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婚礼

    “影儿,我想娶的,只有你一个人!不是娶风清影,而是娶你,这个人,这个灵魂,这个让我得神魂颠倒的小女人。你愿意嫁给我么?”

    御天凌探手拥住风清影,低沉的声音在膛里震动,撼动着风清影的心。

    风清影抬眸,对上御天凌晶亮的眸子,那样专注,那样深

    可是为何,她觉得他的话,意味深长?

    这个人,这个灵魂。

    不是风清影……

    “凌,你是什么意思?”

    看着风清影含着期待的眸子,御天凌的心里柔柔的,仿佛一碰,就会软成一汪水。

    “我的,不是风清影这个人,而是我面前的你,这个灵魂。我不管你从哪里来,不管你以前是谁,我只在乎,以后你会不会离开我!”

    “你、知道?”

    风清影的声音,少有的,多了几分颤抖。

    “是,我知道!那次在弘阳,你用这话赶夜清寒离开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我看着你在不同的面孔下表露出来的种种与众不同,我才慢慢去深思。”

    风清影微笑着,歪头看着御天凌,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御天凌满眼含笑,温柔深,他抬手,捧着风清影的脸颊,眸色深浓。

    “从我认识你,你就不断让我惊喜,每发掘一个不同之处,都让我更喜你一分,然后一点一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样你,才能够匹配你。”

    “我有那么好么?”

    风清影的声音,带着几分梦幻般的叹息。

    “比我说的还要更好!”

    御天凌的话语,掷地有声的坚定,在他心里,风清影是最特别的,她做的事,她的为人处世,她种种让人惊叹的才能,无一不让他挪不开目光,只能痴痴地追寻着她。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

    “你不怕么,不觉得我怪力乱神?”

    风清影睁大了双眸,认真地看着御天凌,眼底是有些隐藏的探究。

    穿越这件事,已经是她在秋原大陆最后的底限。

    对御天澈说过,是为了试探,然后结果让她很开心。对夜清寒说过,为了让他死心,结果如她所愿却没有半点喜悦的心

    现在又一个人知道了,是她最重视的人,她期盼结果,却也害怕结果。

    “我怕!”

    御天凌毫不犹豫地回答,风清影的脸色蓦然凝滞了一下,一颗心仿佛瞬间掉入了冰天雪地之中。

    果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么离奇的事

    若非她自经历,她也不会相信,又怎么强求别人呢!

    “我怕有一天,你就像来到这里那样,突然消失不见,我要到哪里去找你?”

    紧紧地拥住风清影,御天凌的手臂抱得紧紧的,恨不能把怀里的人狠狠地揉进体里,让她再也无法离开。

    风清影猛然抬头,惊愕地看着御天凌。

    这个人,说话都是大喘气的么?

    可是,心里却暖暖的,洋溢着花怒放般的幸福,整个心里,仿佛都飘满了七彩的肥皂泡,轻飘飘的,五彩斑斓,流光溢彩。

    “我不会消失的,我会一直在这里。”

    “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好么?”

    御天凌捧着风清影的脸颊,两个人四目相对,深流转,风清影微笑。

    “你要记得,我叫孟雨晴,雨过天晴的雨晴!”

    “嗯,我会记得,一笔一划地刻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忘!”

    御天凌轻轻地吻了下风清影的额头,然后低下头,额头相抵,四目相对。

    “晴儿,我们成亲吧!”

    “好!”

    毫不犹豫地点头,风清影轻轻地笑开来,握着御天凌的手,十指相扣,便有浓浓的幸福涌出来。

    回到军营,梁百草便笑呵呵地迎了上来,告知两人,婚礼已经在筹备了。

    风清影眼珠转了两圈,拉着梁百草商量了一会儿,就把婚礼的细节给敲定了,完全颠覆秋原大陆的婚礼。

    不拘形式,只是在校场中拢起大堆的篝火,两个人拜了天地之后,大家一起闹一下。

    御天凌不解,风清影告诉她,在现代,就是这样举办婚礼。

    虽然觉得委屈了她,但只要是她喜欢,御天凌也就不去强求那些礼俗形式,由着士兵们起哄似的闹了一场,也算是让大家放松一下。

    “晴儿,你现在这张面容,便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脸孔么?”

    “当然不是了!”

    风清影横了御天凌一眼,她现在的面具是个清秀少年模样的人,也亏得御天凌能对着这张脸说那么多意绵绵的话。

    “那你有你真正模样的面具么?如果有,就戴起来好么,我想认识全部的你!”

    “好!”

    风清影轻轻地应,将自己收得妥当的面具拿出来。

    很久之前就做了这个面具,不是为了缅怀过去,而是怕自己有一天,竟真的忘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只是没想到

    ,竟然真的有用上的一天。

    夜幕降临,校场堆起了熊熊的火焰,有人围着火堆,烤起了

    风清影和御天凌都换了一月白的长袍,各自从自己的帐篷中走出来。

    士兵们至此才知晓,他们朝夕相处的孟医师,居然是女儿家,并且嫁给他们的神。

    看着明显比那张少年面孔要美丽不知道多少倍的容颜,士兵们几乎看呆了,这样好看的女子,也只有元帅才配得上吧!

    一时间,起哄敬酒的士兵,已然排成了长龙。

    风清影来者不拒,一碗碗酒就那么一饮而尽,士兵们叫好连天。

    “晴儿,不要再喝了!”

    御天凌看着面色红润若桃花绽放的风清影,突然有些郁闷,这样美好的一面,他不想任何人看到。

    可是在军营中,晴儿不是他一个人的。

    她是所有士兵的孟医师,她是先锋队的孟队长,她是手高强所向披靡的英雄。

    她的平易近人,使得大家都敢和她笑闹,反观自己,确是被冷落了。

    “放心吧,我从来不会喝醉的!”

    自信而傲然,不只是因为有着千杯不倒的酒量,更是因为没有资格醉。

    生死关头打滚过来的人,时刻都会保持清醒。

    “行了行了,你们这般小兔崽子,敢车轮战欺负我的宝贝徒弟,信不信我明天给你们下巴豆,让你们拉到腿软!”

    关键时刻,梁百草站出来,将敬酒的士兵都赶走。

    御天凌和风清影看着士兵摸着鼻子离开,相对笑开来。

    这样单纯的婚礼,还有心怀祝福的士兵,让他们的心都放松下来,简单的快乐。

    他不是乾王,她不是官宦之女,他们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被对方所吸引,所以走到一起。

    不需要富贵荣华,不需要奢华隆重,只要有相的心,便能够携手一生,共同面对风雨。

    “凌,干杯!”

    风清影拿起酒碗,举高,含笑看着御天凌。

    “晴儿,干杯!”

    御天凌也笑着,轻轻地碰了下风清影的酒碗,两人一起,一饮而尽。

    梁百草在一般咕哝着,徒弟是个小骗子,告诉他两个名字,居然没有一个是真的。

    风清影莞尔,捂着嘴轻轻地咳了两下,很给面子地没有当场笑出来。

    梁百草愤愤地横了一眼,将气出到那些士兵上。

    “你,过来,我们两个喝酒,你喝两碗,我喝一碗,谁先倒下,明天学小狗叫……”

    “神医,不公平,我两碗你才一碗,不行!”

    “什么不行,年轻的小伙子,不能说自己不行,知不知道!”

    看着面前喧闹的人们,御天凌蓦然探手抓住风清影的手腕,两个人悄然退场,想要在这个特殊的时刻,静静地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王爷,你们要去哪里,不给飘雨一个机会认识新姐妹么?”

    魂不散!

    这是御天凌和风清影心里同事涌起的想法,都不由得佩服起花飘雨的毅力。

    这个女人,怎么就不知道长教训呢!

    风清影嘴角含笑地转头,看着花飘雨,目光真诚而明亮。

    “元帅,这位是?”

    御天凌看着风清影嘴角的笑意,就知道她又想玩了,只能无奈地叹息,配合她。

    “晴儿,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的侧妃,花飘雨。不过我娶她,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安之所,你别误会!”

    ***

    谢谢潘潘的钻石,好久米见你了捏,么么哒。。

    谢谢湘妃的鲜花,长长久久捏,幸福哟,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