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勇城城西十里,嘉勇山前的军营,御天凌所带的军队已然进驻,井然有序地忙碌着,而御天凌,则召集了高阶军官到帅帐,共商军

    苏怀胜虽是城守,在军中,却并无官职,陪坐在一边。

    御天凌居于首位,收起了与梁百草一起时的随意,也少了在顺天城时疏离冷漠的笑,满脸严肃。

    “大秦军队有什么动静?”

    坐在左侧的嘉勇城守军将领许明令出列,恭谨地行了军礼。

    “大秦军队以秦逢为帅,领军十万,驻扎于嘉勇城外百里处,背倚周林峰天险,左侧是周林江。依仗着天险,秦逢极其狂傲,营帐集中于周林峰前,中军及左右营驻扎地极近。”

    “愚蠢!”

    御天凌冷哼一声,对于秦逢的做法,表示出极其明显的不屑。

    他从十五岁上战场,虽不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取,却从未做出如此愚蠢的布置。

    “大秦军队最近有什么动作么?”

    “只在半月前有几次小规模的战役,互相试探,最近几都没有其他动静。据探子回报,大秦军队照常练,秦逢未曾露面,去向不明。”

    “去向不明?”

    御天凌眉头皱起来,想不通秦逢在这样的时刻,怎么会几不出现在军营之中。

    要知道,军队之中,主帅虽然不是唯一的将领,却是最重要的。

    领军之帅也好,精神支柱也好,必然能够鼓舞士气。

    此时不在军队之中,让御天凌忍不住猜测,秦逢宇是否暗地里在策划什么谋。

    “是,秦逢已经几没露面,我们的探子曾经多次巡逻到帅帐,都不见秦逢踪影,几乎可以确定,他并未在军营之中。”

    “继续监视!”

    “是,王爷!”

    “邵子骞!”

    御天凌看向右侧为首之人,后勤督管,单薄得似乎一阵风便能吹走的男子。

    “卑职在!”邵子骞出列,恭谨地施礼。

    “嘉勇城粮草还有多少?”

    “回王爷,朝中重视边关战事,嘉勇城粮草储量丰富,足以支撑十万军队一个月所需,后续粮草已经申调,不就将抵达嘉勇城。”

    “大秦的粮草呢?”御天凌凝眉。

    帐中一片安静,嘉勇城的军队首领皆面面相觑,最后目光落在邵子骞上。

    邵子骞抿紧了嘴唇,有些狼狈。

    一撩衣袍,邵子骞跪倒在帅帐中央,深深地低下骄傲的头颅。

    “属下并未探查出大秦的粮草所在,请王爷降罪!”

    “起来!”御天凌声音冰寒。

    邵子骞起,站在帅帐中间,第一次觉得压迫。

    心里却有几分不甘,他就任后勤督管不过一年多时间,并未见过御天凌,也不知道他的行事方式。

    但他自认勤勉有道,那粮草所藏甚为严密,派出众多探子,却依然无功。

    邵子骞知道自己有错,但却不觉得是自己一个人的错。

    御天凌冷眼睨着邵子骞,明了他的想法,鼻中冷哼一声,眼神不屑。

    “大秦的粮草,藏于周林峰一处山谷之中,有一万军队把守,乃是天险,进退无功,共有二十万担粮草,足够十万人吃一个半月。”

    所有人都怔愣地抬头看着御天凌,有些不敢相信。

    他才刚到嘉勇城,竟然已经如此熟悉大秦的兵力分配况,而他们……

    邵子骞猛然跪倒在地,脸涨得通红。

    “苏怀胜,将嘉勇城粮草分三处存放,地点你们决定,要隐秘安全,且方便两处驻地取用。”

    “卑职领命!”

    “许明令!”

    “卑职在!”

    “征集千名死士,攀援绝壁,火烧大秦粮草,不死不休!”

    “卑职遵命!”

    “冯有才!”

    “卑职在!”

    “严密布防,一早晚,各半个时辰练兵,其余时间,约束士兵,不得擅离职守!”

    “是!”

    一条条消息颁布下去,众将领皆领了命离去,最后,帐中只剩下御天凌和梁百草。

    看着御天凌眉宇间的疲惫,梁百草无声叹息。

    “小家伙,行军打仗,谋略固然重要,体也要跟得上,若是你垮了,这十万人让谁去指挥!”

    “前辈放心,我笑得!”

    “不行,我要马上回去,让小徒弟带着药过来,给你好好调养一下。”

    说风就是雨,梁百草不等御天凌拒绝,起就走出帅帐。

    御天凌苦笑着摇摇头,点了两个机灵的事,除了营帐,往嘉勇山而去。

    他要去探查一下,看嘉勇山是否有疏漏之处,若是大秦从嘉勇山摸过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想要毁对方粮草的,绝不止他一人。

    “王爷,你要去哪里?”

    出营时遇到许明令,便问了一下。

    对于他,御天凌是存着欣赏才之心的,脸色便也柔和了几

    分。

    “我到嘉勇山上去看看!”

    “王爷,多带些人过去吧,离了营,四处都是大秦的探子刺客,不安全!”

    傲然地一笑,御天凌微微摇头。

    “不必了,我只是去看看,两个时辰便回。”

    “王爷的安危,事关嘉勇城,系战局,不可任意妄为,请王爷带上一队士兵,也好有个照应!”

    御天凌扬眉,看着许明令,蓦然笑了。

    “好!你帮我挑一百人,一炷香之后,营门处集合。”

    “卑职遵命!”

    站在大营外,御天凌手指无意识地卷着追风的鬓毛,虽然强迫自己思考战局,却不受控制地想起那个不声不响离开的女人。

    “王爷!”

    转头,是许明令亲自带着人前来。

    “走吧!”

    一路纵马驰骋,到了嘉勇山下,抬眸遥望,一片萧瑟的景象。

    嘉勇山绵延十里,地势陡峭,极难攀登,此刻正值秋末,漫山遍野的落叶,铺了厚厚的一层,萧条的树枝努力向上伸展着,不屈地立着,峥嵘的气势。

    也只有这边关之地,才有这样风骨凛然的树,还有这萧瑟大气的风景。

    “王爷,嘉勇山山势陡峭,我们派人探查过,并无路径通山顶,所以只派了少量的士兵驻扎,以监测四方。”

    “带路,我们到哨岗去看看!”

    “是,王爷!”

    一行百余人,在许明令的带领下,一路蜿蜒向上,慢慢向山顶接近。

    侧方一里处,一个猎户装扮的人小心翼翼地缩在树后,仔细打量着一队人马,数清人数之后,悄然退了下去。

    三里外,一处看似无人的小山坳,在猎户走过去之后,影影焯焯出现了一些人。

    见是他,便一路通行,到了一个小帐篷前。

    “参见元帅!”

    “何事?”

    “刚刚探知,许明令率小队人马上山,方向,山上哨岗。”

    “许明令?”

    帐篷一撩,走出一个双眸狭长,面色冷的男子,竟是大秦军营中几未现的秦逢

    他竟然出现在天御境内,靠近军营如此之近。

    “召集人马,分散行动,目标,围堵山上哨岗,势必要将许明令留在这里!”

    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秦逢眼中是燃烧的野心。

    许明令,既然你敢自己送上门来,我便送天御一份大礼,失去了你这个领军将领,想必御天凌会很心痛吧!

    待我在这嘉勇城立了大功,朝中那些老家伙,还有谁敢支持秦逢宇。

    施施然地在近侍卫的守护下向山上爬,秦逢满心打的好算盘,已经预见到自己光明的未来。

    一路上,清除了分散开来的几个天御的斥候,秦逢带着五千人马摸向山顶。

    “报元帅!”

    “说!”

    探子跪倒在地,体细微地颤抖着,却依然力持镇定,将况汇报。

    “禀元帅,一名天御斥候冲破绞杀,重伤而逃。”

    “你说什么!”

    秦逢猛然欺近探子,掐住他的脖子,一双冷的眸子泛着淡淡的红光,恶狠狠地盯着他,满眼杀气。

    “元帅饶命!”

    秦逢收紧手上的力道,脸颊有些扭曲。

    “饶命?若是军中,尽是如此无能之辈,我大秦以何振声威!”

    “元帅,手下留!”

    淡缈飘忽的声音响起,一脸狰狞的秦逢竟真的放开了探子,转眸看向一边全拢在黑袍中的人。

    “军师为何求?”

    “元帅,当务之急,是急行军,莫要让天御有了防备,至于惩罚失职之人,待我们完胜归来不迟。”

    “军师所言有理,来人,紧急行军!”

    命令被传下去,大秦士兵加快了步伐,向着山顶的哨岗近。

    而御天凌,还不知道危险来临。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