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影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靠近,轻轻地拥住御天凌。

    “凌,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他睡了?”

    梁百草撩开帐门走进来,假装没有看到风清影的动作,帮着她将御天凌扶到上躺好。

    “要开始了么?”

    “还没有,等一个人!”

    风清影嘴角勾起一抹笑,转头看向帘门。

    应该快来了!

    “请留步,王爷吩咐,未经许可,不得入内!”

    “今是王爷叫我过来,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拦我!”

    “我们并且接到王爷的命令,你不能进去!”

    门外的对话声响起,风清影扬高了柳眉,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带着几分淡淡的邪气。

    “怎么是她?小家伙知道么?”

    梁百草两条灰白的眉皱起来,有些担忧地瞥了一眼风清影。

    他虽然也不待见这个小女子,但毕竟是小家伙的侧妃,若是以她为药引,小家伙清醒之后,会不会发怒?

    若是牵连了臭丫头,就得不偿失了。

    “老头,放心吧,他不会有意见的,准备一下,我们要开始了。”

    风清影说完,也不等梁百草回答,便走向帐篷门口,掀开帘子,走出去。

    “怎么又是你!”

    花飘雨正生闷气,抬眸却看到那个讨人厌的孟雨从御天凌的帐篷中走出来,心里的火气更重,愤怒地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质问。

    风清影脸上的笑容格外清浅,却非常明显地意味深长,看着花飘雨,眼神写着几分不屑。

    “你不知道,我可以随意进出帅帐么,这是我的特权!”

    “你说什么!”花飘雨咬牙切齿。

    “啧啧,年纪轻轻的,听力居然就变差了,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担心,等你老了的时候要怎么办。”

    花飘雨狠狠地握紧拳头,努力压下心底的怒火。

    她本就是被特别训练出来的密探,有着坚韧的意志,只不过终究脱不了女人的一些毛病,所以在遇到风清影和御天凌之后,频频出现强烈的绪波动。

    因为嫉妒,更因为自己求之不得。

    不过在孟雨份的风清影面前,她却恢复了应有的理智,只是冷冷地看了风清影一眼。

    “王爷遣人召我过来,你们一个两个,胆子都包了天,居然连王爷的命令都不听了,信不信我禀告王爷,治你们以下犯上之罪?”

    “哎呀,我好怕呀!”

    风清影夸张地拍着口,后退两步,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

    “你用不着拿王爷来压我,王爷想不想见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若是我不高兴,你连这道门都进不了!”

    “你……”

    花飘雨狠狠地握紧了拳头,气得无法成言。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在这个小小的医师面前,她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就像在风清影面前时,无论如何,她都无法冷静。

    深呼吸,再呼吸,花飘雨脸上扯出几分笑容来,只是眸光深处,却冷得骇人。

    “孟医师,劳烦你,帮我通禀王爷一声,就说我在帐外等候。”

    心底翻江倒海的怒火,明明就在御天凌门外,明明她说话的声音,里面的人都能够听到,他却纵容这个小小的医师如此为难她。

    那的话,在他心里,终究是起了作用了吧!

    想到这里,花飘雨的心放松了一些,不再那么纠结,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风清影通禀。

    毕竟,她确实是应御天凌召唤而来,这一点,便是她可以有恃无恐的筹码。

    风清影冷哼一声,撩开帐帘,束手让客。

    “你不需通禀王爷?”

    花飘雨眯起眼,死死地盯着风清影,刚刚压制下去的怒气又涌上来。

    这个该死的孟雨,明摆着是耍她!

    “自然不需要,我能够随意进出帅帐,放一个两个不相干的人进来,元帅自然也不会怪我。”

    不要动气,不要动气!

    花飘雨在心里默默地警告自己,狠狠地瞪了一眼风清影,从她旁边走进帅帐。

    风清影嘴角勾起一抹冷沉的笑意,手中银光一闪,向着花飘雨袭去。

    花飘雨虽然不曾习武,却也经受过训练,此刻下意识地向旁边闪开,转头,怒目而视风清影。

    “你想干什么,谋杀乾王妃,你好大的胆子!”

    “乾王妃?”

    风清影微微偏着头,打量珍奇动物一般看着花飘雨,脸缓缓地凑向花飘雨,压迫十足。

    “妹妹,你确定?花飘雨,你配做乾王妃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风清影恢复自己原本的声音,还有眼神和语气,让花飘雨瞬间明白了,眼前这个所谓的孟雨孟医师,竟然就是失踪的风清影。

    猛然抬头看着风清影,不敢相信自己最恨的敌人就在眼前,而她却没有发现。

    一愣神间,风清影的脚下踏着诡异的步伐,猛然绕到了花飘雨的

    边,手中的银针毫不偏差地刺进了花飘雨颈项间的大

    不等花飘雨反应,风清影连着几针,刺进她的脖颈里。

    接住花飘雨软倒的子,风清影拖着她到了边。

    花飘雨已然陷入半昏迷的状态,由着风清影将她拖到边,丢在了上。

    “老头,我需要脱掉他们的衣服方便落针,你不介意吧!”

    梁百草翻了个白眼,哼了两声。

    “我老人家的年纪都能做她的爷爷了,有什么介意的,快点,别耽误时间了!”

    风清影耸耸肩,干净利落地剥掉了花飘雨浑的衣物,将她的体做出盘膝坐在上的姿势。

    梁百草已经知道治疗的步骤,也将御天凌的衣服脱掉,改成盘膝而坐。

    他的面前,便是药引,花飘雨。

    风清影拿出准备好的匕首,进行简单的消毒,然后将御天凌和花飘雨的手心都割破。

    四掌相对,伤口紧紧地贴在一起,用纱布紧紧地缠住。

    “老头,我要开始了,这过程中,不能有丝毫的偏差。我已经在帐外安排了足够多的先锋队士兵,足以保障这里的安全,至于帐内出现的突发状况,就需要你多留意了。”

    “放心吧!”

    两个人的目光,同样的沉凝,流转间,是托付一切信任。

    风清影将自己的药囊摊开,里面密密麻麻,都是长短不一的银针,细数下来,竟是不下几百根。

    梁百草咋舌,没想到风清影对针灸的造诣,竟是登峰造极的高深。

    风清影将摊开的药囊放在最合适抽取的地方,深呼吸,凝神盯着御天凌的体,静静地平缓自己的心跳。

    呼吸慢慢变得悠长,心跳也变得缓慢。

    这一刻,风清影的生命气息都仿佛放缓了,整个人沉入一种非常奇妙的境界之中。

    仿佛一眨眼,又仿佛过了许久,风清影动了。

    修长的手指从药囊上方划过,指间便多出十数根银针,然后飞速地按照固定的轨迹***御天凌的位之中。

    手指若宛若穿花蝴蝶一般飞舞,动作优雅却迅如闪电。

    一根接着一根,只一眨眼的功夫,御天凌的上便布满了银针。

    脚步一转,风清影站到花飘雨的后,药囊也在转的瞬间从这边转移到那边。

    又是相同的动作,唯美而让人震撼,花飘雨的上也插满了银针。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风清影仿佛从水里捞上来的一半,上被汗水完全打湿,衣衫都湿透了。

    几百根针,不仅要有极快的手速,还有集中全副精神,眼手心合一。

    庆幸的是,她未曾行错一步,也尽快地完成了这个步骤,大大地提高了换血的成功率。

    “丫头,这样就在换血了么?”

    风清影点头,目光不曾稍离,紧紧地盯着赤.的两人,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毕竟,事关御天凌的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风清影仔细地掐着时间,担心自己陷入昏睡。

    这几天她也同样服用了自己调制的压制毒的药,所以才能够少昏睡一些时间,今为了换血,特意换了御天凌的药,让他早早陷入昏睡中。

    风清影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等不到他们换血完毕,就支撑不住。

    头脑一阵晕眩,风清影体摇晃了几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风清影苦笑了下,毫不犹豫地摸出几根针,刺入自己头上的位之中。

    ***

    谢谢yoyo的花束和荷包,么么哒。。

    今天先更新一章,月影出去才回来,大家早点休息,明天再一起来哈。。

    另:月影对花飘雨并没有设定死,现在有两条,一时这次毒血换过去,就让她死了,另外一种,影儿给她药,让她吊着,然后虐虐,再整死她。。

    对手指,貌似怎么都是死,不过坏女人,还是要狠一点,亲们要哪种,留言哈。。

    你们,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