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御天凌很奇怪,这是风清影反复确认之后,终于得出的确定结论。

    为什么呢?

    那他带着花飘雨离开,一直都没见到人影,直到中午即将陷入昏睡的时辰,他才回到帅帐。

    睡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御天凌再次失踪,直到半夜。

    若非他乖乖地回来喝药,风清影绝对会满世界地通缉他。

    然而接下来的两天,风清影就处于见不到御天凌人影的状态之中,除了喝药和昏睡时。

    不过他昏睡的时候,她也要回到帐中昏睡,两天中,两个人见面的时间,竟不足半个时辰。

    风清影想到这儿,就忍不住磨牙。

    七断魂的解药还没有研制出来,若是真的无法解毒,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历历可数了,可是此刻,却出了这样诡异的状况。

    她丝毫不怀疑御天凌和花飘雨在一起做了什么怀疑,唯一的可能就是,花飘雨说了什么。

    这个时刻,风清影已经忘了,她顶着的是孟雨的面容。

    而御天凌和孟雨,本就没有什么瓜葛。他躲的,本就是藏在面具之后真实的她。

    第六了,风清影端起自己的药碗,安静地喝下。

    明就是七断魂的最后期限,虽然她对自己调制的药有信心,相信必然能够让御天凌支撑半个月以上,但是她不敢拿御天凌的命去赌。

    事到如今,只有最后一个办法,说不得,要试一试了。

    “丫头,想到解毒之法了么?”

    梁百草进了帐篷,走到风清影的桌边。

    不过短短几天时间,梁百草却好像已经苍老了十岁,灰白的鬓发变成银白,眉梢眼底藏了深深的无奈。

    这几,他并未在军营,怕自己表露出异常,被那个眼睛尖锐的小家伙看出什么来。

    到了今,再也无法按捺自己心里的交集,一大早便跑来了。

    “想到了!”

    “真的?小家伙,你是天才!”

    梁百草眼睛蓦然灿亮,握着风清影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

    “你够了!”

    风清影挑眉,用力拍开梁百草的手,狠狠地横了他一眼,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忧心。

    这个时刻,她需要别人的坚信和笃定,来安定她忧虑的心。

    “快说快说,是什么样的解毒之法,要知道,那可是七断魂!”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风清影的冷言冷语,却浇不息梁百草心头的火,一个医者,对于能够解开一样传说中才有的毒药,有着无与伦比的强大执念。

    “臭丫头,别吊胃口,快说!”

    “换血!”

    “什么!”

    梁百草跳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风清影。

    不怪他如此震惊,换血这个方法,古已有之,但是没有谁真正成功过。

    换血,顾名思义,就是将人体中的血换掉。

    而方法,则是将两个人的掌心割破,伤口相对,用特殊的方法将一个健康人全的血液,导入中毒的人体内。

    而毒血,自然就进入了另一个人的体。

    只不过,这样的方法,太过危险,稍有不慎,两个人便都会中毒。

    更严重的话,两种血液混杂在一起,甚至会当场暴亡。

    梁百草半生行医,阅古籍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成功的例子,都是悲剧收尾。

    眉头紧紧皱着,梁百草坐到桌边,满脸凝重,口气也是难得的严肃正经。

    “丫头,换血这法子,从没有人成功过!”

    “我知道,可是除了这个法子,还有什么办法能解七断肠?也许有,给我时间,我能研究出来。问题是,我们没有时间了!”

    风清影平静地看着梁百草,神色淡定到漠然,只是话中,却流露出浓浓的苦涩。

    “老头,我不想拿他的命冒险,可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梁百草沉默了,许久没有开口。

    “丫头,你有几成把握?”

    “七成!不过,我不会让那三成不成功的几率露头的!”

    “有人选了么?”

    脑海中闪过花飘雨冷得意的笑脸,风清影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

    “已经有一个绝好的人选!”

    梁百草看着风清影的笑容,非常明智地没有去问。

    他是医者,有着一颗济世救人之心,但是他也并非多么良善之辈,带着游戏人间的心态行走名山大川,早已经见惯了生死,将小家伙的命和陌生人的命一起放在天平上,没有一丝迟疑,梁百草便支持了风清影的做法。

    更何况,看到风清影的表现,那人明显是臭丫头讨厌的人,更不需要手软了。

    “需要我帮忙么?”

    “也好,今夜我会趁着他陷入昏睡的时候进行,到时候,你帮我在旁边盯着好了。”

    “放轻松,臭丫头,一定会成功的!”

    “废话,也不看看我是谁!”

    风清影和梁百草轻松地笑闹着,心底却是

    压抑着,几乎无法喘息。

    怎能轻松呢?

    即便只有三成的败率,也是御天凌的命!

    戌时末,风清端了药到御天凌的帅帐,将药递到他的手中。

    御天凌接过药碗,没有马上喝,而是放在桌边,看着风清影,一副言又止的模样。

    这两天,他一直刻意地躲着她,只因不知如何面对。

    可是到了吃药的时候,他却控制不住脚步,乖乖地回来,不想让她担心。

    也是控制不住内心,想要见她的渴望。

    想看到她,想拥抱他,想将她紧紧地圈在自己的世界里,永远无法离开,再也不让她经受任何风雨。

    两天的躲避,他已经想得很清楚,无论是为何,她失去清白,他都不会介意。

    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定论,毕竟,风清影与他缠绵一夜便离开,这样的举动,在御天凌眼中,是明显的逃避。

    她必然是遇到了不堪的事,无法再留在他边,所以才不告而别。

    影儿,你可知道,我虽然会难过,会遗憾,但是比起你永远从我生命中消失,你是否是清白之,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要的是你这个人,这个魂……

    “元帅有话要对我说么?”

    风清影静静地凝视着御天凌,她看得出他有话想说,而她,有几分期待。

    “是,我有些话要告诉你!”

    “你说,我听!”

    两人一问一答,对话方式已经与往截然不同。

    风清影却没有发现异样,两天多的躲避猜测,已经让她失去了平静,多了几分忧急,不自觉地,便流露出最真实的模样。

    “我知道你……”

    几个字出口,御天凌猛然顿住。

    他要说什么呢,说他知道面前的孟雨就是风清影,知道她为何要带着面具不肯以真面目见他,知道她必然是遭遇了不幸的事才失去清白……

    他要说这些么?

    他要告诉影儿,自己已经知晓了她的不堪么?

    影儿那样骄傲的一个人,能够换一张容颜出现在他面前,已经是极其不易的事了吧!

    若是他说这样的话,她怎么还会再留在他边!

    “王爷,你知道什么?”

    风清影的眼眸已经慢慢开始发亮,期待的心轻轻地揪紧,一片温柔。

    御天凌却微笑着摇头,眸光中,多了几分温柔。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是否想到了解毒之法,仅此而已!”

    风清影眸子中发亮的光芒黯淡下去,强笑了一下,别开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样明显的失望……

    御天凌突然想,她是不是在期待着自己能够认出她。

    毕竟,自己心上最重要的人就是她,只是却一直没机会证明。

    而一个人,就是会随时随地,就能够认出她吧!

    叹息一声,御天凌笑着抬眸,深深地凝视着风清影,看着她明显有些不安的模样,喟叹似的呢喃。

    “影儿……”

    下一刻,头脑中涌起一阵眩晕的感觉。

    怎么回事,最近这两天不是已经延迟了一个多时辰才会晕倒么,今怎么这么早,不是才刚刚亥时么?

    “影儿,我知道……”

    强撑着想要告诉她,知道面前的人是她,可是却没机会说出口。

    大脑中一片晕眩,御天凌扶着头,砰的一下趴倒在桌子上,陷入深沉的昏睡。

    风清影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靠近,轻轻地拥住御天凌。

    “凌,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

    吼吼,大家都看出来换血的炮灰是谁了吧。。

    亲们,留言投票哈。。

    是这段时间就把花飘雨写死,还是再留着她,让她受苦受难,然后被人抛弃神马的,死命的虐虐。。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