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场上已经不复先前的闹景象,虽有着淡淡的酒气萦绕,但士兵的脸上,都写着战场的杀伐坚毅,目光紧紧地盯着一月白的锦袍还未来得及换下来的御天凌。

    每个人的心里都十分愤怒,在这样喜庆的子里,大秦居然夜袭。

    不仅打扰了他们的酒兴,更是打扰了元帅的洞房花烛。

    男人的愤怒,有时候就是如此简单。

    风清影走到先锋营队列旁边,和他们并排站在一起。

    “发生了什么事?”

    “回队长,大秦军队大举进攻,前锋营的战士已经与他们交锋。”

    先锋队的成员非常恭敬地回答,虽然不是那张熟悉的脸,也不是他们熟悉的男子份,但是风清影却赢得了他们绝对的尊重。

    无论她变成什么模样,都是他们的队长!

    大秦!

    风清影皱起眉头,心里把秦逢恨得牙痒痒,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她大婚的子跑来。

    前世今生,她已经是第三次大婚了,却没一次能够安安静静甜甜蜜蜜地过。

    “点兵,我们将大秦军队杀回去!”

    御天凌站在前方点将台上,一月白长袍随风飞扬,拔,气势凌云。

    “将大秦军队杀回去!”

    众口齐声,声势震天,打破了夜的宁静,带起冲天的豪气。

    在各军首领的带领下,有序地出了军营,按照御天凌事先吩咐的路线,悄然向着交战处掩去。

    夜色笼罩大地,也将刻意放轻的步伐掩藏,天御军队分三路,往大秦方向而去。

    两路支援前方守卫,一路绕路抄向大秦军队后方。

    风清影打马跟在御天凌边,一起随着支援的军队往战场而去。

    御天凌稳住马缰,转头看着风清影。

    “你不用劝我,我必须跟在你旁边,你的手伤了,无法拿武器,且换血之后体虚弱,功力大打折扣,我要保护你!”

    “晴儿,战场上很危险!”

    “我知道危险,所以才要陪在你边。御天凌,我不是弱女子,我能够用自己的实力守护我想要守护的人!”

    御天凌眼底氤氲着温暖,看着风清影的目光柔如水,只是依然摇头。

    “晴儿,我不能让你涉险,哪怕一丝一毫的威胁,我都不许。我是男人,若是无法保护自己的女人,还叫什么男人!”

    “那你就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一个人涉险么?御天凌,别把我当成普通的女子!”

    风清影皱眉,眼睛晶亮地看着御天凌,固执地不肯让步。

    若是带着孟雨的面具,她必须听从御天凌的命令,那么此刻,经历了第二次成婚,风清影完全表露出自己的本,傲然不屈,铮铮铁骨,不让须眉的凌厉。

    “晴儿!”御天凌十分无奈!

    “两个选择,一,我们分开去战场,届时谁也无法照应谁,生死有命。二,你带我去,我们彼此守护,生在一处,死在一起!”

    御天凌的眸色变得深浓,抬起手,用力地拍了一下风清影骑着的马。

    “驾!”

    低沉的吆喝声响起,两匹马并肩向着战场跑去。

    战场上,主帅不需要上前厮杀,多是在后方指挥,起到稳定大局的作用。

    御天凌本不喜欢这样的安排,所以每次战争,都与战士们在最前方拼杀,先士卒,才会不小心中了暗算,差点七断魂。

    只是今,他的手上有伤,边有风清影,便老老实实地在后方压阵,看着前方战况激烈。

    月夜本就是偷袭的最好时机,但若明刀明枪的激战,便容易误伤。

    秦逢见天御的大部队来到,便命令退兵。

    风清影和御天凌勒马站在高处,借着月光看远处大秦的士兵如水般退去,也鸣金收兵。

    “凌,他们为何月夜来袭?”

    “大秦必然是得到消息,今夜营中欢庆,所以趁夜偷袭,却没想到我早已布置兵力布防,随时防备。”

    一引马缰,风清影当先往大营而去。

    “这场仗,要打到何时?”

    “难说,双方兵力相当,很难有压倒的胜利,好在是秋冬时节,估计耗到冬至,就可能退兵。”

    “冬至?那不是还要一个月,消耗会很大。”

    “是啊,战争就是这样,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百姓的血汗,要死多少人。”

    御天凌感叹,这五年来,他经常在这边关之地守护打仗,见多了战役和牺牲,格外有感触。

    “我有一个办法,你看看是否可行!”

    “你说!”

    “前几你中七断魂,必然是大秦所为。七断魂本是无解,若是你现在假意中毒已深,无法起抗敌,那秦逢极有可能大举进攻。”

    “妙!晴儿,想不到你不只经商头脑灵活,于这兵法谋略也有涉猎!”

    风清影莞尔地笑,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御天凌的夸奖。

    回到军营,已然快要天亮,御天凌整军之后,天便大亮了,好好的洞房花烛

    ,也便彻底被搅没了。

    看着风清影笑眯眯的模样,御天凌心里恨恨地咬牙,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要如何打击大秦军队,最好能够捉到秦逢,好好整治一番。

    可惜,没等到他发动与大秦的战争,上的毒便发作了。

    天御主帅御天凌重奇毒,陷入昏睡之中,呼之不醒,已然一个夜。

    一时间,这个消息传遍了天御和大秦的军营,双方反应不一。

    若非许明令即时接管军队大权,天御军营必乱,就算处理妥当,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还是出现了。

    毕竟,御天凌在天御军中的威信,非许明令可比。

    士气低靡,颇有些不战自败的感觉,反观大秦军营,则是跃跃试,士气高昂。

    三天过去了,天御军中的士气低靡到了一定程度。

    大秦的军队趁着这个时候打来了。

    “兄弟们,元帅不能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我们就不打仗了么?我们的家国,我们的妻儿,都在我们的后,守护他们,我们不能只靠元帅,更要靠我们自己!是好男儿,今便打起精神,与我一起,将大秦军队打退!”

    “誓死保家卫国!”

    临战,低靡的士气被战争的紧张冲散,在许明令的调遣之下,天御的军队顽强地与大秦抗争。

    秦逢坐镇军中,躺在舒适的软轿里,边是一脸艳笑容的花飘雨。

    “美人,你看我们的军队,士气高昂,军容整肃,必然能够将御天凌的军队拿下,等到抓了乾王正妃,我会把她交给你,随你处置,可好?”

    “那就多谢二皇子了!”花飘雨眸光流转,妩媚横生。

    “想要谢我,可不能空口说说!”

    秦逢猛然伸手,将花飘雨抓到自己边,不顾边众多卫兵都瞪大了眼睛,大手直接从衣领中伸进去,狠狠地抓了一把。

    花飘雨闷哼一声,部一阵疼痛,心里将秦逢的祖宗十八代暗骂了一通。

    这个男人,是一个标准的疯子!

    那鸣金退兵之后,秦逢便将花飘雨强要了,遍体伤痕,到今,她脖子上的咬痕还清晰可见。

    本是为了那人守,却不曾想,在青楼两年未曾***,嫁给御天凌之后未曾***,结果在这边关苦寒之地,被秦逢这个疯子用这样残酷的方式夺了处子之

    那一夜,花飘雨在熟睡的秦逢边跪着,看着铺上的那一滩血迹,一夜未眠。

    几次将目光瞥向秦逢放在桌上的剑,最终却没有动,而是苦笑着,闭上眼睛,蜷缩在秦逢边。

    她的子已然不干净,不敢在奢想能够留在那人边。

    她能够为他做的,就是除掉御天凌这个最大的威胁,扫平他的道路。

    既然,他们都不方便动手,她就借着大秦的手,帮他实现愿望吧,只希望,最后的时刻,他看到她,还能记得,有个女人,为了他,曾经如此傻过。

    “二皇子!”

    嗔地横了秦逢一眼,花飘雨将他的手推开。

    “这么多人看着,你也要怜惜一下飘雨,让我怎么见人哪!”

    “哈哈哈……”

    秦逢非常满意花飘雨的风***,色迷迷地在她脖子上啃了一下,眼底是邪的光芒。

    “没法见人,我就把你剥光了,藏在营帐里,让你不必见人!”

    “二皇子,你讨厌!”

    秦逢色迷迷地吃着豆腐,丝毫不顾这里是战场之上。

    反正大秦的军队已然占了上风,攻克天御军队,只是时间问题,他大可以放轻松。

    御天凌,你最终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

    ***

    谢谢yoyo的荷包,还有不知道哪位亲的月票,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