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和家,都背在肩上

    御书房,御天凌和御秋宇父子针锋相对地毫不相让。

    御秋宇坐在桌后,眉头皱得死紧,看着面前倔强的儿子,十分无奈。

    “凌儿,我已经收回了废弃风家七女的圣旨,也不再追究她私自离开顺天城之罪,还有她做出的那些荒唐之事,我也不计较。但是,她不能再做你的正妃,有损皇家颜面!”

    御天凌站在大中央,直面御秋宇,倔强地抬高了下巴。

    “影儿行得正坐得端,何来有损皇家颜面之说!这不过是一些有心人造谣,莫非父皇也听信谣言?”

    “空岂能来风,若非她做下那些事,又怎么会有这些流言蜚语!”

    “谣言止于智者,影儿品行高洁,坚贞傲岸,又岂是那些小人所能看得到的。”

    御天凌抬眸,正视御秋宇,眼底的光芒,璀璨明亮,脸上的笑容,是难得的纯粹真诚。

    “父皇,影儿是个好女子!”

    御秋宇无言,眸底晦暗幽深,波涛汹涌都掩藏在风平浪静之下。

    好女子,不过就是如此简单的评价。

    曾经,他也是这样看待凌儿的母妃,那个如莲花一般的女子,这样的心,他懂。

    可是,在皇家,为他最看重的皇儿,天御未来的皇者,凌儿没有资格这样独宠一个女子,无论她多好,多值得。

    “她是不是好女子,你自己知晓便可。但她的出,终究难以匹配于你,尤其是此次,流言蜚语甚嚣尘上,她不能再顶着乾王妃的头衔,那会于你声名有损!”

    “我不怕!我是影儿的夫君,我会与她共同承担所有的一切!”

    坚定傲然的神色,坚定不移的语气,御天凌当着御秋宇的面,掷地有声地诉说自己的承诺。

    可惜,他面前的人,是他的父皇,是天御的皇者。

    御秋宇的心,早就已经坚如铁石。他所考虑的,是天御,是一个国家。

    “凌儿,你是天御的乾王,你没有资格与一个女子共同承担任何东西,你的肩上,担负着国家的重任。”

    “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何谈保家卫国!”

    御天凌愤然甩袖,御秋宇却只是淡淡地六个字,便将所有的话都概括。

    “先有国,才有家!”

    御天凌深呼吸,压下心底的怒火,看着御秋宇。

    “父皇,不必再说了,我还是那句话,我的王妃,只有影儿一人,我不会再娶他人,不会再让母妃的悲剧在影儿上重演。国,我背在肩上,宁死不屈。家,我也同样背在上,至死不渝!”

    说完,御天凌便转往大外走去。

    “站住!”

    “父皇,还有何事?”

    御天凌站住,并未转

    这本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只是此刻,他真的不想转头去看自己的父皇,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说出更多伤人的话。

    那是他的父皇,尽管有怨有怒,却终究不忍伤害。

    “凌儿,这也是太后的意思,你真的要违背么?”

    “你说什么?”

    御天凌猛然转,难以置信地看着御秋宇。

    “让你贬风家七女为侧妃,并迎娶怀楚公主为正妃,是太后的意思,还有晴儿,她也会和公主同一过门,与风家七女为同品侧妃。”

    “我不信!”

    御天凌握紧了拳头嘶吼,眼睛瞪得很大,眸光狠戾。

    “由不得你不信,这是我与太后共同决定的,容不得你说不要就不要。”

    御秋宇平静地端起茶杯,等着御天凌消化这个消息。

    可是过了许久,御天凌依然是那样的状态,御秋宇不由得叹息,为何自己最疼的儿子,也要和他走同一条路呢!

    “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怀楚公主已然在前来和亲的路上,想必过些子就能到了。”

    大中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御天凌粗重的喘息声。

    许久,他才慢慢平静下来,得笔直,看向御秋宇,眼神坚定无比。

    “我不会娶,无论来的是谁,我都只要影儿一个!”

    话落,御天凌不再犹豫,转便出了大,顾不得三更半夜扰民,一路打马疾行,回了乾王府。

    直奔冷霜苑,却没有看到风清影。

    心里升起一股不安,御天凌顾不得其他,冲进挽翠的房间,将挽翠摇醒。

    “你家小姐呢?”

    挽翠和摇红睡得迷迷糊糊地,便被御天凌吵醒,揉着眼睛清醒了一下,脸色也跟着变了。

    “小姐不是在房间中休息么?我伺候她睡下的!”

    “她没在房间!”

    御天凌低吼一声,转冲出冷霜苑,问门口的侍卫。

    “王妃有出去过么?”

    “回王爷,王妃白回来之后,一直未曾出门。”

    心向下沉去,御天凌想起白里风清影从安若瑶处回来,异样的沉默。

    莫非,发生了什么事?

    “侍书,侍棋!”

    大吼一声,打破了乾王府的寂静,御

    天凌冷着脸站在冷霜苑的院落之中。

    侍书和侍棋冲进了冷霜苑,随同而来的,是侍琴和侍画,四大护卫,难得地齐整。

    “参见王爷!”

    “侍棋,你请调为王妃的贴护卫,我问你,王妃此刻在何处?”

    侍棋惊讶地看了一眼旁边满脸焦急的挽翠,心里也暗道一声不好,苦笑着伏下了子,头叩在地上。

    “王爷赎罪,奴才不知!”

    “哼!”

    冷哼一声,御天凌由着侍棋跪在那里,目光转向侍书。

    “风府那边有什么动静,这两太子和风府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回王爷,太子上午曾召集风啸云觐见,谈了半个时辰,风啸云出来了,回府之后将夫人玉雪梅送到东宫。”

    “王妃的母亲在东宫?”

    御天凌的声音森森的,比寒里的冷风还要刺骨。

    “侍书,你好大的胆子,这样的大事,居然没有马上回报!”

    侍书嘴里也开始发苦,平里搜集的报,都是在晚上向御天凌汇报,今他在宫中方才回来,他还没来得及回报,就已经被抓到这里训斥。

    跪在侍棋旁边,侍书也低下了头。

    王爷如此反常的模样,还有摇红和挽翠一脸担忧得快哭出来的表,已经让侍书明白,必然是王妃出了事。

    此刻,御天凌就像是一直发怒的老虎,谁敢捋虎须。

    御天凌转,坐到院中的石凳上,双手交握,抵在额头。

    安若瑶软了玉雪梅,必然是要要挟晴儿,而晴儿没有和自己说,怕是要私下行动。

    此刻,她应该是夜谈东宫!

    这样危险的事,她怎能如此不顾后果!

    御天凌猛然站起,心里有怒,行动却毫不迟疑。

    打马再次回到皇宫,将马随手丢给侍卫,御天凌便冲了进去,一路上不顾巡查的士兵,宛若一阵青烟般向着太子东宫而去。

    “去禀告太子,就说我有急事想要找他商讨!”

    站在东宫门口,御天凌收敛起着急的神色,负手而立,器宇轩昂。

    侍卫赶紧奔进去,通报给值夜的宫女。

    御天翔听说御天凌夜半来访,眉头皱起,和安若瑶对视许久,都想不通为何他这么晚来。

    收拾停当,邀了御天凌入内,御天凌摆出一副沉稳的模样。

    “三皇弟夜半前来,可有什么事?”

    “怀楚公主即将到天御和亲,会在我们兄弟几人中选择一人下嫁,父皇今告诉我,会选我迎娶。”

    “什么?”

    御天翔眯眼,心底的妒火腾的一下燃起。

    怀楚与天御世代交好,怀楚公主下嫁,无论选中了谁,便是暗示怀楚是其坚强的后盾。

    今父皇让御天凌迎娶,是不是,有意将皇位传于他!

    而御天凌深夜来此,便是为了炫耀么?

    “那真是恭喜三皇弟了,即将抱得佳人归,此等美事,真是羡煞旁人呢!”

    安若瑶一直在内听着,此刻赶忙跑出来打岔。

    御天凌眼底掠过一抹好笑的光芒,不介意再山风点火一下。

    “太子妃说笑了,我心中只有影儿一人,不想再拈花惹草,所以特来请求太子妃,能否请太子奏禀父皇,迎娶怀楚公主。”

    “你想让太子娶怀楚公主?”

    安若瑶眯起了眼睛,嘴角的笑意有些扭曲,恨恨地瞪着御天凌。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