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勇城相汇(荷包加更ing~~)

    “臭丫头,你又给我下了什么毒!”

    大路上,一个布衣老头躺在地上,狼狈地大吼,双眼悲愤地看着面前悠然自在地站着的少年。

    风清影居高临下地看着依然不长记的梁百草,脸上的笑容越发地莫测。

    “我说老头,你总是不长教训,告诉你多少次,不许再叫我臭丫头!”

    梁百草眼底掠过一抹得意,脸上却很是不屑。

    “你本来就是臭丫头,不这么叫你,你告诉我,要怎么叫你。”

    风清影扬眉,蹲下,和梁百草近距离对视,蓦然露齿一笑,阳光灿烂,明媚到极点。

    “我不介意你叫我臭小子!”

    梁百草被噎得翻了个白眼,横了风清影一眼,咕哝着。

    “还不是一样臭!”

    “怎么,不想解你上的毒了?”

    恨恨地咬牙,心里默念十遍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梁百草终于平顺了心气。

    “这次又是什么毒?”

    “简单!”

    风清影支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梁百草,从他的药篓中扯出一根颜色偏黄的小草。

    “易黄草?怎么可能!”

    梁百草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大吼,据他所知,易黄草乃是极其平常的药草,通常作为辅药加入药方之中,从未听说过以易黄草为主料,却能做出毒药的方子。

    “怎么不可能,如果易黄草没有制成毒药,你怎么会躺在这里!”

    梁百草老练一红,才又想起自己此刻的处境。

    “喂,臭小子,赶快给我解毒,我们已经耽搁很长时间了,如果再不赶到军中,治你个行军不利的罪,到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风清影斜眼瞪着梁百草,也不说话,就那么默默地用眼光谴责他。

    梁百草一张又红转白,再由白转红,最后红得发紫,眼神发飘,转啊转地,就是不看风清影。

    他才不承认行军不利是他的原因,坚决不承认。

    风清影继续看着他,双手撑在下巴上,好整以暇地等着。

    梁百草红得发紫的脸更加紫涨,鼻子里都喷出气来,气呼呼地狠狠瞪着风清影。

    我瞪,我用力瞪,我把你那可怕的眼神瞪回去。

    许久,梁百草败下阵来。

    “好了好了,我承认错误还不行么?是我有事儿没事儿地挑衅你,然后又技不如人,总是被你放倒,然后就钻进你的药方里出不来,耽误了行程。”

    风清影微笑,点头。

    “继续!”

    梁百草恨恨地瞪一眼风清影,委屈得胡子都撅了几下。

    “我说臭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我老人家已经很低声下气了。赶快把我拉起来,然后乖乖地把药方送上来,我老人家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么普通的易黄草,怎么就能够研制出如此奇特的毒药呢!”

    “可是我还没研究出解药,怎么办呢!”

    风清影非常无辜地看着梁百草,眼睛眨啊眨地,天真到了极点。

    梁百草一张老脸一下子垮下来,哭无泪。

    “臭小子,你诚心整我的是不是?”

    “当然不是了,我是为了迎合您老人家的需求,所以才急迫地研究新的药方,供您老人家深入研究,造成这样的结果,怎能怪我呢!”

    “那你还不赶快把我扶上马车!”

    梁百草的怒吼声中,风清影轻轻地笑开来,从袖中掏出一个药瓶,细细地拈了一点药粉,弹在梁百草的鼻端。

    “好了,我们赶紧出发了,再耽误下去,边关的仗都打完了,还要你这个神医做什么!”

    梁百草在地上蹭了两下,唔,体能动了,赶忙爬起来。

    “臭小子,药方呢,快给我研究一下!”

    对天翻了个白眼,风清影将药方塞进梁百草的手里,然后熟门熟路地扯着他的衣袖,就像牵着一个小孩子一样,两人上了马车。

    一路就这么行行走走,到了嘉勇城外。

    “臭小子,嘉勇城里,处处都是士兵,百姓也骁勇,你收敛一点。”

    顶着一张黝黑的脸,风清影笑出一口白牙。

    “老头,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瞪了那张黑乎乎的脸,梁百草很是嫌弃了一番,明明是个清俊少年的男装扮相,偏偏涂黑了一张脸蛋,成了一副姥姥不疼舅舅不的模样,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当先向着城门走去,梁百草脸上的轻松表收敛,换上严肃的神色。

    掏出一块令牌递给守城的士兵,两人便被恭敬地请进了城守府。

    未与大秦开战,随军大夫很清闲,尤其是梁百草,神医的份,走到哪里,都被人恭敬地对待。

    一个好的医者,在战场上,可以救许多人,尤其是主帅的体。

    有时候,主帅一人的安危,便敌国千军万马。

    仗着梁百草的份,风清影一直很随意。

    在嘉勇城中转悠一下,感受边关大气苍茫的氛围,纵马到草原上肆意驰骋,看天高云淡。

    天苍

    苍地茫茫,野草尽枯黄。

    却是天大地大,任我闯。

    心境开阔,那些感的烦恼,也就慢慢的变淡。

    风清影本就是个洒脱的人,儿女长在她的心里,并不是全部。

    虽然心里总是念着御天凌,担心夜清寒,却也不会整里念念不忘,把自己熬成林妹妹。

    不过悠闲了几之后,一则消息在嘉勇城掀起了风暴。

    也拨动了风清影心底那根深藏的弦。

    御天凌领军五万,正向嘉勇城而来,三之后,大军来到,举城迎接。

    他要来了!

    竟是在这样的境之下相见,这算不算是缘分。

    “喂,臭小子,你这几天心很好?”

    “怎么,老头,你嫉妒?”

    梁百草吹胡子瞪眼,对于风清影的没大没小已经完全没脾气了。

    “我老人家会嫉妒你?哼,赶紧收拾收拾,我们要跟着城守一起去迎接乾王进城。我说臭小子,你没见过乾王爷吧,我和你说,那可是一个英雄少年,翩翩俊雅的风采,却有着冲天的豪气。我老人家欣赏的人很少,对于乾王,却是钦敬有加。要知道,五年前,那还只是一个孩子……”

    说到这里,梁百草轻叹一声,止住了话头,眼神悠远。

    风清影歪头,看着梁百草感慨的模样,不在脑海中想象,御天凌一战甲的英姿。

    不过,这个死老头,为什么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老头,继续说!五年前怎么了,你那时候就认识乾王爷了么?”

    “是啊,那时候就认识了!那会儿乾王爷才十五岁,虽然量长够了,却还稚嫩,披着战甲,脸上的表很严肃。那时候我很狂傲啊,仗着自己一医术,几乎不把世人放在眼里,却偏偏被土匪给打劫了。那一次,若非乾王爷,我这条老命就算交代了!”

    “然后你就跟在乾王爷边,留在军队里?”

    “嗯,我当时许了三次救命机会给乾王爷,没想到那个小家伙却都给了边的人。我当时很不解,要知道,让我出手救人,不是那么简单的。可是三次之后,我还是留在了军队,一次次地救治那些在战场上受伤的人。我很庆幸我留下来了,救了那个小家伙!”

    “救了他?”

    风清影一直静静地倾听,至此,却突然脸色一白,打断了梁百草的话。

    梁百草正沉浸在回忆里,并没有察觉到风清影的异样。

    “是啊,那次大战实在是凶险,乾王爷先士卒,奋勇杀敌,斩敌三百,却被暗箭所伤。我足足护理了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才将他的命从阎王手里抢回来!”

    风清影的体细碎地颤抖着,手紧紧地扣住旁边的廊柱,力持镇定。

    他竟然受过那么重的伤,几乎丢了命!

    闭眼,脑海中是御天凌自青云山归来之后,上那狰狞的伤口。

    那时觉得理所当然,心安理得地便接受了,虽是心疼他的伤,却也知晓并无大碍,因而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她竟然没有发现,他的上,曾经有着这样致命的伤痕。

    梁百草迟迟听不到风清影的声音,转头,看着她虽涂了特质药汁却依然显得苍白的脸。

    “臭丫头,你没事吧!”

    “我没事,老头,我不与你一同去了,你与城守一同去接乾王爷吧!”

    “也好,那你便好好休息,莫要乱跑!”

    “知道了!”

    风清影清脆地应着,看着梁百草的影走出去,自己也紧急打理了一番出门。

    他来了,她要第一时间看到他!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