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她们出去了,风清影转头,笑眯眯地看着迷蒙地睁开眼睛的安若瑶。

    “姐姐,你醒啦!”

    “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安若瑶自是清楚风清影耍的把戏,即便开始不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倒下去的那一瞬间,看到风清影嘴角边的笑意,她就已经明白,风清影看透了她们耍的小把戏,并且将计就计,坑了她。

    若是平时,安若瑶必然不会这么直接,但此刻,她刚醒来,还有些迷糊,加上实实在在是遭了罪,口气便跋扈了些。

    风清影诧异地扬高了眉毛,握着安若瑶的手,语气很是惶急,脸上却是让人气怒的笑意。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说,刚刚是妹妹不好,没能及时拉住姐姐。可是我也并非有意,我已经尽力了,拉不住姐姐,我也没办法呀!”

    “假惺惺!风清影,这次的事,我和你没完!”

    风清影缓缓地低下头,凑近安若瑶。

    “有完没完我不知道,反正现在是你躺在上,而我,很自在地看着你,心愉悦。你说是不是,姐姐?”

    “你!”

    安若瑶何曾受过这样的气,猛然直起,一巴掌挥向风清影。

    风清影一直握着安若瑶的左手,见此,用力地握紧,手上的力量宛若钳子一般,狠狠地捏着她的腕骨。

    安若瑶左手剧痛,右手上的力道自然无法挥出去,只是有一点点力量打在风清影的脸上。

    “啊——”

    风清影大喊一声,自己的手掌用力地互拍了一下,清脆的声音,像极了巴掌声,而她的体,也随之倒向一边,左手捂住脸颊。

    “姐姐,你为何打我?”

    门口传来脚步声,风清影扬眉,笑眯眯地看着安若瑶,露齿一笑。

    随即,脸色一变,泪意涟涟,委屈地揪着眸子。

    “姐姐,对不起,是妹妹不好,我知道,没能拉住你是我的错,可是我人小力微,你怎能因此打我?”

    听着脚步声入内,安若瑶将已经到了嘴边的叱喝吞下,生生地将牙齿咬得咯咯响。

    她的手腕疼得厉害,这次的哑巴亏,她是吃定了。

    “影儿,怎么了?”

    御天凌见风清影歪倒在边,赶忙冲上前来,将她扶起来,见她捂着脸颊,连忙拉开她的手,白皙的脸颊通红一片。

    “太子妃,你太过分了,影儿好心救你,你居然恩将仇报打她!”

    “凌,别说了,想是姐姐落水受了惊,心不顺……”

    御天澈也跟在御天凌后冲进来,他非常恼怒。

    既是恼怒自己如此控制不住自己,居然看到她受委屈就第一时间冲过来,也是恼怒安若瑶居然打她,让她受这么大的委屈。

    他这样跋扈的人,如此气愤,都舍不得打风清影出气,只能冷落着脸惩罚她,也让自己难受。

    可她安若瑶居然敢打她耳光!

    见风清影一副委屈兮兮,想要求全的模样,御天澈就觉得火气蹭的一下涌上来,不由得怒瞪了她一眼,狠狠地喝了一声。

    “闭嘴!”

    目光恶狠狠地瞪向安若瑶,御天澈嘴角的笑意,三分沉三分愤怒,还有四分,便是跋扈了。

    “太子妃真是好兴致好体力,刚刚醒来,就有力气打人巴掌了。”

    “十一弟,你在做什么!”

    御天翔走到边,握住安若瑶的手,轻轻地扶起她,看到她醒了,并且安然无恙,他方才松了一口气。

    御天澈凑近御天翔,笑眯眯地,眼神却冷厉地看着他。

    “我做什么?太子下不知道么?”

    “下,三弟,十一弟,你们都别说了。是我刚醒来,还迷糊着,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宫女,所以便打了一下。我给妹妹赔罪就是!”

    说着,就着御天翔的力道,安若瑶就要下

    风清影赶紧上前,按住安若瑶。

    “姐姐说的哪里话,你醒了就太好了。刚刚落水,妹妹真是担心死了,还好你没事……”

    风清影的脸色极快地变化,换上惊喜交加,语气也诚恳,只是背对着众人的眼神里,写满了戏谑,并且非常气人地眨了眨。

    安若瑶一口牙几乎要咬碎了,却只能强自压抑着自己的愤怒,拉住风清影的手,表现出恰当的感激。

    “是我要多谢妹妹,若非妹妹及时拉住我,怕是会就跌倒湖水深处去了。”

    “姐姐没事就好,我也就能安心了!”

    风波就这么化开了,只是看在众人眼里,便不是表面上的风平浪静了。

    御天澈哼了一声,见风清影如此说,也就不再追究。

    御天凌也见好就收,拉着风清影走到一直沉默不语的御秋宇前。

    “父皇,既然太子妃没事,我们便先告退了,影儿也落水了,我怕她受寒!”

    “嗯,回去好好休息!”

    “谢父皇关心!”

    风清影敛衽一礼,跟着御天凌后走出了太子东宫,御天澈见状,也跟了出去。

    虽然这

    场闹剧不在预期之内,但是有人送上门来,风清影自然照单全收,想必安若瑶骄傲的子,是受不得这样的委屈的,只看她会怂恿太子做出什么样的事了。

    扶着风清影坐上马车,御天凌转头,笑眯眯地看着御天澈。

    “澈儿,你要跟我们回去么?”

    “怎么,三哥不欢迎?”

    御天澈挑眉,斜眼看着御天凌,想知道他的三哥是不是要重色轻兄弟,将他赶走。

    御天凌横了御天澈一眼,凑到他耳边。

    “怎么,不怪你的神仙姐姐了?”

    御天澈的脸黑下来,三哥每次都是这样,抓着他的痛脚,毫不留地踩。

    “三哥!”

    御天凌退开两步,严肃地看着御天澈,语气也变得正经。

    “澈儿,男子汉大丈夫,别做那些小女儿的态,闹别扭,也要有时有晌,别钻牛角尖。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来找她。在那之前,你给我好好想想,什么叫做审时度势!”

    说完,御天凌便上了马车,不管嘟着嘴的御天澈。

    风清影掀开车窗的小窗帘,看着站在那里,孤单单的少年,眼底写着疼惜。

    她没有阻止御天凌的做法,澈儿是这样的子,若是她一直追在他边,反倒无法突破两个人之间的藩篱。

    反倒是这样的疏离和冷落,才能让他静下心去好好想想。

    她今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和想法,想必澈儿很快就会想清楚。

    御天凌见风清影一直望着外面,车都走远了还回头去看,心知她是惦记澈儿。

    探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抚上她的左脸,拉回她的注意力。

    “还疼么?”

    “不疼,她没打到我!”

    “你呀!”

    御天凌转念一想,便明白风清影的话,轻抚着她的脸,怜地勾了下风清影的鼻子。

    “那落水呢,又是怎么回事,钱氏和李氏有那么大的胆子么?”

    “她们是没有,不过背后有人撑腰罢了!”

    “安若瑶居然敢在皇宫之中做出这样的事,还真是胆大包天。看来有人等不及了,最近这段时间,你少些出门!还有,下次不许这样冒险,伤了你一分一毫都不值得!”

    风清影握着御天凌的手摇了摇,不反驳他。

    不过,她行事有她的方式,在佣兵组织里养成的习惯,不是短时间能够改变的。

    用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好的效果,本就是她的行事准则。

    “别只是说我,我在他们眼里,并不是多重要的人,倒是你,要多加小心。出门的时候,把侍书他们几人带着,安全第一。”

    “放心吧,在顺天城里,他们不敢做得太过火。”

    御天凌捧着风清影的脸颊,认真地望进风清影的眼底,深款款。

    “我只是怕他们伤害你,我没法时时护着你。”

    “别担心,我没那么弱!”

    眼中迸发强大的自信,风清影傲然一笑。

    御天凌叹息一声,纵容地看着她。有这样一个独立坚强的王妃,真不知是他的福气,还是他的劫数。

    不过,即便是劫数,他也笑着接受。

    ***

    过度啊过度啊,坑爹的过度。。

    我尽快加速。。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