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凌得胜归来,御秋宇派遣太子御天翔率众大臣于顺天城外三里处迎接,官袍着,长肃立。

    12月的天气,已然十分寒冷,风萧瑟地吹过,带起落叶,多了几分萧条。

    御天翔站在百官前面,一明黄的太子锦袍,披着大麾,却依然冻得脸发红,嘴唇却有些灰白,体瑟瑟发抖。

    他虽然也和其他皇子一同习武,却不如弟弟们,体素质也没御天凌那么强悍。

    此刻在外面站了一个时辰,已经快要扛不住。

    心里暗恨御天凌摆谱,居然慢悠悠地在前方与百姓同欢,名为宣扬国威君威,实则有心晾着他们。

    “太子下,这是新换了木炭的暖手炉。”

    随从上前来,将暖手炉递给御天翔,御天翔接过。

    “去前面探探,看看到了哪里。”

    侍从一路狂奔出去,不一会儿回来,跑得满气腾腾的,冬里,额头上满是汗水。

    军队回朝,众人夹道迎接,皆是马车送到城门处,其他路程步行,不得打马。

    那侍从已经来来回回地跑了几次,浑上下都是汗意蒸腾,心里有些怨言,却也只是心里想想,敢怒不敢言。

    “回太子,乾王下已到前方三里处,马上到达!”

    听到侍从的话,已经有些萎靡的大臣们都立马打起精神,尤其是支持乾王的一派,更是脸上放光,双目炯炯地注视着前方。

    他们一直都看好御天凌,坚忍凝定,有勇有谋。

    而御天凌也果然不负他们所望,一次次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虽然之前曾有一段时间因为女人而醉酒,少了几分英雄气,但是战事一起,立刻恢复战神的风采,那曾经的软弱也成了有有义的表现。

    尤其在那段时间,御天翔和御天承斗得很凶,牵连甚广,反倒是在府中闭的御天凌逃了过去。

    因祸得福也好,运筹帷幄也罢,总归是御天凌的支持者更多了。

    此刻,看着骑在马上,一银白亮铠,英姿勃发的三军统帅,他们心目中的王者,以着骄傲而自信的姿态缓缓走近,那些大臣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御天翔冷冰冰的眼横过那些大臣炽的光芒,将手中的暖炉递给一边的侍卫,迎上前去。

    “三皇弟,我奉父皇命令,在此迎接你得胜归来!”

    御天凌跃下马,点点头。

    “多谢太子下和众位大臣,天寒地冻,大家辛苦了,我们这便回宫去面见父皇吧!”

    “自然,父皇已经在宫中等待,三皇弟,我们走吧!”

    “太子下先行!”

    御天凌恭谨地低头,不肯逾越,人前他向来是谨守规矩,未曾行差踏错半步,让人抓不得把柄。

    “三皇弟客气了,今是你得胜归朝,理应你走在前!”

    “既如此,臣弟谨遵太子下命令!”

    御天凌再次点点头,也不推辞,当先便往皇宫行去,一铠甲,气势凌云,带着沙场上所向披靡的气息,昂首阔步。

    沿路的百姓欢呼着,不知是谁带头,如潮般的欢呼响起。

    “乾王!乾王!乾王!”

    一路走,一路整齐的呐喊声,众口一心,声震霄汉。

    御天凌微笑,向着百姓轻轻地点头。

    后众人表不一,支持御天凌的自然是面露喜色,其他大臣也只是静静地看着,喜怒不行于色。

    唯有御天翔,怎样也无法掩藏眼底的愤恨。

    他让御天凌先行,本就只是客气,若是以前,御天凌定然推让,却未曾想,这一次他却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前头,并且引得百姓如此声势。

    狠狠地咬紧牙关,御天翔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回去便接待大秦秘史,好好谈谈双方合作的可能

    一路到皇宫门口,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一些文臣几乎喘得断气。

    平里这些大臣出门,不是骑马便是坐轿,极少有步行这么长时间到,今跟着御天凌,也算是锻炼体。

    早有人通知御秋宇,他便遣了刘公公候在门口。

    “老奴给太子下,乾王下请安!”

    “刘公公请起!”

    御天凌赶忙上前,虚扶了一下刘公公,随后便稍微退后两步,由着御天翔摆起太子的架。

    “刘公公,父皇在何处?”

    “回太子下,陛下正在御书房,等着接见乾王下。”

    “我知道了,有劳刘公公。三皇弟,我们这就过去吧,别让父皇久等。”

    “太子下先请!”

    御天翔这一次不再与御天凌客,怕他再次把别人的客气当福气,当先往御书房而去,熟门熟路。

    御天凌嘴角勾起一抹笑,跟在他后。

    乾王府。

    摇红跪在风清影门前,已经不再哭泣,只是静静地跪在那里。

    十二月的天气,天寒地冻,只跪了一会儿,就已经脸色发青,嘴唇惨白,浑冻得几乎僵硬。

    “摇红,你先回去,小姐休息之后,你再来

    向小姐请罪。你这样子跪在这里,自己的子受不了,小姐也不会见你!”

    摇红抬起冻得青紫的脸,想笑,却连嘴角都仿佛冻僵了。

    “挽翠,你帮我求求小姐好不好,求小姐给我一个机会。以前的摇红已经死了,以后,我只是小姐的摇红,不会再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改变。我不会再背叛小姐了,不会了……”

    挽翠叹息,将手上厚厚的斗篷披在摇红肩上。

    “摇红,小姐现在不会见你的,你又何必固执,回去吧!”

    “不,我不回去,哪怕是死在这里,我也要亲口向小姐解释,若是小姐不肯听,我就再把这条命交给小姐赎罪。”

    挽翠摇头叹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摇红。

    明明摇红是通晓人世故的那一个,现在却不如她看得清楚。

    “摇红,你跪在这里,用你的命当赌注,是想赎罪,还是想威胁小姐?你是笃定了小姐会不忍心,会妥协,会原谅你是么?你也不想想,我们跟了小姐这么长时间,她做的决定,何时更改过!我告诉你,你今天摆出这副姿态来,即便是你死在这里,小姐也不会有半分负担,你只是在伤害那些你的人!”

    一番话,醍醐灌顶一般,狠狠地砸在摇红的头上。

    她怔怔地跪在那里,想着挽翠的话,许久,轻轻地叩下头去。

    “小姐,摇红自知这条命也无法赎罪,只是生死之后,依然觉得不想离开小姐,想要永远陪在小姐边伺候。求小姐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我不会再为了任何人或者事改变。以前的摇红死了,还了父母的恩,从今以后,这条命,是小姐的!”

    说完,摇红手支在地上,慢慢地爬起来。

    跪得太久,浑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僵硬的,摇红踉跄了一下,几乎又要摔倒。

    挽翠急忙扶住摇红,只觉得她的体像冰一样,凉得吓人。

    侍书刚一回府就听说风清影回来了,急忙赶过来,恰好看到摇红摇摇坠地倒在挽翠的怀抱里,赶忙跑上前,将她接到自己的怀抱里。

    “摇红,你这是干什么!”

    摇红摇头,泪一串一串地落下来,刷过冰凉的脸蛋,被风一吹,割裂似的疼。

    “侍书,小姐回来了,小姐不愿意原谅我!”

    嘴唇颤抖着,脸色铁青,在大麾包裹下,子已然宛若一根冰柱。

    侍书叹息,抬手压住摇红的后脑,将她的脸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大手轻柔地拍抚着她的后背。

    “摇红,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王妃现在还无法顺过来,等她后看到你的表现,就会明白你的心。”

    “真的么?”

    摇红眼巴巴地看着侍书,眼底悬着一线希望,仿佛侍书一旦否认,那最后一丝光亮就会永远熄灭,再也无法点燃。

    侍书心底叹息,脸上却是坚定的笑,用力地点头。

    “真的!”

    “那就好,那就好!”

    喃喃地说着,摇红的泪不断落下来,脸上铁青的脸色慢慢变得惨白,然后眼眼一闭,子歪倒在侍书的怀里。

    “侍书,快带她回房间,我去请大夫。”

    “好!”

    侍书脸上露出焦急,抱着摇红就跑,怀中的人温度仿佛全都流失了。

    这一刻,侍书突然害怕。

    在摇红心里,风清影才是最重的,而他,在某些时候,没有任何重量。

    会不会有一天,为了她的小姐,她会丢下他?

    ***

    让我偷懒下吧。。

    亲们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