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一阵晕眩,风清影体摇晃了几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苦笑了下,风清影毫不犹豫地摸出几根针,刺入自己头上的位之中。

    这是她的应急之法,在换血之前,她已经将所有的可能都考虑到了,生怕出现哪怕一点点的差错,就会后悔莫及。

    她上的毒本就很轻,加上调配的药物压制,已然快要失去了七断魂的功效。

    但是刚刚那样的透支精力,再度引发体内残余的毒素,进行最后狂猛的反扑。

    风清影***头上的几根银针,皆是刺激大脑的位。

    这样的方法,是揠苗助长,对大脑损伤极其严重,若是经常被这样过,必然变成白痴。

    好在风清影只是此刻应急,是以梁百草虽然脸色很难看,却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时刻,确实是以换血为主,其他的事,可以稍后再说,不过梁百草心里已然开始盘算,要配哪些药材,给风清影好好补补。

    银针过,刺激大脑潜力,风清影再度集中精神,时刻关注着换血的过程。

    感受着血流的位置,风清影快速地变换着银针的位置,将已经流出御天凌体的毒血死死地锁在花飘雨体内。

    直到御天凌上最后一根银针拔掉,毒血完全清除。

    风清影动作干脆利落地割破绑住两人手掌的纱布,任由花飘雨干净的血喷了整张铺。

    她宁可让御天凌的体虚弱一段时间,慢慢补血,也不想再有一丝一毫的毒血进入他的体里。

    至于花飘雨的血,浪费了也无所谓,就让她慢慢流着吧。

    “丫头,成功了么?”

    梁百草的声音有些紧张,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已经收紧了。

    风清影的子猛然摇晃了一下,扶着坐倒在边,只觉得大脑一阵阵的晕眩,再也无法控制。

    只是脸上,却是轻松而放心的笑容。

    点头,一下又一下,半点不见平淡定的模样。

    “成了,老头,我成功了,他不会有事了,不会有事了,太好了……”

    她治好了他!

    他不会死了,不会在她面前走向死亡!

    不自觉地,泪流了满脸,看着上的御天凌,又哭又笑。

    梁百草无声地叹息,这还是那个总是一脸淡然如风,仿佛什么事都尽在掌握的臭丫头么。

    什么时候起,她对小家伙的感居然这么深了?

    眸光转向花飘雨,梁百草心里责怪起自己,不该将他们两个往一起拉的,看看现在的况,怎么是一个混乱可说。

    扶着风清影到了桌边坐下,梁百草将花飘雨的伤口处理好。

    毕竟是小家伙的侧妃,无论他是否怪责,都不能这么听之任之地让她流血而死。

    等小家伙问起,就说是他的主意吧!

    打定了主意,就要转头找风清影串供,却发现她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股心疼的感觉涌上来,梁百草拿了御天凌的外袍给风清影披上,想了想,将她抱起来,送回到她的帐篷。

    将风清影放到上,梁百草眉头皱起来,察觉到不对。

    以臭丫头的警觉,早在他碰到她的第一时间就应该醒了,可是此刻,却依然睡得深沉。

    这种况……

    梁百草老眼眯起来,闪过精锐的光芒,抓住风清影的手,用银针扎破了她的食指。

    凑到鼻端,闭上眼睛细细地嗅闻。

    淡到几乎无法察觉的甜香味道,似有若无地传出来。

    还好,毒素只有一点点,已经快要清除了,想必是这个丫头为了试毒所以沾了一些,她会有分寸的。

    将风清影安顿好,梁百草回到御天凌的帅帐,看着歪歪斜斜地倒在上的两个人,眼睛转了转,又将花飘雨送回了她的帐篷。

    御天凌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体似乎变得轻松了,不由得奇怪地皱眉。

    转眸,梁百草坐在桌边。

    “前辈,孟医师呢?”

    嗯,不错,刚醒就问臭丫头,看来两个人之间有戏。梁百草拈着胡子,非常满意地点头。

    “去休息了,为了给你解毒,她付出的代价可大了。”

    “什么?她怎么了?”

    御天凌猛然跳下,冲到梁百草前,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眼底焦急的神色一览无遗。

    梁百草呲牙,用力拍开御天凌的手。

    “臭小子,就算你急,也要顾及我老人家的老胳膊老腿能不能经受得住你这么折腾吧!放心啦,丫头没事儿,只是累了,去睡了。”

    放松下来,御天凌才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割裂一般的刺痛。

    抬手,就看到自己的掌心两道深深的伤痕。

    怎么会这样?

    虽然不明白,但是心里却直觉不对,顾不得招呼梁百草,御天凌便冲出帅帐。

    看到安安静静地睡在上的风清影时,仿佛一瞬间便安定了。

    只有她在的时候,他才能找到这种家的感觉。

    />  走上前,握住风清影的手,翻开,看着光洁如玉的掌心,御天凌一颗忧急的心缓缓平复下来。

    “影儿……”

    叹息般的呢喃声,轻柔地地在帐篷内响起。

    御天凌缓缓地伏低了子,温柔地捧着风清影的脸颊,一下一下亲吻着她的额头,脸颊。

    他不想再顾忌任何事,只想真真切切地拥她入怀。

    如果她顾及失去清白的事,他就永远不提,等着她放下负担。

    他要的,是她,这个人,这个灵魂。

    “我的影儿,醒来……”

    呢喃着呼唤她,想让她醒来,想让她也如他这般拥抱着他,将彼此深深地拥入怀里,拥入心底。

    风清影没有回应,依然沉沉地睡着,呼吸绵长平静。

    御天凌皱眉,不解地抬头看着她,影儿平警醒,万万不会在这样的况下依然沉睡。

    怎么回事?

    是不是……

    想到自己之前昏睡的症状,御天凌心底突然涌起强烈不安,猛然站起,就要去找梁百草问清楚。

    但是想到梁百草的镇定,又强自压抑自己的绪,应该不会有事。

    不,是一定不会有事。

    扯了扯被子,给风清影盖好,御天凌将一边的灯吹熄,回了自己的帅帐,坐到梁百草旁边。

    “前辈,告诉我,她为何会昏睡不醒,是不是,为我试毒?”

    梁百草扬高了一边灰白的眉,没想到小家伙居然还聪明的,居然这么快就猜到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她的况,也是中了轻微的七断魂的毒素。”

    “七断魂?要不要紧?”

    “放心吧,那丫头只是沾了非常微少的毒素。”

    “那就好!”

    御天凌这才真正放下心来,有心向梁百草了解一下他和风清影怎么会走到一起,并且成了师徒。

    “前辈,你和孟医师是怎样相识的,半年前通信,你还说没有徒弟。”

    梁百草眼睛转了转,斜眼打量御天凌。

    “我说小家伙,从没见你对哪个女子这么上心,怎么,相中我家小徒弟了?如果你真喜欢她,我就帮你提一提,我看丫头对你,也不是无。”

    自然是有,两个人本就是有人。

    御天凌心里暗自好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假装很惊喜。

    “真的么,那就劳烦前辈了!”

    梁百草转头,捋着胡子,仔细打量着御天凌,嘴里啧啧有声,摇头感叹。

    “小家伙,你从来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别瞒我老人家,你是不是认识那个臭丫头。”

    御天凌莞尔,轻轻地叹息。

    “是,我认识她,不过不认识孟雨,而是她面具后的真容。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妃,我最的人。”

    “乾王妃?”

    梁百草这次是真的震惊了,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御天凌。

    御天凌苦笑,点头。

    “是,她是我的王妃,因为一些事离开,我不知道她怎么会遇到你,还这么巧的来到军营。”

    梁百草恢复镇定,点头,脸上的笑容很满意。

    “难怪我就觉得这丫头对你的关心非比寻常,原来如此。还好我在山里的时候把她拐来了,不然小家伙你这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前辈,你是说,我的毒本是无解?我手上的伤……”

    “是,七断魂本就是无解的药,若非丫头给你成功换血,你会直接睡死过去。”

    “换血?换了谁的血?”

    梁百草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实话说出来。

    “花飘雨。”

    ***

    谢谢yalib亲亲的花,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