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信仰!

    夜清寒沉默了下,点头。

    哪怕风清影说她不是自己的小影,他也无法真正不担心,所以一直把夜一留在她边,只是可惜,碰到萧冷那个疯子。

    心底软软的感动,一股暖流涌动,风清影嘴唇翕动,却不知道要怎样表达。

    最后,只能长长地叹息。

    “夜清寒,你不在意了么?”

    不在意她不是他认识的小影,不在意她的出现让他的小影永远消失,不在意他全心全意的好其实是给了一个陌生的人!

    “怎能不在意!”

    夜清寒苦笑,走近风清影,认真地低眸看着她。

    “可是能怎么办呢,你不是她,却也是她,我怎能不闻不问!”

    不是她,却也是她!

    风清影的心柔柔地酸涩着,拧紧了,有些微的难过。

    是啊,她取代了正版风清影的位置,用她的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她们早就无法分得清楚彼此。

    可终究,还是不希望谁对她的好,不是因为她这个人,而是风清影这个名字。

    “谢谢你能赶过来!”

    风清影低眸,转走回木屋,点起了灯火。

    既然夜清寒来了,她便不担心接下来的刺杀,只是此刻,却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他来了,为的不是她,却也是她。

    她担心了这么久,期盼了这么久,可是等到的,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所需所求。

    一时间,竟是两两无言。

    灯花爆了一下,清脆的声响,打断了沉默。

    夜清寒转头,就看到风清影衣袖上暗红的血渍,皱眉,上前握住她的手臂。

    “你的伤口需要赶快处理,若是拖久了,容易恶化。”

    风清影顺着夜清寒的力道转头,看向自己的左臂,萧冷那一箭,虽是差阳错地避过了,但终究还是受了伤。

    “不是大伤,不碍事的!”

    “不许胡闹!”

    夜清寒转,打了水回来,不容风清影拒绝,拉过她的手,细心地卷起她的衣袖,一直卷到肩膀。

    淡淡的烛光中,洁白修长的手臂,宛若羊脂白玉,泛着浅浅的光泽,莹润得不见一丝瑕疵。

    本是不带任何邪念的疗伤,却因为眼前的美景而多了几分旖旎的味道。

    夜清寒动作一僵,稍微撇开头,暗暗地深呼吸。

    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风清影的伤口上,夜清寒细细地拭去她手臂上的血迹。

    细腻洁白的手臂上,一道狰狞的伤痕横贯手臂,几乎带去了半边血

    夜清寒眸色深浓,压抑着怒气。

    萧冷那个混蛋,居然敢伤了小影,他要剥了他那一狐狸皮。

    “你的药呢?”

    风清影探手入怀,摸出一个药瓶递给夜清寒,有些不自在地偏开头,不适应别人照顾自己。

    她已经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从现代,到秋原,一直如此。

    “夜清寒,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不必这样的!”

    “闭嘴!”

    夜清寒恼怒地低吼,小心翼翼地将风清影的手臂包得像骨折那么夸张。

    无奈地叹息,风清影耸耸肩,由着夜清寒,心里温暖,却依然止不住那酸涩的感觉。

    这样的好,终究不是因为这个灵魂,而是风清影这个份。

    “夜清寒,你走吧!”

    蓦然抬头,夜清寒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未曾想到,居然听到这样一句话。

    风清影狠狠心,撇开头,不看夜清寒受伤的眸子。

    “夜清寒,我有我的骄傲,我无法接受不属于我的好。我说过,我不记得你,无论你与之前的风清影有着怎样的瓜葛,那终究不是我,我无法回报,也没有资格接受。”

    体细微的颤抖,那样坚定的一个人,却被这样的话伤到,心撕裂似的疼。

    夜清寒深浓的眸子定定地凝视着风清影,嘴边的笑苦涩难言。

    “那你要我怎么做?我认识的,惦念的,本就是你口中原来的风清影。可是我终于变强了,找来了,你却告诉我你不是她!你不是她,却让我去哪里找她?”

    怔怔地凝视着淡淡忧伤的小脸,和记忆深处玉雪可的女娃儿相同的模样,却是截然不同的

    夜清寒抬手,轻柔地抚上风清影的脸颊。

    “小影,你真的不记得我,不记得夜哥哥了么?”

    “夜哥哥……”

    风清影喃喃地重复,被蛊惑了一般,回望着夜清寒的眸子。

    脑海深处,属于正版风清影的记忆里,突然涌现出一幕幕的画面。

    那是小小的女娃儿和少年相处的点点滴滴,两小无猜,笑容如阳光般灿烂,记忆的最后,是一片空白。

    她的记忆力,有夜清寒,只是那记忆,不属于她。

    “夜清寒,我不记得,我想过很多次,究竟我们有何过往的相处,可是没有丝毫收获。我的脑海里,没有关于你的任何事。你在我的生活中出现,是源于流云

    阁!”

    意料之中的回答,却让夜清寒苍白了脸。

    他们的过往,是他生存的支柱,只可惜,那个小小的女娃儿,经历了那样的变故之后,已经彻底地遗忘了以前的一切,包括他。

    “小影,你不记得也好,免得伤心。那些事,永远都忘了吧!”

    风清影皱眉,敏锐地察觉到夜清寒的逃避。

    他不相信她的话,或者是不想相信,这个属于风清影的体里,住着的,是截然不同的灵魂。

    夜清寒是在欺骗他自己,固执地认为风清影只是受了刺激,失忆了。

    罢了,就让他这么以为吧!

    撇开头,风清影静默地低眸,一时间,两个人竟然只能无言以对,不见以往的默契,只余尴尬。

    “小影,天御的十三座大城,除了边关重城怀安,都已经如你所规划的那样,暗地里收购一些原本不怎么成气候的风月场所,现在已经进入改建阶段,人手方面,需要尽快训练。毕竟,忠诚的属下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培养,我怕跟不上你的计划。”

    说起她的地下王国,风清影放松了一些。

    傲然一笑,风清影眉宇间写满了自信。

    “放心吧,人手我早已经让烟娘进行训练,选的都是比较可靠的人。到时候派出去,在当地再训练其他人手。至于心腹,我们要慢慢培养,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有时候我真好奇,你这些想法,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夜清寒摇头叹息,眼底的光芒,很惊奇。

    风清影真的很不一样了,和他记忆中那个俏可人的小丫头截然不同。

    可是他拒绝接受风清影的说法,一个人的体里,怎么会住进一个陌生的灵魂,更离谱的,竟然是从另外一个世界而来。

    这个大陆上,除了几个数得上来的大国之外,怎么还会有其他地方!

    除非是神仙,或者鬼魂!

    只是这样荒谬的事,他从不相信。

    他不信老天,不信命,不是所谓的注定,他只相信自己!

    这么多年刀头血的生活,他早就已经没有了信仰,唯一的信念,就是心底最深处,那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儿。

    她在冰天雪地中救了他,给了他一个家。

    所以他发誓,用尽这一生,也要好好守护她。

    哪怕,她遗忘了一切!

    “夜清寒,你不会想要知道的,所以,还是别问了。”

    风清影自嘲地笑,不打算说明,反正夜清寒不会信,也不想信。

    “我不知道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事,让你这么执著,可是我不管过去种种,我也希望你能够以全新的目光和心态对待我。我们重新认识,以现在的份面貌做朋友,不要背负那些沉重的过往,你觉得如何?”

    “那些过往,对你来说,是负担?”

    夜清寒眸色变深,认真地凝视着风清影,心被刺痛了。

    “不,那些不是我的负担,是你的!你一直不肯忘记不肯放开,所以固执地守着,看不清眼前的事实。夜清寒,人活着,要向前看,不能被过去纠缠!”

    “不可能的!”

    夜清寒猛然低吼,声音痛楚,在风清影面前,一直苦苦压抑的感猛然爆发。

    “你忘记了那一切,不能强迫我也忘记。你知不知道,那是我赖以生存的支柱,是我能够支撑着活下来的全部信念!”

    捧住风清影的脸,一贯清冷的眸子里溢满了痛苦,还有压抑得很深很深的感

    “小影,你不能这么残忍,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我能支撑着走下来,都只是为了你,你是我的信仰!”

    ***

    谢谢猫猫和hpl6250的月票,么么哒。。

    咳咳,小剧透一下下,回答youyou亲亲的问题,片段二还米到。。

    貌似,还有段距离,对手指。。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