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她的到来,他的离开!(不虐,真心不虐)

    风清影无奈地叹息,不去想那两个男人会打成什么样子,反正有卫一在,最多各自受一点皮外伤。

    “风清影,你怎么还没死!”

    一声带着恶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内容是咬牙切齿的愤恨和恶毒。

    来了!

    风清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慵懒地转头,看着一白衣,故作单纯无辜的花飘雨。

    “你还没死,我又怎么会死呢!这次相见,吐血的,可不是我!”

    “哈哈哈……”

    花飘雨笑得得意极了,眼神嘲讽,看着风清影,就像看着一个超级笨蛋。

    “风清影,你真的以为我是在吐血么?你真是白痴,和御天凌天生一对的白痴,还真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那我还真要恭喜花姑娘,成为白痴家族的一份子。”

    风清影四两拨千斤,丝毫不把花飘雨的话当一回事,姿态是花飘雨熟悉万分的慵懒闲适。

    就是这副该死的模样!

    花飘雨握紧了拳头,恨恨地看着风清影。

    从初见,花飘雨用尽了心思手段想要靠近御天凌的时候,风清影就是这样的姿态,看戏一般,仿佛她是一个耍花样的猴子,而风清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

    本以为陷害了风清影,让御天凌误会,能够打碎风清影那淡然自若的姿态,露出狼狈的模样。

    花飘雨已经准备好,要狠狠地打击风清影,肆无忌惮地嘲弄。可是没想到,就在那样的境况下,风清影依然骄傲得像一个女王,睥睨地用鼻孔看着她,不屑一顾。

    就连她嫁给御天凌的那一,风清影都是噙着微微的笑,冷眼看着他们行礼。

    就算盖着盖头,花飘雨也能够想象得出,风清影脸上那嘲弄的笑容,而御天凌,就心不在焉地看着风清影,忽略了他边的新娘。

    他们决裂了,花飘雨得意得几乎忍不住自己心底肆意的笑,歪在御天凌怀抱里,等着看风清影狼狈的模样。

    可惜,她还是失望。

    狼狈的,不是风清影,而是她。

    那两巴掌,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疼的,却是她的心。

    抚着手腕,那样骨头断裂的疼痛,仿佛还清晰地疼在上,让她的恨翻滚着,层层汹涌,几乎将她没顶。

    她真的疼晕了,醒来的时候,一个人孤伶伶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旁边是冷眼旁观的侍棋。

    后来,她一个人在乾王府,吊着手腕咬牙切齿的时候,才知道,御天凌居然以那样决然的姿态去追风清影,哪怕他心里,认为风清影是毒害她的凶手,也不曾想过,放风清影离开。

    花飘雨压抑着心底的愤恨,等啊等,终于等到圣旨到手,便迫不及待地来了。

    她相信,这一次,一定能够打击到风清影,让她绝望。

    可是此刻,看着风清影,花飘雨突然失去了最初的那份自信。

    风清影真的会如她所愿地绝望失措么,这个女人,一直都不曾低下骄傲的头颅,哪怕是她认为风清影最凄惨的时候。

    袖中的手紧紧地握成拳,花飘雨也力持淡定地笑着,斜睨风清影。

    “风清影,你现在能够摆出这副姿态,不过就是仗着御天凌护着你,可是他能护着你到什么程度呢?”

    “花飘雨,你觉得,我真的需要躲避在御天凌的护持之下么?”

    骄傲地一笑,风清影看着花飘雨的目光,万分怜悯。

    被敌人怜悯,比被敌人狠狠折磨,更加让人无地自容的难堪。

    花飘雨恶狠狠地瞪着风清影,迫不及待地想要让她脸上的淡笑垮下去,她不想看到风清影这样傲然自信,那会让她,嫉妒!

    “不需要他的护持,那他的呢,他的份地位呢?风清影,你说,如果摆在御天凌面前的选择,是你,还有他乾王的份,战神的荣光,你猜,他会选择哪一方!”

    “这么愚蠢的问题,也只有你能问得出来。”

    慵懒地站起,风清影缓缓地走到花飘雨前,眼神锐利,刺入她的心底。

    “花飘雨,我和你的区别,是我从来不需要假设。无论前面会出现什么样的况,遇到多少坎坷挫折,我都有足够的自信能够走过,并且收获我的碧海蓝天。可是你不一样,一个棋子,永远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心脏猛然一缩,花飘雨愤恨地咬牙,怒瞪风清影。

    “你不必得意,风清影,我们走着瞧,我就不相信,你在御天凌心里,会比得过他的家国大业!”

    “就算我比不过,至少我可以全而退,我是自由的,你呢,棋子姑娘?”

    浑剧烈地颤抖,是被人狠狠揭穿的狼狈。

    心里翻涌着的,是浓浓的嫉妒,还有不曾对任何人言说的恐惧。

    她怕,怕那个人的话都是虚假,怕一切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愿,怕时过境迁,她不过是他手里一块弄脏的手帕,随手便会被丢弃。

    所以她拼了命,拼了容貌,拼了所有的一切,也要为他达成心愿。

    只不过是因为,一个棋子,上了不该

    的棋手。

    “风清影,我是一颗棋子,至少知道,在他手下该走哪一步,你呢,你和御天凌,又会走向什么方向?说得好听,他是乾王,是战神,但是别忘了,他也是天御皇家的皇子。我等着,看你们如何与这皇权对抗!”

    “说完了么,门在那边,不送了!”

    冷眼看着花飘雨浑颤抖,力持镇定地离开,风清影心里却没有丝毫快意。

    终归,那些话落入她的心底,还是起了层层波澜。

    风清影叹息一声,径自拿了一卷书,却是许久不曾翻动一页,怔怔地,望着远天出神。

    “兄弟!”

    “清儿!”

    风清影转头,心底的窒闷一下子消散得干干净净,忍不住笑弯了眉眼,看着满脸姹紫嫣红的两个人。

    御天凌乌青了一边眼眶,嘴角流血,一张峻冷的脸不复清俊,而是走形得厉害。

    秦逢宇更是夸张,额角破了一块,血殷殷留下,一只眼睛多了一圈黑轮,媲美熊猫,偏偏他还挂着灿烂的笑容,格外有喜感。

    “兄弟,你还笑,也不想想,大哥我弄成这样,是为了谁!”

    秦逢宇愤愤不平地说着,冲到风清影前,握着她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直想把她的良心摇出来。

    风清影轻咳了两声,排开秦逢宇的手,眼睛斜斜地看着两人。

    “打得过瘾么?”

    御天凌:“嗯!”

    秦逢宇:“过瘾!”

    “你们倒是很有默契么,既然过瘾,那你们脸上的战利品,想必也会留着了。看来我这瓶药,准备得有些多余,还是收好,留着我什么时候磕着碰着再用了。”

    风清影把玩着一个小小的瓷瓶,装模作样的叹息,就要收起来。

    “兄弟,我用!”

    “清儿,我要!”

    异口同声,御天凌和秦逢宇狠狠地瞪对方一眼,把注意力转回风清影上。

    “你们不是很过瘾,打得很开心?”

    “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

    秦逢宇嘿嘿笑着上前,讨好地看着风清影,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话转得这么快是多么可耻的一件事。

    风清影叹息一声,把药瓶拿给秦逢宇。

    御天凌沉默着走到风清影边坐下,抿紧了唇,静静地看着院中的树。

    风清影横了御天凌的侧脸一眼,心里暗道一声,真是个别扭的家伙,从袖中掏出另外一个瓷瓶,细细地给御天凌擦起来。

    御天凌唇角勾起一抹淡然却幸福的笑,秦逢宇却是暗沉了眼眸。

    足足过了三天,御天凌和秦逢宇脸上的伤,才稍微好了一些,不过秦逢宇脸上的熊猫眼,依然很明显。

    这一,阳光很好,御天凌打发了花飘雨,三人坐在院中,又陷入诡异的氛围里。

    轻轻地在心底叹息,风清影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

    “要出去走走么?”

    御天凌也妇唱夫随地看着秦逢宇,不过心里万分不希望他跟着。

    “去走走啊,也好,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闷在家里,骨头都要生锈了。”

    说着,就站起,轻轻地伸了个懒腰,一湛蓝的袍子,在阳光下清透如蓝宝石,俊朗无双。

    “公子,你现在不宜出门!”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御天凌心里暗暗开心。

    卫一拦在秦逢宇前,目光扫过他受伤的地方,满脸的不赞同。

    “公子,你的伤势还未完全痊愈,若是再遇到危险,我和卫三无法护卫你周全,伤好之前,先不要出门了吧!”

    “卫一,你怎么总是唱反调?”

    秦逢宇横了卫一一眼,走到风清影旁边,扶着她的肩膀向外走去。

    御天凌眯眼,抬手打掉秦逢宇的手,将风清影拉到自己边,隔开两人。

    “御天凌,我揽着我兄弟,沟通感,你摆出那一副妒夫的嘴脸,实在是难看。”

    御天凌挑眉,笑得十分可恶。

    “我就是一个妒夫,我就是不让你靠近清儿,你能拿我怎么样?”

    秦逢宇呲牙对着御天凌一笑,转头招呼卫一和卫三。

    “御公子一个人走路实在是太孤单,你们两个陪一陪他,不要让他觉得到了我们家里,慢待了。”

    卫一和卫三虽然心里不赞同秦逢宇出去,但是也只能无奈地跟在他后,此时听了他极度不靠谱的命令,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地护在御天凌侧,隔开了他和风清影。

    两个人心里的念头非常一致,风公子可以不喜欢公子,但是御天凌,不能欺负公子。

    御天凌咬牙切齿,暗恨自己为何不把四大护卫带出来,落到此时人单势孤的地步,只能眼睁睁看着秦逢宇接近风清影。

    “大哥有话对我说?”

    风清影微微侧头,看着秦逢宇,脸上的微笑,有着洞彻的分明。

    最近这段时间,秦逢宇已经不和御天凌斗气,今如此,必然是有话要单独与她说了。

    秦逢宇怔了一下,苦笑。

    是啊,风清影如此聪慧玲珑的心思,想必他想说什么都已经猜到,这点小细节,不足挂齿了。

    “兄弟,过几天,我便要回大秦了,你要不要去大秦转转。那里的风光,有着与天御截然不同的高远和苍茫,是铁血男儿的摇篮,那里的汉子,怀天地。”

    脸上闪过一抹向往,风清影转,摇头。

    “对不起,大哥,我留在天御,有我要做的事,有我要保护的人。等到尘埃落定,也许有一天,我会踏上那片你挚的土地。”

    失望地低头,秦逢宇掩去眸中的黯然。

    “罢了,早就知道会是这个回答,只是不甘心不问一问就离开。这样也好,没有遗憾。”

    “大哥,江湖路远,终有重逢的一,你我始终是兄弟。”

    秦逢宇沉默了一下,抬眸深深地望着风清影,想要把这个影融入目光之中,存放进心底。

    “兄弟,无论以后我们立场如何,是否敌对,你终究是我的兄弟!”

    默然,两个人之间第一次出现这样凝重的氛围。

    一直不曾向对方袒露份,一直不曾面对这个现实,可是终归无法避免。

    天御与大秦,是敌人。

    秦逢宇和御天凌,也是敌人。

    风清影站在御天凌边,他们之间,也早晚是敌人。

    是敌人啊!

    “卫一,卫三,我们走了!”

    招呼一声,秦逢宇头也不回地离开。

    ***

    四千加的章节先奉上,明天有事,很早就要开始忙,估计会很晚才更,大家别等,么么哒。。

    很多亲亲的月票和鲜花,月影看不到名字,一并感谢一下,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