如今御天凌摆明了为美人弃江山,将这个坚强的同盟军双手送出。

    御天翔心里痒痒的,却顾虑安若瑶的心,看着她,等她做决定,向来这样的事,他都依赖安若瑶。

    这是一块从天而降的馅饼,可是却也是一块烫手至极的山芋!

    安若瑶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御天凌撕了。

    女生外向,若是怀楚共处嫁于御天翔,总归心里会向着他,在怀楚皇室高层,也会造成一定良的影响。

    不让御天翔娶,便是失了一大助力。

    可是若让御天翔娶了,她心里又何尝能够过得去。

    怀楚的公主,不同于其他普通的女子,可以随意安个侧妃侍妾的头衔,照样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堂堂一国公主,又怎能屈尊人下。

    她虽是异姓王的女儿,也算是一个郡主,但是终究比不得怀楚和天御世代交好,比不得怀楚公主份尊贵。

    届时,最好的结果就是平起平坐,更有可能的,便是她退让。

    她现在是太子妃,有朝一太子登位,她便是后宫之主,母仪天下。

    若是怀楚公主下嫁,那皇后之位,便再与她无缘。

    转开头,安若瑶闭上眼睛,深呼吸,压下自己心头翻滚汹涌的绪。

    她平里也是心机深沉的人,可是今天的消息,实在让她无法保持冷静,在御天凌面前失态,是她不愿意的,却又无可奈何地发现,原来女人面对这样的事时,真的无法保持冷静。

    “三皇弟的美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是个嫉妒心很强的人,容不得太子边再出现一个公主。”

    御天凌扼腕,很是惋惜的模样,看着御天翔的眼神,多了几分男人才明白的意味。

    “既是如此,那我也就不打扰了。看来这美人,最终是要入了四皇弟的怀抱了。携美同游,背依怀楚,真是让人艳羡啊。”

    说完,御天凌起便要告辞出去。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想必晴儿已经借着这个机会离开,他也就不想再和太子两人纠缠。

    哪知安若瑶见御天凌如此干脆地离开,眼珠一转,脸上绽出几分笑意。

    她不相信御天凌回去如此无私,那么大的惑,甚至可以说是皇位的助力,他却丝毫不心动么!

    怕是特意来试探他们,所以才能如此大方。

    “三皇弟既是如此不舍,便自己娶了怀楚公主,岂不是美事一桩。”

    “卿本佳人,奈何我心有所属。影儿虽非国色天香,但是我心里却只有她一人,不会别娶。虽是可惜错过了这番良缘,却也不会太过遗憾。”

    安若瑶握紧了拳头,心里冷哼。

    他御天凌心中只有风清影一人,不愿别娶,太子心中便不只她安若瑶一人了是么?

    “三皇弟还真是深似海呢,只是可怜那花飘雨一番深付诸东流水。”

    提到花飘雨,御天凌的眼眯了一下。

    他已经知晓那一次晴儿落崖是花飘雨捣鬼,心里暗恨自己,居然为了让她提供错误讯息,而伤了风清影。

    那时他就在怀疑,花飘雨背后究竟是谁搞鬼,现在看安若瑶的表现,竟似不知。

    那花飘雨后的人,就只会是一个了。

    四皇子,御天承。

    只是,为何他要针对晴儿?

    “太子妃误会了,我与花飘雨本就是权宜之计,如今,她已是自由之,婚嫁自由,于我并无干系。”

    “是么?”

    安若瑶探寻地看着御天凌,语调拉得很长,多出几分意味深长。

    “那刚刚好,十皇弟还问起那个美人,至今念念不忘,若是知晓花飘雨依然清白,怕是会迫不及待地带回府中。”

    “嗯,那也算是花飘雨造化一场。太子,太子妃,夜来打扰,我这就告辞了。”

    御天凌不再拖延,告辞之后出了东宫,一路隐蔽地探查,并未发现有人藏匿的踪迹,心放下了一大半。

    回到冷霜苑,风清影已经回来了。

    御天凌没有提起玉雪梅的事,也仿佛并不知道她去闯太子东宫,风清影自有她的行事准则,他不想过多干涉,只能是从旁协助。

    只是心里却不畅快,感觉自己被她隔在外面。

    不告诉他,不和他商量,仿

    佛没有他什么事,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不被她信任。

    为什么不问问他呢,是觉得他做不了什么?

    御天凌没有发现,他居然已经开始在钻牛角尖。

    在感中,一旦沟通不良,就容易出现这样的矛盾,心里埋下了疑惑,就容易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风清影自认为两个人能够互相理解,但终究是忽略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差异太大的人生观。

    她独立自主,习惯什么事都处理,不习惯依赖男人。

    而秋原大陆生长的御天凌,却是觉得女子本就应该依赖夫君,让夫君撑起一片天,即便纵容风清影独立自主,也希望自己能够参与到她的生活中去。

    “听说怀楚的公主即将到天御和亲,皇上那里是什么意思?”

    风清影在太子东宫见到御天凌,便知道他是为何而去,心里感动,便没有当即退去,听到了他提起怀楚公主的事。

    后面的话她没有听到,被无名带了出来。

    此刻见御天凌回来,心里的那点不自在便涌出来,话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御天凌一愣,转头看风清影,只看到她有些嫣红的耳贝。

    晴儿听到了,并且,在嫉妒!

    有了这个认知,御天凌非常开心地笑了。

    “父皇今找我,便是为了此事,他想让我娶怀楚公主,已经被我回绝了。”

    “为何要回绝,怀楚公主可是一大助力呢!怀楚的驸马,自然能够得到怀楚的支持,于你争夺帝位,大有助益,你舍得?”

    这语气,怎么听都是酸溜溜的。

    御天凌莞尔,忘了之前心里的不顺畅,探手将风清影揽入自己的怀里。

    “晴儿,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想再娶他人。已经有花飘雨的例子在前,无论因为什么,我都不会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风清影满意地勾起唇角,脸上却依旧是淡然的表

    这样的相许,才能配得上她一腔意。

    “说起花飘雨,已经消失有些子了,不知道又在耍什么谋诡计,我们都小瞧她了,没想到弄出这么多的风波。再见到她,势必要除了她。”

    “嗯,是我们自大了,以为能够掌控,未曾想她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晴儿,委屈你了。”

    “傻瓜,说这些干什么,是我主张留着她的。”

    御天凌拉过风清影的衣袖,高高地挽到肩膀之上。

    纤长却不是紧致的手臂,洁白细腻的肌肤,在烛光中,淡淡是这样一个手臂,都让人觉得心神驰。

    只是那手臂之上,一道细长的伤痕已经结了疤,破坏了那浑然天成的美。

    这道伤疤是风清影从崖上掉落时,匕首碎片所伤。

    御天凌每次看到,都心痛不已。

    有些粗糙的手指抚上那伤痕,御天凌满脸自责,还有深深的疼惜。

    “晴儿,我不想再让你受伤,可是你太过独立,我的羽翼又不够丰满,我护不住你。只能请你不要再将自己置于险地,可好?”

    风清影看着御天凌,他的眼神写着深深的痛楚。

    叹息一声,抚上那张清俊的容颜。

    “好!”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