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假影儿

    顺天城,乾王府。

    花飘雨看着面色惨淡的女子,脸上的笑容沉而冷厉。

    她就不信,还不能彻底打散他们两人。

    她要看着风清影脸上的骄傲被打碎,她要告诉风清影,她所谓的,也不过如此!

    笑眯眯地甩着手中的面具,递给女子,看着她贴在脸上,一瞬间变成那个自己恨之入骨的女人。

    猛然撇开头,深呼吸,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面具,却依然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打击,看着那张脸露出绝望的神

    “等下你就带着这个面具出门,门外有车在等着你。记得,找个地方把自己藏好了,今天的事,永远烂在肚子里!”

    “勤哥呢,你们什么时候放勤哥回来!”

    修长的指甲轻柔地刮过那张熟悉的脸,花飘雨的笑容有几分扭曲。

    “放心吧,只要你乖乖的听话,你的勤哥不会知道你伺候了别的男人的!记得,乖乖听话哟!”

    虽然带着面具看不到脸色,但是女子眼底的绝望,还有那浓重的悲伤,却无法掩藏。

    花飘雨的心里有种畸形的快意,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笑得格外开怀。

    下巴微微地抬了一下,示意女子按照计划行事。

    眼看着那个袅娜的影快要走出乾王府,花飘雨大叫一声追过去。

    “姐姐,你不要走!”

    女子听到声音,脚步更快。

    “姐姐,你不能这么离开,王爷苦苦等你回来,你怎能如此绝!”

    大呼小叫的声音,将挽翠引来,虽然心里痛恨花飘雨,但是她口中的姐姐,无疑是她家小姐。

    “小姐!”

    熟悉的发饰,熟悉的衣裙,挽翠泪盈眶,大叫着追向门口的影。

    “小姐,你不要走,你不要挽翠了么?”

    门口的女子登上马车,淡淡地回头瞥了一眼追过来的丫鬟,眼底深处一抹怜悯闪过,随即,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悲伤。

    她有什么资格可怜别人呢,她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

    静静地凝视着那个丫鬟一眼,女子钻进马车。

    “小姐,你不要丢下挽翠!”

    挽翠奋力地跑向大门,追着那张熟悉的容颜,只想着不能让小姐再离开。

    这一次,她就算拼了命,也会护着小姐,不再让那个女人有伤害她的机会。

    小姐,不要走!

    脚下绊到高高的门槛,挽翠狠狠地摔在地上。

    可是,她的小姐生气了,不理会她的呼喊,不心疼她的疼痛,只留下一个深深的凝视,便进了马车,扬长而去。

    小姐,不要她了!

    伏在地上,挽翠嚎啕大哭,声嘶力竭,恨不能将满腔的疼痛都哭出来。

    侍棋刚好回来,看到挽翠伏地大哭,赶紧跳下马跑过来。

    “挽翠,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挽翠猛然抬头,紧紧地抓住侍棋的手臂,指着马车消失的方向。

    “快,快去追小姐,去追小姐,快啊!”

    “王妃回来了?”

    “嗯,你快去!”

    泪痕狼藉的小脸,擦破流血的手掌,急迫期待的眼眸,这一刻,那个小小的丫鬟,狼狈到了极点,却也美丽到了极点。

    侍棋的心怦的跳动了一下,毫不迟疑地拉过马匹,一跃而上,顺着挽翠手指的方向奔去。

    可惜,有心算无心,他们又到何处去寻找风清影!

    冷霜苑,御天凌微笑着醒来,满心温柔地想要拥紧怀中的人儿。

    可是,只拥到了清冷的空气。

    猛然睁开眼,心底一股不安的感觉缭绕全,御天凌猛然从上坐起来,顾不得自己抽痛的大脑,边穿衣服边大声喊。

    “影儿?”

    没有人应,四周一片寂静,仿佛只有他一个人。

    “影儿!”

    依然没有回音,御天凌的脸色沉了下来,披着中衣就冲出了门。

    “侍棋,挽翠!”

    没有人应,冷霜苑中很清净,只有他一个人,阳光很明媚,御天凌却觉得他的心向着暗沉不见底的深渊沉去。

    重重的,没有挣扎空间的沉沦。

    “来人!”

    蓦然张口,声嘶力竭地吼,仿佛这样,心底的恐惧就能够消失,影儿就会马上出现。

    “王爷有何吩咐!”

    进来的,是巡守的侍卫,恭谨地单膝跪地。

    “侍棋呢!”

    “回王爷,侍棋首领上午出去,还未回来!”

    “挽翠呢!”

    “挽翠姑姑刚刚往前院去了,属下不知她去了何处!”

    “知道了!”

    御天凌懒懒地挥挥手,颓然地坐倒在树下的石凳上,眉头锁得死紧。

    巡守侍卫一直低着头,此刻等不到御天凌的下文,便壮着胆子叩了一个头,抬头看御天凌。

    “王爷若无吩咐,属下先行告退。”

    “嗯,下去吧!”

    侍卫起,倒退着到门边。

    “等等!”

    “王爷请吩咐!”侍卫心里打起了鼓。

    御天凌迟疑了许久,面上却是故作的淡然,不想自己的绪过多地暴露在下属面前。

    “看到,王妃了么?”

    “回王爷,属下没看到!”

    “下去吧!”

    强撑的镇定猛然垮掉,御天凌放在桌上的手狠狠地握成拳,制止自己的脑袋胡思乱想。

    等等,影儿必定是去了何处,一会儿就回来了!

    如此安慰着自己,御天凌静静地坐在冷霜苑的树下,默默地等着。

    没有等到风清影回来,等到的,是脸色很难看的侍棋,还有哭得眼睛肿成核桃依然在哽咽不已的挽翠,后跟着满脸愧疚眼神哀伤的花飘雨。

    侍棋和挽翠一起走到御天凌前,跪倒,低下头。

    “起来!”

    “属下无能,请王爷责罚!”

    “何事?”御天凌袖中的拳头握紧,眼神郁。

    “属下未能追回王妃,不能为王爷分忧,请王爷降罪!”

    侍棋深深地伏下,心里莫名地伤感,他看着王爷苦苦寻找王妃的消息,却没能追回王妃,是他无能。

    “王爷,不关侍棋的事!”

    “那是谁的事,你么?还是你家小姐?”

    挽翠眼中的泪又落下来,猛然捂住嘴,哽咽得不成声。

    上一次小姐离开,无声无息,她完全不知道,这一次小姐回来,依然无声无息,她还是不知道。

    她明白,若是小姐想要离开,谁也拦不住。

    是小姐已经不要她了!

    “请王爷降罪!”

    “降罪?你们一个两个都让我降罪,你们有几个脑袋!”

    御天凌一拍桌子,心中的郁气凶猛地涌上来,化为怨怒,张狂地扑向跪在自己前的两人。

    “洒了天罗地网,却找不到人,好不容易她回来了,你们却完全不知,还让她再次潇洒地离开,你们就这么让她离开!”

    体剧烈地颤抖,御天凌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人,蓦然觉得疲惫。

    头很痛,宿醉的后遗症很明显,脑中像有两个小人拿着鼓槌,比赛敲鼓一般。

    “罢了,你们下去吧!”

    “王爷,属下会加紧去找王妃。”

    “不必了,下去吧!”

    轻淡无声地叹息,御天凌苦笑着,体向后,倚在树上,无神的双眸看着高远的天空。

    她就像那飞鸟,向往自由,向往广袤的天宇。

    她若想离开,谁又能拦得住?

    只是,为何回来了,又要离开!

    上一刻给他幸福和温暖,下一刻又狠狠地将他推到地狱。

    影儿,你是在惩罚我么?

    可是为何,又给我这样甜蜜的拥抱?

    “王爷……”

    花飘雨柔嫩的手指抚上御天凌的额头,轻轻地按揉着,力度适中,缓解了他宿醉的头痛。

    御天凌闭上眼,不回答。

    花飘雨眼底掠过一抹愤恨,声音却依然温柔依旧。

    “对不起,王爷,飘雨无能,没能留下姐姐,求王爷保重体!”

    “你看到影儿了?”

    御天凌蓦然睁开眼睛,转头看向花飘雨,那一瞬间,他眼底的怀疑清晰可见,太过急切,而忘了掩饰自己的神

    花飘雨委屈地垂下眸子,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看到姐姐了,她正要离开,我请求她不要走,可是她不听我的劝说。争执之中,我不小心摔倒了,摔伤了手臂,再起,就赶不上了!对不起,王爷,是飘雨体弱,追不到姐姐……”

    御天凌静静地看着面前姿态柔弱的女子,突然觉得好笑。

    这就是自己当初一见钟的对象,喜欢到骨子里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沉的心机。

    “你子弱,不要心这些事了,回去休息吧!”

    冷漠的话,却带出几分温柔的气息,御天凌说完,转,回到屋里。

    静静地坐着,仿佛还能够汲取到她的气息。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