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最后一件拍卖品(影儿V5)

    当两个幼稚的男人,其中一个不再幼稚之后,另外一个也会恢复正常。

    随着秦逢宇恢复最初与风清影相处的模样之后,御天凌虽然偶尔也会拈酸吃醋,却也不会再把风清影气得咬牙切齿。

    只是偶尔,才会与御天凌斗上一斗。

    一时间,三个人陷入一种诡异的平衡状态之中。

    秦逢宇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但是想要离开的心思,却总是在刚刚升起的时候,便被他狠狠扼杀。

    再多留几天,就几天,多采撷一些美好的回忆,然后,永远离开,再也不见。

    风清影能够明白秦逢宇的心思,却不好说什么,毕竟,她无法回报他的感,无论她是男是女,都注定辜负。

    “风哥哥,我来了!”

    爽利得如夏清风的声音传来,李珊瑚俏的影直奔风清影,缠上她的手臂。

    御天凌横了李珊瑚的手臂一眼,转开视线,眼不见心不烦。

    风清影已经告诉过他,李珊瑚知晓她女子的份,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抢人。毕竟,女人的友谊,虽然他不理解,却也希望风清影能够拥有,填补她边的空白。

    “珊瑚,今天怎么得空过来?”

    李珊瑚皱皱鼻子,对着御天凌和秦逢宇做了个鬼脸,更紧地巴在风清影上。

    “我爹爹让我来的呀,他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太忙,怕你忘记了,所以着我来接你。今可是拍卖行第一次举办拍卖,风哥哥,你这个甩手掌柜,不会真的忘了个干净吧?”

    风清影干笑了两声,脸上难得地露出几分尴尬。

    李珊瑚不提醒她,她还真的忘记了。

    前几天李尚诚曾提起这件事,不过她满心都是御天凌和秦逢宇的伤,竟真的忘了个干净。

    这个甩手掌柜,还真是甩得彻底。

    李珊瑚明媚的大眼眨了眨,嘴角弯起一抹动人的笑。

    “走吧,风哥哥,外面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你们两个,一起吧!”

    挽着风清影的手臂,李珊瑚霸占了风清影的一边,另一边,自然成了御天凌和秦逢宇战斗的地方。

    御天凌占着地利之便,一个跨步到了风清影边,揽着她的肩膀,宣示所有权。

    “滚开,我有事要和兄弟商量。”秦逢宇皱眉,瞪了一眼御天凌。

    “不好意思,我刚好也有事和清儿说。”御天凌得意地一笑。

    “哼,长兄为父,自然是我为先。”秦逢宇抬高了下巴,鼻孔示人。

    “清儿姓风,不姓秦,老先生!”悠然自得的御天凌反唇相讥。

    “忠义为先,我是义兄,自然我为大。”某个义兄占着份之便谋权。

    “世间事不过理法,为第一。”某个厚脸皮毫不介意宣扬自己上一个‘男人’。

    一来一往,李珊瑚看戏看得十分开心,到了门外,拉着风清影到了一辆车旁边,探手用力地拍在御天凌的手背上,将他的手从风清影肩上打开。

    “我和风哥哥坐这辆马车,两位既然如此投缘,就坐另外一辆吧!”

    御天凌:“谁和那个笨蛋投缘!”

    秦逢宇:“谁和那个白痴投缘!”

    风清影和李珊瑚对视一眼,耸耸肩,爬上马车。

    御天凌和秦逢宇也想要上去,被李珊瑚拦住了,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李珊瑚指指前方等候的马车。

    “两位,你们的马车在那边。”

    御天凌:“影儿,我不要和他一辆车。”

    秦逢宇:“兄弟,我不要和他一辆车。”

    风清影倚着车厢,笑得自在,阳光疏朗,落在她的脸上,抹上一层淡淡的金色,眉眼间尽是淡淡风华。

    可惜,她的话,却不如她此刻的姿态这般人。

    “不想一辆车也容易啊,前面那辆马车是双骑,你们两个卸了马车,一人一匹马就好。地点你们应该知道,我和珊瑚就先走了!大哥,凌,一会儿见!”

    笑意盎然地说完这番话,风清影示意车夫赶车。

    车夫犹豫了一下,左右看看依然扶着马车站在旁边的两个男人。

    “根叔,赶车吧,没事儿!”

    李珊瑚笑得十分开怀,对着两个人得意地挥挥手,子歪过去,依偎在风清影边,一脸的幸福。

    根叔听了,扬鞭赶马,御天凌和秦逢宇动作一致地往后一跳。

    瞪着对方哼了一声,形扑向前方的马车。

    风清影不理会后面两个人如何争斗,安安稳稳地倚在车上,想着拍卖行的盛况,心里第一次萌生出迫不及待的感觉。

    若说流云阁是她借助了现代的理念重新进行包装,那么拍卖行则是完全的复制。

    不知道,这种从未有过的经营模式,在秋原大陆能否行得通。

    到了弘阳拍卖行,风清影在一边观察了一下她一手训练的人,非常满意他们的训练有素。

    无论是接待客人入场,端茶送水,疑难解答,都十分到位。

    “珊瑚,我去找你爹吧!”

    “好,我爹在后面,

    我想应该是在接待他特别邀请的几个人。”

    “这样,那我们还是随便走走吧!”

    李珊瑚捂嘴笑,挽着风清影就往湖上的阁楼走去,这一次的拍卖品,很多都是女子会喜欢的,她也不例外,所以想要与风清影分享那份感觉。

    拍卖品看得差不多时,拍卖会也开始了。

    “各位尊贵的客人,欢迎来到弘阳拍卖行。各位一定会对我们拍卖行的事有很多的疑问,鄙人在此,简单地为大家解说一下。我们的拍卖品,采取竞价的方式出|售,在低价之上竞价,价高者得。我们的拍卖品,将在湖上的阁楼展示,众位客人的手边,有一个长筒,可以远距离观察我们的拍卖品,展示之后,有意向的客人,可以举起手边的木板,然后用传声筒报出所加价格。话不多说,大家一定期待很久了,下面就请出我们的第一件拍卖品。”

    声音顺着风清影设计的传声系统传播开来,清晰可闻,当众人拿起简易望远镜之后,更是对拍卖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第一件拍卖品,乃是大秦的海东珠。众位客人一定知道,海东珠乃是蚌壳磨砺三年方能成珠,而我们的拍卖品,是两颗十年以上的,众位客人请看!”

    阳光正好,清俊的小哥儿手中端着朱红绒布托底的托盘,盘中两个鸽卵大小的珍珠,色泽温润,形状滚圆。

    “好,这两颗海东珠,大家已经看过,低价为五千两,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二百两,竞价开始!”

    “五千五百两!”

    “六千两!”

    “一万两!”

    “一万三千两!”

    “一万四千两!”

    “两万两!”

    “三万两!”

    一时间沉寂下来,主持拍卖的中年人笑着问了三遍是否有人加价,然后敲下了定音锤。

    “好,两万两成交,这两颗海东珠归属这位客人所有,稍后将会有我们的人将海东珠送上。下一件拍卖品……”

    风清影和李珊瑚窝在一个小包间里,兴致盎然地看着拍卖。

    这样新奇的方式,明显引起一大批人的兴致,有钱人一掷千金的豪迈,充分表现出来。

    “风哥哥,赚翻了赚翻了,你实在太厉害了!”

    李珊瑚满脸崇拜地看着风清影,虽然她也是有钱人家的姑娘,却还是被这样的场面震撼了。

    风清影微笑不语,直到最后一件拍卖品拿出来,方才集中注意力。

    “各位客人,最后一藏品,并非价值连城,却绝对独一无二,乃是神医特意调配的解毒丸,以及一份毒药及解药。哪位客人有一般的毒药,可以拿出来,让我们示范一下。”

    议论声悄然响起,不一会儿,一包药粉送上了湖中阁楼。

    清俊的小哥拿上一只笼子,笼中是一个贼眉鼠眼的小老鼠,迈着短小的爪子东张西望。

    一块粘了药粉的块丢入笼中,小老鼠动作极快地窜过去,一口咬下,不一会儿,已经口吐白沫奄奄一息。

    和着解毒丸的水放入笼子,小白鼠丢进水里。

    半柱香的时间,拿出小老鼠,虽然依然没有精神,小老鼠却已经活了过来,只不过依然虚弱万分。

    “还有哪位客人有比较剧烈的毒药,也可以拿上来试验一下。”

    这一次,十分安静,一颗药丸送上来。

    清俊的小哥另拿了一只老鼠,先喂它吃下一颗解毒丸,然后塞入毒药。

    小老鼠并没有马上死亡,而是挣扎了足足一炷香的时辰,方才口角流血地死去。

    这样的一炷香时间,代表的,是生机!

    ***

    月影还是没法上网,用手机发出去,请朋友帮忙发文。。

    下一章码完,已经找不到人发了,所以还是上午再发,大家别等,么么哒。。

    留言等2号回去再行回复,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