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飘雨一路狂笑着,拉过一匹马便出了军营,漫无目的地狂奔,只觉得一颗心被揉拧成一团,牵扯着疼。

    御天凌和风清影在她面前那一问一答,意款款的模样,就像针一样,狠狠地扎进她的眼睛里,痛在心上。

    她也有的人,想要和他长相厮守。

    可是从最初,就注定了她只能站在他后,仰望着他,追寻着他。

    他对她温柔体贴,不经意的缠绵,就让她死心塌地地无法放弃,只能更加绝望无奈地着。

    她在风清影面前很骄傲地说着两人彼此相,实际上却是,她一个人苦苦地得死去活来,可以为他死为他生,却换不来哪怕一转头的关注。

    他的目光,从来都只是这个天下,而不是她。

    所以她落脚青楼,倚窗卖笑,只是为了帮他搜集报,暗中培植势力。

    然后又主动把自己送到御天凌眼前,借机靠近御天凌,想要将这个潜在的巨大威胁及早掌握在手中。

    可是直到现在,付出了那么多,她却依然没有成功。

    摸着脸上依然有着淡淡痕迹的疤痕,花飘雨苦笑着,一股坐倒在苍茫的草地上,捂住脸,呜呜地哭起来。

    “什么人!”

    一声低沉的喝声响起,随即,一左一右两个人扑上前来,将花飘雨抓住。

    若是平,花飘雨还可以躲避一二,可是今波动太大,根本没有留意旁边的动静,一下子便被两个大男人按住,心里蓦然涌起一股绝望。

    在这荒郊野外,边关苦寒之地,一个女人被抓住,跑不了被强.暴的命运。

    “你们是何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抓我!”

    马上冷静下来,花飘雨冷冷地喝着两个人高马大的士兵,平里的训练有了效果,那声线那口气,带着几分尊贵和威严,让两个士兵一时间不敢胡来。

    “三更半夜,在军营外乱晃,你是何人!”

    “你也知道是军营,在这军营之中,又有谁敢带女人进来!送我回帅帐!”

    两个士兵交换了一下意见,便带着花飘雨往军营里走去。他们也想好了,这个女子也是个美人,就算不是元帅带进军营的,给他送过去,也是大功一件。

    又有谁不知道,大秦二皇子秦逢风流之名在外。

    进了军营,花飘雨的心渐渐沉下来,本以为是天御的士兵,只要到了军营,她便安全了,却没想到,那一通乱跑,居然跑到了大秦的地盘。

    大秦的元帅,是那个花名在外的秦逢

    大脑急剧地开始转动,花飘雨思量着脱之法,她不想莫名其妙***于那个下流的大秦二皇子。

    到了帅帐,花飘雨心里已经酝酿了一个疯狂而大胆的计划。

    “美人,你从哪里来,为何深夜在我大营之外?”

    秦逢色迷迷地勾着花飘雨的下巴,细细地打量她妩媚俏的脸,虽然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却更加让人忍不住璀璨。

    美丽的东西,有了瑕疵,才更贴近。

    “我若是不在大营之外,如何能够得见二皇子呢?”

    秦逢扬眉,眼中色狼的光芒淡下去,恢复几分正经,毕竟是大秦的皇室,这点城府还是有的。

    “这么说,你是特地来找本帅?”

    “自然,我来送一个大好的机会给二皇子,就是不知道二皇子敢不敢接受。”

    “美人,激将法对我没有效果的,不过,说说看,美人的挑战,我向来乐于接受。”

    “今天御元帅御天凌大婚,三军同乐,除了巡逻布防的人,大多都在校场喝酒,正是最佳的偷袭时机,不知二皇子可愿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秦逢眯眼,猛然伸手将花飘雨扯到怀里,攫着她的下巴,笑容冷。

    “我凭什么相信你?若是御天凌给我下的圈,我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嗯?”

    花飘雨手抚上自己的脸颊,那道疤痕已经很浅,却割裂着她的心,生疼生疼的,眼底的恨意,蓬勃而出。

    “二皇子,我本是御天凌的侧妃,不过被正妃欺负,毁了这张脸,还被虐待,我恨他们入骨。这次大婚的,不瞒你说,便是御天凌和他的正妃,两人在这边关耍这样的花样,只为了欺凌我,看我笑话,我恨不得他们立马死在我面前!”

    秦逢笑眯眯地听着,也不答话。

    花飘雨心知他不会相信,将自己的双手平摊,举在他面前。

    “二皇子,你看!”

    洁白细腻的掌心,却有着两道狰狞的伤口,深及入骨,怕是这双手以后都无法像之前那样灵便。

    “这是乾王正妃弄的?”

    “是!”

    秦逢眼珠转来转去,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再度把目光落在花飘雨脸上。

    乾王御天凌的妃子……

    色的大手顺着花飘雨的脸颊向下,毫不温柔地伸进她的衣服里,狠狠地握住她饱满的,用力揉捏着。

    “啊——”

    花飘雨痛呼一声,头埋进秦逢的肩头,掩藏住自己愤怒的神

    。

    秦逢却不让她如愿,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的脸露在烛光中,满意地看着她痛苦的模样。

    “美人,喜欢么?”

    花飘雨咬紧了牙关,不吭声。

    秦逢的手猛然向外一扯,花飘雨上的衣衫便破碎了,丰润而有人的**暴露出来。

    猛然低头,秦逢用力咬向接触到冷气而立的**。

    “啊——”

    忍不住那剧烈袭来的疼痛,花飘雨惨叫出声。

    秦逢满意地笑了,舌尖勾画着,慢慢地舐着她的,留下湿濡的口水,手也向下,探入裙底,没有任何温柔地,狠狠捣入干涩的幽

    “不要——”

    花飘雨痛苦地闷哼,手紧紧地抓住秦逢的头发。

    “怎么可以不要呢,不让美人儿满意,是一种罪过。”

    秦逢邪肆地笑着,手下的动作不停,用力地来来回回,唇也流连在她的前,留下一个又一个齿痕。

    花飘雨倒吸一口凉气,努力忽略自己的疼痛。

    “二皇子想要,等得胜归来,随时可以,何必急在这一时。要知道,这样的时机,稍纵即逝,二皇子当以战事为重,飘雨预祝二皇子得胜还朝。”

    手上的动作停了,秦逢眯眼,花飘雨确实说到了他的心里。

    “来人!”

    “是,元帅!”

    帐外的两个士兵进来,目光从花飘雨的上掠过。

    “看着这个女人,不要让她逃了!点兵,我们夜袭天御军营!”

    “是,元帅!”

    花飘雨看着三个男人走出营帐,爬起,强忍着上的疼痛,合拢破碎的衣襟,眼底的绝望和愤恨,再也无法掩盖。

    风清影,秦逢,这样的羞辱,终有一,我会加倍奉还!

    ***影儿和小凌子洞房小剧场***

    前一阵凉意袭来,峰顶的红梅嫣然绽放。

    风清影攀着御天凌的肩膀,轻轻扬起头,微微抬起上,迎接御天凌的唇舌。

    接受到无言的鼓励,御天凌忍不住微微用力,轻轻地啃噬着,在风清影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点点红痕,右手悄然滑下,向着神秘的幽谷探去。

    “元帅!”

    一声大喊在帐外响起,意乱迷之中,两人并未听出是谁的声音。

    只是,那迷蒙般的美好被尽数打碎,御天凌喘息着将头埋在风清影的肩头,恨恨地咬牙。

    “该死的,如果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我要剥了他的皮!”

    风清影莞尔地低笑,推了推御天凌的肩头,温柔地将他的体撑起来,拿过丢在一边的衣服披在肩上。

    淡淡的烛光下,风清影笑意嫣然地披衣而坐,优美的颈项,掩在衣服下的玲珑锁骨,若隐若现的高耸雪峰,还有峰顶嫣然绽放的红梅,再向下,平坦结实的小腹,浑圆可的肚脐。

    御天凌吞了下口水,只觉得心底腾腾的火焰已经无法压抑,目光继续向下,却懊恼地发现,无限风光被遮在衣服下面。

    “元帅!”

    门外的喊声又响起,声音更加焦急。

    御天凌探过子,扶着风清影的后脑,用力地吻了她一下,喘着粗气冲出帅帐。

    风清影叹息一声,感叹了一下自己第三次被毁掉的大婚之夜,便也跳下了铺,利落地穿好衣服。

    大婚之,若非真的有急事,士兵也不会如此不识相地在这个时候来打扰。

    没有裹,行动有些不方便,风清影皱眉,瞥一眼被破坏的裹,无奈地转开目光,跟在御天凌后走出帅帐。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