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凌(有爱~~有痛~~)

    96、

    夜清寒已经几都不见人影,风清影知道,他是因为那她说的话,一时难以接受。

    也或者,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毕竟,她于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可是心里,却是浅浅的伤感着。

    其实夜清寒在她边出现的时候很少,但是每一次,他都是站在她旁边,为她排忧解难,就像一个哥哥,担起她肩上的重担。

    可惜,这样的一份关,为的,不是她!

    如果他再也不出现,很久之后,想起夜清寒这三个字,她依然会难过吧!

    叹息一声,风清影端着水盆,到御天凌的房间,为他换药。

    虽然心里决定给他一个机会,但是脸上,风清影依然是淡淡的,仿佛自己面对的,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御天凌上的伤很严重,躺了几天,依然不敢大动,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风清影。

    唯一让他稍微开心一点的,就是风清影用断肠草配了药,已经解了毒。

    他不知道的是,那毒在体中太久,又受了侏儒女一掌,伤了心脉,风清影的体,已经无法调养到之前那样健康,不至于虚弱,也不能太过奔波。

    “影儿,我什么时候能下啊,再躺下去,骨头都僵了。”

    风清影不理会御天凌的撒耍赖,手上动作利落地拆开纱布,换药,重新包扎。

    “影儿,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影儿……”

    “影儿……”

    风清影低头,看着扯住自己衣摆来回摇晃的手,再顺着手向上,看了看御天凌左肩上层层包裹的纱布。

    蓦然勾起嘴角,笑得清淡,却夹着几分森森的味道。

    御天凌非常识相地停住手上的动作,却依然不死心地扯着她的衣摆,不肯放手。

    “伤口不疼了,嗯?”

    那一声尾音,吊得斜斜的,向上飞去,却又突兀地断掉。

    御天凌吞了口口水,咧开讨好的笑。

    “影儿的药很有效,伤口愈合得很快。而且就算有些疼,看到你无恙,也就不疼了。”

    风清影心里软软的,伸出去的九白骨爪,终究是没有舍得用力,只是轻轻地按了一下御天凌手臂上的伤口。

    “嘶——”

    御天凌倒抽一口凉气,疼得脸色发白。

    只是那手,依然固执地抓着风清影,可怜巴巴地用眼神控诉她的暴行。

    风清影没有丝毫的内疚之心,目光凉凉地掠过御天凌的手臂,鼻中哼了一声。

    “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再敢乱动,就不是轻轻按一下了。我保证,会将你的伤口一下一下地重新挑开,让你知道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疼。”

    御天凌缩了缩脖子,上一动不敢动,手依然贼心不死,停留在风清影上,眼睛眨啊眨地看着风清影,一脸的无辜可

    那样一个平里心思藏得深远的男人,居然露出御天澈的招牌表

    许久,风清影没动静。

    御天凌扁扁嘴,眼神更加无辜,带着几分哀怨。

    “影儿……”

    风清影的心咚的一下,用力地跳动了一下,狠狠一巴掌推在御天凌的头上,把他的目光移开。

    “御天凌,你一个大男人,不要装嫩卖萌。”

    御天凌努力地歪着头,从风清影的巴掌下挣扎出来,不解地看着她。

    “影儿,装嫩我能大致才出来是什么意思,那卖萌呢,你要不要给我解释一下?”

    风清影满脸黑线条,不小心居然把现代的话带出来了。

    她要怎么解释?说这是网络流行用语,说这是二十一世纪新语言,说这话是说可到爆的萝莉正太?

    “没什么,你自己慢慢琢磨。”

    “影儿——”

    御天凌不满地拉长了音调,小眼神熊熊燃烧起来,用力地瞪着风清影。

    “好了,你先休息吧!”

    风清影说着,转就要离开,可是却被衣摆上轻柔的力道顿住脚步,无法迈开步伐。

    心底无声地叹息,风清影转头,看着御天凌。

    “影儿,你如果没有重要的事,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我一个人躺在这里,看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声音,会很慌。”

    御天凌垂下眼睫,挡住眼底深浓的光芒,不想让风清影看透自己的脆弱。

    “我怕你又走了,到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说这句话的时候,御天凌的口气,很飘忽,仿佛是叹息一般,轻轻的从口中溢出来,轻轻地散逸在空气里,轻轻地钻进风清影的心里,落下重如千钧的力道。

    面无表地扯出自己的衣服,风清影毫不犹豫地转

    御天凌的目光黯淡下去,脸上写着淡淡的伤感,心底一股绝望的气息涌上来,不断涌上来。

    是不是,影儿再也不会原谅他?

    是不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不能换她的回眸?

    是不是,这一生,他都要为了自己的愚蠢,夜夜地谴责自己?<

    br/>  是不是,是不是……

    御天凌呆滞地看着重又走回前的风清影,目光转啊转地转到她手上的椅子。

    她不是要离开?

    她不是不理自己?

    她不是彻底地不原谅自己?

    御天凌讪讪地笑着,看着风清影放下椅子,安安稳稳地坐在边,手中握着一卷医书,不理他,径自沉入书的世界中。

    心慢慢平静下来,宛若一潭湖水,清澈,泛着一点一点的涟漪。

    只要她在他的旁边,无论做什么,都好!

    御天凌微微地偏着头,静静地看着风清影美丽得仿佛一道剪影的侧脸,目光痴了一般。

    这个女子,他并不觉得她是绝美,淡然自信的风姿,掩盖了他人对她相貌的在意。

    可是此刻,她坐在头,握着书卷,如此沉静,如此美好。

    御天凌突然发现,她竟是这样的美丽。

    不是那种摄魂夺魄的艳丽,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只是一种淡然悠远的气度,仿若空谷幽兰,不需要与牡丹斗艳,不需要与芍药争辉,只是那样静静地绽放自己的芬芳,便夺了一整个天的美丽。

    悄然向边蹭了蹭,顾不得伤口拉扯得疼痛,御天凌伸长了手,握住风清影放在膝上的手。

    就那样温柔地握着她的手,他的心里,就无比的满足。

    这样的充实和幸福,多久没有过了?

    仿佛是从很久以前,他甚至觉得,那是上一辈子的事了。

    “影儿,和我聊聊天好吗?”

    御天凌口气中的那一抹脆弱,风清影读懂了,低眸看了一眼静静停留在他掌心的手,放下了书卷。

    “你说,我听!”

    只是这样简单的四个字,御天凌却突然觉得鼻酸。

    终于有一个人,这样在自己边,静静地看着他,想要分担他的悲伤,承担他的痛苦。

    心里绵软的疼痛着,仿佛连那痛不生的过往,都被冲淡了悲伤。

    “我自小便是兄弟中数一数二的,大家都赞誉我,说我是天才。那时年少,父皇又宠,便以为天下间,我可以随心所。那会儿,带着天新和澈儿,整天胡天胡地地闹,父皇也纵着。我知道,不仅是因为我课业各方面出色,更重要的是,父皇母后,疼她,便也疼我。那时候,我以为那样的已经是皇家能够拥有的,最美好的。”

    御天凌握紧了风清影的手,轻轻地拉着她。

    风清影犹豫了一下,顺着那力道,坐到边,倚在头,子微微地偏向御天凌。

    御天凌将风清影的手紧紧地握住,嗅着她上淡淡的草药香,突然便觉得有了依靠一般,可以直面那让他痛恨让他伤心的一切。

    “我十五岁那一年,出门行猎,回来的时候,就得知母妃重病在的消息。赶到母妃的寝宫,只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影儿,那是我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景,刻在了骨髓里,灵魂里。”

    御天凌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底翻涌的恨。

    “母妃一口一口地呕血,脸色惨白得像一张白纸,整个人已经瘦削得不成样子。她告诉我,是皇后下的毒,她不慎着了道。母妃说,她一生都受父皇宠,一直到死,都是他最重要的女人,她值了。瓦罐不离井口破,她入了宫,争了宠,就已经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

    补上了,舒一口气,嘿嘿。。

    对手指,这章想不出名字了。。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