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间的事

    主持人明显很会带动气氛,趁着大家震惊的时候,煽动人心的话从传声筒中传出。

    “各位,这解毒丸,虽然不能彻底解除剧毒,但是大家都清楚,这一炷香的时间,代表了什么。在这样的时刻,时间等于生命,又有谁的生命,是不宝贵的呢!”

    技巧地停顿了一下,留出足够多的遐想空间,主持人将一毒药与解药拿到台前。

    “这两瓶,是神医研制的独门毒药和相对应的解药,毒药无色无味,实在是杀人越货的必备之物。”

    他的话声一落,一时间诡异的寂静,然后,爆笑声传出来。

    主持人笑眯眯地向四周点头致意,又将众人的目光拉拢回台上。

    “开个玩笑,解毒丸的效果大家已经看到了,现在就看看这毒药的霸道。”

    清俊的小哥拿上第三只老鼠,用非常微少的毒药调了水,用碟子盛放好,放进笼子里。

    小老鼠鼻子嗅一嗅,跑到碗前,尖尖的下巴伸了进去。还未抬起嘴巴,小小的子就瘫软了,脚蹬了几下,彻底没了气息。

    第四只小白鼠,喝了解药水,便安然无恙。

    主持人收好三个瓷瓶,脸上露出几分兴奋的笑容,这样的拍卖,实在让他觉得刺激。

    “众位尊贵的客人,最后一件拍卖品已然展示完毕。也许有人会说,用这个解毒丸能否遏制这份毒药,我在这里提醒,这份解毒丸,只针对平常的毒药,至于特别的剧毒,还是要用特别的方法去对待。自相矛盾这种事,不要在这里提及。好了,最后公布一下拍卖底价。这拍卖品,底价五万两,每次竞价不低于五千两。”

    “十万两!”

    第一个竞价的声音一响起,顿时,全场都寂静了一下,随即哗然,都在议论纷纷地猜测,是谁如此大手笔,竟然翻倍的叫价,明显是志在必得。

    风清影眼珠转了下,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笑,在李珊瑚不解的目光中,拿起一边的传声筒。

    “十二万!”

    “十五万!”对方不甘示弱。

    “十七万!”

    全场寂静,都在暗暗观望这次大手笔的竞价。

    没有财力的人无法参与竞价,有财力的人,并不盲目冲动的参与竞价,一时间,只听到风清影和那个竞价的人声音节节攀升。

    “二十五万!”

    “二十六万!”

    “三十万!”

    “三十一万!”风清影笑得像一只狐狸,慢悠悠地逗弄着猎物。

    对方沉默了一下,似乎也在考虑,这样大手笔的去竞拍这几件东西,是否值得。

    李珊瑚紧紧地握住风清影的手臂,满脸焦急,风清影却是慢悠悠地喝着茶,一脸安然自在的模样。

    “这边有人出价三十一万,还有比三十一万更高的价格么,如果没有,我们这拍卖品就将归属于这边这位客人。三十一一次,三十一万两次……”

    “四十万!”

    石破天惊,全场哗然,风清影满意地啜饮了一口茶,听着外面主持人兴奋的声音。

    “四十万,这位客人出价四十万,四十万一次,四十万两次,四十万三次,成交!这拍卖品归属这位客人,本次拍卖圆满结束,欢迎大家下次光临。如果客人们有想要拍卖的物品,可寄在我们拍卖行,抽取一成佣金即可。多谢大家的支持,请在引导下离场。”

    “风哥哥,风哥哥,你怎么知道他还会加价?”

    李珊瑚眼睛灿亮,抓着风清影的手臂,紧紧的,无比兴奋。

    “这是拍卖技巧,说了你也不懂。走吧,我们去找你爹,应该已经交易完了,我们去看看收入了多少!”

    “好啊好啊!风哥哥,实在是太刺激了!”

    风清影暗笑,想起拉斯维加斯世界顶级拍卖的盛况,不知道自己的拍卖行能否达到那样鼎盛。

    李尚诚正等着风清影,别人不知道,他却是听出了风清影特意加粗的声音,不由暗道诈,不过他欣赏,无商不啊!

    一番寒暄之后,帐房送上账本,扣除本金,竟然足足有七十万两入账。

    最后,风清影将六十万两留给李尚诚,作为先期投入的资本,自己揣着十万两的银票,与御天凌秦逢宇回了秦府。

    “御公子,有一位女子带着家人前来,说是您的家眷,已然安排到了东厢。”

    “家眷?”

    御天凌眯眼,与风清影对视一眼,心里都闪过一个名字:花飘雨!

    “兄弟,怎么回事?”

    秦逢宇皱眉靠近,不赞同地瞪了一眼御天凌,有些担忧地扶着风清影的肩膀。

    “还能怎么回事,夫君与我这个男人厮混,娘子追过来了呗!”

    “清儿!”御天凌无奈地看着风清影。

    风清影撇撇嘴,不理会御天凌,拉着秦逢宇往里走。

    “相公……”

    温柔婉约却惊喜万分的呼唤声传来,随着声音走来的,是白衣翩然的花飘雨。

    御天凌淡淡地看着她扑上前来,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衣袖,大眼睛扑闪闪地闪耀着

    璀璨的光芒。

    若是没有他与影儿一离一追的经历,他必然会被那样的目光蛊.惑,露出笑容。可是此刻,他却要强自压抑住自己想要甩开她的冲动。

    “你怎么来了?”

    花飘雨低眉敛目,有些委屈地嘟起嘴唇。

    “你不声不响地离开这么久,我心里惦记。恰逢父、父亲有信给你,便自告奋勇前来。”

    “父亲?”

    御天凌皱眉,若是公事,必然会遣御史前来,若是私事……

    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父皇又听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进言。

    “相公,你不高兴我来么?”

    委屈地问,花飘雨咬着嘴唇,眼中是可怜兮兮的泪光,却强忍着,不肯落下来。

    蓦然,她抬手抓住口,似乎疼痛不堪地弯下腰,呛咳着,绢帕上染了血迹,红润的小脸变得苍白如纸。

    御天凌与风清影极快地对视一眼,达成共识,上前一步,揽住花飘雨的腰。

    “飘雨,你怎么了,宁先生的药没有效果么?”

    花飘雨惨然地笑,倚在御天凌的怀里,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用目光向风清影示威地扬了一下。

    “相公,是飘雨没福气,宁先生的药缓解了毒,可是,无法根除。飘雨真想能够常伴相公左右,只怕是心愿难圆了。”

    “不许这么说,你会好起来的!”

    “相公……”

    “好了,你远来劳顿,先去休息一下吧!”

    御天凌扶着花飘雨径自回了东厢,而风清影,则被秦逢宇拉走。

    “兄弟,你看到了,他已是如此,你还要执迷不悟么?”

    “大哥,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那是哪样!”

    秦逢宇怒气冲天,眼底喷着火地看向风清影,想要看看她的脑子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

    “大哥,相信我,我有分寸的!”

    “有分寸个,御天凌那个王八蛋,已经娶了两个老婆,现在更是找上门一个,你居然还和我分寸长分寸短的,风清,你的眼睛被屎糊了么!”

    秦逢宇气得口不择言,粗话第一次在风清影面前爆出来。

    风清影无奈地叹息,揉了揉额头,她知道秦逢宇是为她好,她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表现看在他眼里是多么愚蠢。

    可是她要怎么说,告诉秦逢宇,她就是御天凌的两个老婆中的一个,还是被花飘雨设计,气得离家出走的大老婆?

    “秦逢宇,如果清儿看上你,眼睛才是被屎糊了!”

    御天凌冷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刚安顿好花飘雨,就赶过来,却听到这样一眼言论。

    “御天凌,你跟我来!”

    秦逢宇也不多说,当先往门外走去。

    “等我回来!”御天凌深深地看一眼风清影,也随着秦逢宇走出去。

    “站住,你们两个家伙,上都带着伤,不许胡来!”

    风清影跺脚怒吼,被这两个明明很成熟稳重,却偏偏在对方面前幼稚无比的大男人气得没有办法。

    “清儿,这是男人间的事!”

    御天凌站住,转,认真地看着风清影,口气很淡,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力量。

    秦逢宇也看着风清影,痞痞地笑着。

    “兄弟,放心吧,我最多揍得他爹娘都不认识他!”

    风清影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一颗心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

    “卫一,跟他们去看看,如果太过火,就阻止他们。如果不过火,随他们去。”

    “是,风公子!”

    卫一恭敬地应了一声,随在御天凌和秦逢宇后。

    ***

    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的代发。。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