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春药(小凌子吃错人了~~~)(尼玛啊尼玛……)

    顺天城,乾王府。

    “王爷!”

    侍书脚步极快地走进来。

    御天凌回头,脸颊削瘦,带着几许苍白,虽不若最开始赶回顺天城时的憔悴,眉宇间却依然锁着霾。

    “怎么样,有王妃和英王爷的消息么?”

    “没有!”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又剩下一个人,御天凌静静地坐在冷霜苑中,嘴角的笑意,有些苦涩。

    她消失了!

    在他气怒交加地回到顺天城,想要找人算账的时候,她不声不响地和秦逢宇一起离开弘阳了。

    没有一声交代,没有一丝留恋!

    是她终于厌了这样束缚的子,想要自己纵高飞了么?

    还是生气他没有能力保护她,让她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

    想到那烟娘冷漠的眉眼,讽刺的话语,他的心就像被丢在了油锅里,被反复煎熬。

    “哟,乾王爷也会着急?真是看不出来呢!”

    烟娘倦懒的眉眼第一次表露出凌厉,眼神带着杀伐的气息,向御天凌。

    没有以往的相待,没有笑语嫣然,一杯茶一个座位都没有,流云阁所有的女子都有志一同地冷落着他。

    “烟娘,影儿有没有消息给你?”

    “没有!”

    “烟娘,我没和你开玩笑,影儿突然离开弘阳,没有消息,我怕她出事!”

    烟娘斜眼睨着御天凌,表冷凝。

    “御天凌,何必现在摆出这副忧心的模样,若你真有心,当时怎么会让她伤心远走!”

    “那是我和影儿的事,我没必要和你交代!”

    御天凌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寄望于她会有影儿的消息,他又怎么会在这里受她冷嘲讽!

    “既然没必要和我交代,大门在那里,我就不送了!”烟娘遥指大门方向。

    “你!”御天凌气结。

    深呼吸,御天凌努力压下心底的狂怒,放低了姿态。

    “烟娘,我和影儿只是一场误会,已经说清楚了……”

    “说清楚?”

    烟娘抬高了声音,甩袖站起,近御天凌。

    “你以为你说清楚就可以了?那为何顺天城中流言四起,为何她不和你回来,为何此时她不声不响地消失在弘阳!”

    “她没有和你说去哪里?”

    御天凌急切地询问,一颗心悬起来。

    烟娘叹息,不想再与御天凌纠缠下去,她相信风清影自己会处理好。

    “我和她飞鸽传书一次,说过顺天城的形势,之后她便再没有回应,我派人到弘阳去探查,她已经离开,不知去向。御天凌,如果你不能给她幸福,不足以与她匹配,就不要再纠缠下去!”

    御天凌轻声叹息,那是五年来第一次,有人当面质疑他。

    并且,直指核心。

    是不是,他真的不能给影儿幸福?

    自从嫁给他,影儿就未曾有过太多快乐的子。

    洞房之夜被他遗弃在新房,次便被皇祖母罚跪,然后被他发配冷霜苑。

    唯有他刻意接近的那一段时间,他才柔软了态度,让影儿体会到被疼惜的幸福。

    可惜,也不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

    接下来呢,他遇到花飘雨,带她回乾王府,让影儿一直受委屈,被冤枉,最后甚至着她喝下了毒药,断远走。

    细数来,在他边的子,影儿苦多于乐。

    反倒是影儿自己自由自在的子,过得更加恣意。

    建流云阁,行医施药,化为风清,傲然独立在男人的世界中,不但没有被掩埋,反倒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影儿,是不是因为此,你才无声无息地离开。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没用,竟然保护不了你,让他们在顺天城兴风作浪,污染了你的清誉。

    甚至,背上被休弃的难听名声。

    “王爷……”

    花飘雨弱怜人的声音在后传来,随即,一双柔软的小手抚上他的肩,轻轻地揉捏着。

    “你怎么过来了,不好好休息!”

    御天凌起,不动声色地避开花飘雨的手,口中关心,实际却是嫌她烦。

    花飘雨并不知道御天凌对她的疑心,依然以为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

    “我担心你,所以来看看,姐姐这一走,也太狠心了些,她不知道王爷会担心难过么,怎可如此……”

    话音巧妙地顿住,在这一方面,花飘雨一直做得很好。

    尽管知道花飘雨是故意挑拨离间,可是御天凌还是免不了心下沉重。

    这一段子的杳无音讯,让他几乎快要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弄疯了,任何关于风清影的消息,都被他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咀嚼。

    前几,花飘雨被人送了回来,脸色惨白,衣襟染血。

    请了宁德兴来看,老大夫的脸色相当凝重,开了药,便将自己关在回堂,深入研究花飘雨的毒。

    这一次,御天凌知道是影儿所为,只是,心里没有

    半分波澜。

    花飘雨的哭诉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但是她的一句话,却狠狠地砸在了御天凌的心上。

    “那秦家公子来找姐姐,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姐姐便跟着他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话,走得没有一丝留恋。我知道圣旨休妃伤了姐姐的心,可是她也不该如此不顾王爷的心!”

    所有的人都明里暗里告诉他,风清影是嫌弃他了,因为他无法保护她,不能给她幸福。

    他连自己心的人都保护不了!

    苦笑,御天凌猛然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仿佛那样,可以压下心中千般愁苦。

    “飘雨,不许再说影儿的是非,她离开,必然有她离开的理由!”

    “是,王爷!”

    花飘雨低眸,眼底掠过一抹不甘。

    如此大好的形势,为何御天凌依然坚定不移地相信风清影!

    她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付出了那么多才把她赶走,结果却白费力气,反倒伤了自己。

    每那三口血,积累出滔天的怨恨,还有不顾一切。

    袅袅挪挪地上前,花飘雨执起茶壶,给御天凌倒了一杯茶,在他看不见的角度,手指伸进茶中,轻轻地搅了搅,指缝中粉色的药末融进茶里。

    温柔地笑着,花飘雨满眼怜惜地将茶杯递给御天凌。

    “王爷,别喝太多酒了,容易伤。你也别想太多了,姐姐和秦公子离开,必然有她的苦衷。我相信,姐姐一定会回来的!”

    明知道花飘雨这句话有多少的水分,但是御天凌听了,心里却是真切地响应。

    他也希望,影儿能够早点回来。

    他会努力变强,能够保护她,让她不再受丝毫的委屈。

    接过茶杯,御天凌轻轻地啜了一口。

    花飘雨默默地掐算着时间,估计药效已经发挥作用,悄然后退,退出了冷霜苑的门。

    门外,一个段玲珑面容却扑通的女子静静地站着,不知道等了多久。

    “记住我和你说的了么?”

    女子点头,面色漠然,眼底却有着浓浓的悲伤。

    “进去吧!”

    花飘雨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悄然站在冷霜苑的院门处,看着女子走进去。

    “凌!”

    熟悉的声音在后响起,御天凌猛然一僵。

    许久,迟疑地转头,看向温柔呼唤他的女子,他心心念念的影儿。

    喝了太多的酒,头有些晕,不过这不算什么,比起见到影儿的开心,哪怕他的头被砍掉,也不会觉得痛苦。

    “影儿,你真的回来了么?”

    “嗯,我回来了,凌,我好想你!”

    御天凌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腔中砰砰地跳动,几乎快要跳出喉咙。

    喉头梗塞着,无法表达自己的喜悦。

    影儿回来了,影儿说她想他!

    伸手,想要拥抱她,触摸她,可是他却不敢,生怕眼前只是自己的幻觉。

    “影儿,我也想你,好想你,想得心都疼了!影儿,你去哪里了,你可知道,我担心死了,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傻瓜,我怎么舍得,我这不是回来了!”

    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越,御天凌猛然冲向前,紧紧地抱住面前的人。

    他要把影儿抱在怀里,他要真实地确定影儿真的回来了,他要永远地把她留在自己边,让她再也不能肆无忌惮地离开。

    “影儿,不要再离开我,好么?”

    “好,我不离开,永远留在你边!”

    御天澈开心地笑开来,俊逸的脸孔的微融的阳光下,格外地魅人。

    “影儿,我要你!”

    话落,不等面前的人回答,御天凌猛然探手,打横将人抱在自己的怀里,向房间里走去。

    温柔地将人放在上,御天凌满眼深浓的恋,低头,轻轻地吻上那柔嫩的唇。

    他的影儿,终于在他的怀里。

    御天凌却不知道,他怀抱中的女子,动作僵硬麻木地配合着他的动作,眼中却静静地落下泪来。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