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旨休妃(可怜的影儿,风波不断)

    看着那个明明有人相伴,却仿佛更加寂寞的背影,风清影默默地低下头,眼睛有些酸涩。

    “凌,我是不是伤了大哥的心?”

    御天凌探手揽住风清影的肩膀,轻轻地拥了她在怀里,默默地包容风清影此刻的脆弱。

    他不喜欢秦逢宇在风清影边,那会让他觉得有威胁。

    但是御天凌明白,风清影对秦逢宇的那份依赖,所以他只是与秦逢宇针锋相对,从不曾真正做过什么。

    其实在他心里,对秦逢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重视。

    尽管对方是大秦的太子,尽管秦逢宇早晚有一天会是他的敌人,但是御天凌欣赏秦逢宇,不因为这些外在因素而改变。

    “影儿,别难过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风清影黯然地垂眸,把玩着秦逢宇送她的玉佩,一时只觉懒懒的,提不起精神。

    “凌,我明白的,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很多人,产生各种感,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一起结伴走下去,不是每一段感都会有终结。可是,这样的分别,会让我难过。”

    “影儿,我们回去吧!”

    “好!”

    肩并肩慢慢地走着,虽然沉默,却不觉得尴尬,反倒有种灵犀一点的默契。

    “影儿……”

    “嗯?”

    御天凌言又止,风清影蹙眉,转头看着他。

    “是花飘雨的事么?对待她,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共识?你不必顾忌我,我心里明白。”

    “影儿,我问过花飘雨此次为何过来,她只说父皇有旨意。因为有秦逢宇在,她一直没有拿出来,我也不想让外人知晓,所以就拖延到现在,我担心她手里的圣旨,对你不利……”

    风清影莞尔,拉住御天凌的手,轻轻地摇晃了几下。

    “凌,放心吧,只要我们两个人坚定如初,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的呢!”

    大手反握住风清影的手,御天凌轻轻地笑开来。

    是啊,经历了那样的误会和风波,还有什么艰难险阻,能够为难他们两人呢!

    心里一块大石仿佛落了地,御天凌只觉得全都轻松下来。

    他做过伤害风清影的事,也辛辛苦苦地追了来,虽然误会已经解开,但他还是会担心,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会挑起两人之间的心结,造成无法逾越的鸿沟。

    “影儿,你是我第一个的女人,很多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御天凌撇开头,难得地有些扭捏起来。

    风清影莞尔微笑,换了一种心之后,更加发现,面前这个男人,有时候,不过是一个大孩子。

    “凌,曾经我以为我懂,发生这么多事之后我才发现,其实我也不明白,我们一起慢慢摸索,总能找到一条适合的路。”

    御天凌拥住风清影,额头抵在她的发心。

    “好,我们一起努力。影儿,答应我,如果我做了错事,不要再逃走,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没有任何事,能比你离开我边,更让我心碎神伤,知道么?”

    伸出手臂,紧紧地回抱御天凌,风清影轻轻地嗯了一声。

    花飘雨站在墙壁转角处,冷眼看着两人浓意浓,手中的圣旨握得死紧。

    很快,很快他们就不能这样相拥,不能这样互信,不能这样甜蜜蜜地刺伤她的眼睛。

    “王爷……”

    怯怜人的呼唤,羸弱苍白的脸色,花飘雨一白衣,纤弱得让人心生怜惜。

    当然,这不包括看穿她真面目的风清影,也不包括从母妃去世的自责内疚影中走出来的御天凌。

    “飘雨,怎么出来了,不是还没好,要多多休息。”

    御天凌放开风清影,面露责备,走到花飘雨边,温柔地扶持着她,一副体贴入微的模样。

    花飘雨心里暗自得意,将半的重量都依靠在御天凌的上,眼神带着锐利的刺,狠狠地刺向风清影,异常得意。

    风清影,看到了么,即便他追你出来,也放不下我,你想要的完美,永远也不可能实现。

    我们走着瞧,看看你们还能经受得起多少风波。

    “王爷,我今才知道,姐姐竟然就是风公子,所以特意来向姐姐赔罪,希望姐姐大人大量能够原谅我。”

    “你做错了什么,需要我原谅?”

    风清影慢悠悠地走近两人,暗藏锋锐的目光锁在花飘雨脸上。

    花飘雨恭顺地低眉敛目,淡粉的唇瓣抿成一个倔强的弧度,体微微

    颤抖着,表现出自己内心的害怕。

    其实她在赌,赌自己以容貌和生命为代价兑换的筹码,能够胜过御天凌对风清影的

    只要御天凌对风清影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她就有把握将他们之间的裂缝无限扩大。

    让她满意的是,虽然她在婚礼上被抛弃,但是这次寻来,御天凌却温柔体贴依旧,并没有怀疑之前的一切是她故意陷害风清影。

    感觉到御天凌揽住她的手臂稍微缩紧,无声地表示安慰,花飘雨更加开心。

    她种下的因,终究是在御天凌的心底,结出了她想要的果。

    只要她一直表现得如此柔弱可欺,那么御天凌就会下意识地保护她,对抗风清影。

    依着风清影的子,再次离开,是早晚的事吧!

    这样想着,体更深地瑟缩到御天凌的怀里,对靠近的风清影,表示出极为明显的恐惧。

    “姐姐,妹妹不该痴心妄想攀上王爷,我知道我出不比姐姐高贵,也知道王爷对姐姐一片痴深浓似海,我不想破坏的。我只是想着,这副破败的子,早晚就要去了,我想留在王爷边,为奴为婢也好,有一段可供回忆的时光。姐姐,对不起……”

    “影儿,飘雨有些怕你,你便离着稍微远一些吧!”

    话落,御天凌眉头微蹙,抱着花飘雨稍微后退了两步,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风清影惊愕,抬头,对上花飘雨得意的眼眸。

    向上,是御天凌微微苦笑的模样。

    想要设下陷阱对付花飘雨和她后的人,是不是,就要和御天凌保持此刻的姿态!

    心思纷乱,没等风清影回神,花飘雨就已经抓着御天凌的衣袖,决然地跪倒。

    “姐姐,千错万错,都是妹妹的错,姐姐若是心里不顺畅,就打妹妹一顿,哪怕打死了,妹妹也不怨。只是求姐姐,不要再纠缠王爷,皇命难违,王爷也是无奈。”

    “皇命?”

    风清影皱眉,看向御天凌,他正低头看着花飘雨,躲开她的目光。

    心里揪紧,猛然想起花飘雨的话。

    “风清影,你说,如果摆在御天凌面前的选择,是你,还有他乾王的份,战神的荣光,你猜,他会选择哪一方!”

    “你不必得意,风清影,我们走着瞧,我就不相信,你在御天凌心里,会比得过他的家国大业!”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我知道你不忍伤害姐姐,可是皇上的圣旨已下,你不能抗旨啊!”

    花飘雨揪住御天凌的衣袍下摆,凄切地仰头,脸上眼底,都是心疼和怜惜,嘴唇颤抖着,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

    “什么圣旨!”

    御天凌的心向着深渊沉去,从见到花飘雨的那一刻就产生的不安,在此刻到达了一个顶点。

    花飘雨将手中明黄的卷轴递给御天凌,手捂着口,似乎已经不堪承受。

    “王爷,姐姐私自离开乾王府,与男人私逃,是为不守妇道,妹妹虽然心折于您对姐姐的深,也不得不说,姐姐此举,实在是太伤您的心。皇上知晓此事,大为震怒,下旨休弃姐姐为平民,永不得回返。王爷,你不忍将这噩耗告知姐姐,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您抗旨!”

    铿锵有力地说完,花飘雨膝行到风清影前,仰头,看着她。

    “姐姐,我求你离开,不要为难王爷了。一方是他的父皇,是乾王的尊荣,战神的荣光,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而另一方,是你,你怎能用迫王爷,放弃那些!”

    风清影眯眼,看着御天凌。

    曾经约定三月之期,两人和离,他去找他的梦中仙子,她去求她的自在生活。

    然后上了,以为这个约定作废了,却不曾想,用那样决绝的方式完成。

    而此刻,以为峰回路转,却原来不过是一场黄粱么?

    御天凌紧紧地抓着手中的圣旨,一张脸上的表变换莫测。

    许久,蓦然一收圣旨,转就走。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