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儿吃醋,小凌子求婚

    梁百草吞了吞口水,后退两步,避开风清影杀人般的视线,这个臭丫头,居然用这么凌厉的视线看着他,也不想想他老人家经不起吓。

    “我说你们是郎有妾有意,本就是要凑成一对的。”

    郎有妾有意?

    这么说,御天凌对孟雨孟医师也有咯!

    “哼!”

    风清影冷哼一声,甩袖便走。

    现在这样的时刻,她无法保持自己的冷静,所以只能先短暂地避开,怕冲动之下,做出什么无法预料的事

    她想质问御天凌,明明说这一生只要她一个,为何此刻对其他女子有

    就算这个女子,同样是她也不行。

    苦笑了一下,风清影很无奈地发现,她居然在吃自己的醋。

    风清影是她,孟雨也是她,御天凌喜欢的,本就是她这个人,但是却又不是同一个人。

    诡异的怪圈,无法解开。

    “哎,臭丫头,你要去哪里!”

    梁百草在后跳着脚叫,风清影却不想理,径自走到马厩拉出追风,一阵风似的刮出了军营。

    校场边,梁百草和御天凌交换了一个计谋得逞的笑意。

    紧跟在风清影后,御天凌很无奈地看着追风被她骑走,自己只能随意拉了一匹马,也跟着风清影出了军营。

    真是难得呢,看到一向淡然如风的影儿任发脾气。

    是不是,不必用那张真实的容颜对着这个世界,她才能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

    如果是这样,他不介意为她换个份。

    一前一后,两个人追出了军营,谁也没有看到,憔悴虚弱的花飘雨站在帐篷边,眼底一片霾。

    御天凌还不知道孟雨就是风清影吧,若是那个女人知道御天凌已经和其他的女人温柔缠绵,还会这样平静么?

    低头,看着自己掌心狰狞的伤口,花飘雨心里的恨滔天蹈海。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依着她对风清影的了解,不会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一次一次,总是被她占上风,被她算计!

    闭上眼深呼吸,花飘雨转回了帐篷。

    风清影一路打马出了军营,任由心底翻滚愤怒的绪主导着,往嘉勇山而去。

    多可笑,在两天前,他还对孟雨说起他的妻子,那样温柔的深,让她看着,心里都甜蜜起来。

    可是此刻,却让梁百草来说合,要娶她!

    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朝三暮四,喜欢拈花惹草?

    先是一个花飘雨,现在又是一个孟雨,之后呢,御天凌的生活中,会不会还有夏秋冬雨出现,届时,他把她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后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风清影知道,是御天凌赶过来了。

    可是她不想理他,那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不过明显的,御天凌却是很想招惹风清影,见她停下来,便愉快地跟了上来。

    嘉勇山前,有一条小溪,此时已至冬,溪水却还未结冰,明亮透彻,蜿蜒着往远方而去。

    风清影采药无意中发现此地,便喜欢上了,偶尔会过来,静静地坐一会儿。

    此刻也一样,选了块干净的大石头,放开清风,让它自己去吃些干草,她便坐在石头上,双手抱膝,姿态像个迷路的小孩。

    御天凌有些心疼,想马上说出真相,却又怕她会更激动。

    哎,他实在是没有太多哄女子的经验。

    “孟医师!”

    “元帅今真是好兴致,居然跟着我出来兜风赏景。怎么,不需要去视察士兵训练,时刻准备打仗么?”

    御天凌莞尔,好笑地看着风清影撇开头,嘴巴轻轻撇了一下的表,可极了。

    不过,他可不想跟她争论这些问题,还是赶紧转移话题比较好。

    “孟医师,你何时与追风相处如此之好,要知道,平里莫说骑,便是陌生人靠近,它也会发怒的,不知道有多少马夫都已经被它踢过了,十分暴躁。”

    那是因为追风比你更聪明,它用心,知道是我,而你却没用心,不知道你面前站的是谁。

    心里腹诽,脸上却挂着虚假的笑。

    “追风乃是万里无一的良驹,自然有自己的脾气。”

    “它喜欢你,所以才愿意让你骑!”

    “呵……”

    风清影笑看着追风,心里有几分喜悦,至少它能看到,她面具下的真实。

    “追风!”

    扬声招呼一声,追风扭过大头,甩了两下,便一溜小跑到了风清影前,低下它硕大的头颅,蹭了蹭风清影的掌心。

    “追风很通灵,它知道谁是真心对它好的,所以才愿意亲近。”

    “嗯,我妻子也很喜欢追风,她笑言,是因为追风的名字,追风追风,追着风跑,而她就是风,所以一人一马才能有那么亲密的关系。真该让她看看,不是只有她才能够与追风如此亲近的。”

    不是只有她?

    风清影的心沉沉地落下去,脸色有些难看。

    此刻是追风

    ,不是只有她才亲近,那么再之后呢,是不是他的边也是如此。

    不是只有她会站在他边,不是只有她才能与他携手一生!

    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凉,风清影站起,转眸看着御天凌,眼神平淡中带着几分冷漠。

    “元帅,师父已经和我说过婚事,很抱歉,我对元帅并无特殊感,想是有些什么误会,此事以后休要再提。我先回去了!元帅若是觉得风景可观,便多留一会儿吧!”

    话落,转就要离开,背影单薄,却直着背脊,很倔强的模样。

    御天凌摇头叹息,本想激怒影儿,让她自己表露份,无论是打是骂,他都会承受。

    然后等她气消了,再告诉她真相。

    可是这会儿看影儿的反应,完全不照剧本发展,实在是让人头疼。

    “对了,我记得元帅曾说过你很你的妻子,我很想知道,她是否知晓你在这里,向着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子求婚呢?若是她知道,怕是会很失望吧!”

    非常隐晦地将自己的不满表达出来,风清影再度转

    御天凌的眼睛却是一亮,兴奋地看着风清影的影往前走,心里暗想,这是不是代表着,影儿吃醋了?

    而且,是吃她自己的醋!

    弯唇笑开来,御天凌叹息,满心的温柔。

    “影儿……”

    风清影子一僵,停住脚步,却没有转,语气依然冷冰冰的,却藏着一分她自己都为察觉的酸涩。

    “元帅又将我错认成你的妻子了么?很抱歉,我没兴趣当任何人的替!”

    “影儿,你是独一无二的,怎能称为替呢!”

    转头,眯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御天凌,风清影体都在细微地颤抖。

    “御天凌,就算你是元帅,也请不要如此不尊重。我说了,我对你没兴趣,更没兴趣和你玩替的游戏!”

    “你呀……”

    御天凌叹息,走到风清影前,认真地凝视着她着火的双眸。

    风清影偏开头,不与他对视。

    “影儿,我知道是你,你还要再隐瞒下去么?”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声音僵硬,却依然倔强地不肯承认自己的份,风清影极度别扭地撇开头,却不再迈开步伐。

    不得不对自己承认,她心软了,也心动了。

    听着他叫影儿,听着他用这样笃定的口气说已知道她的份,心里狂涌而上的欢乐让她忍不住想要跳起来。

    原来他和追风一样,都已经看出面具下真正的她。

    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何之前都不问她,偏偏还让梁百草提出成亲的事

    “影儿,这几我一直觉得你就在我边,所以我留了心,发现你居然就在我面前,可是我却不知道。你一定想不到,我心里是多么的喜悦,那样的心,到现在想到,依然激万分。”

    “知道是我,还串通师父来耍我!”

    风清影气恨地横了御天凌一眼,把自己恼羞成怒的原因都归结到他头上。

    实在是太丢脸了!

    御天凌探手拥住风清影,低沉的笑声在膛里震动,浑厚而磁,在风清影耳边响起。

    “影儿,我想娶的,只有你一个人!上次成亲,我不知是你,你不知是我,这一次,我希望能重新给你一个婚礼。不是娶风清影,而是娶你,这个人,这个灵魂,这个让我得神魂颠倒的小女人。你愿意嫁给我么?”

    风清影抬眸,对上御天凌晶亮的眸子,那样专注,那样深

    可是为何,她觉得他的话,意味深长?

    ***

    唔,月影这个月打算拼金手指,尽量多更,亲们得空冲个咖啡留个言,推荐下下啥的给个鼓励下哈。。

    当然,如果有荷包,就更美好了,呜哈哈。。

    PS:花飘雨的发展就这么定了哈,虐虐她,最后再虐死她。。

    提醒:过程中,可能依然会使坏,但是不会起到太大影响,催化下影儿和小凌子的感也素很好滴。。

    对手指。。

    PS2:同学来了,晚上又去吃饭了,然后K歌,这章更了,手头没稿子,明天才能码字更新,大叫表等哈。。

    晚安,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