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影便安生地留在了弘阳,筹划拍卖行,闲时到医馆看看病施施药,却也不小心闯出了一个神医的名头。

    唯一让她觉得困扰的,就是李尚诚的女儿李珊瑚。

    那抛绣球招亲,李珊瑚在楼上的纱幔之后,遥遥望见风清影,一见钟

    求了父亲请了风清影和秦逢宇到小楼之中,她一直躲在门后偷听,对风清影的人才更是倾慕,奈何风清影推脱自己有了妻子,她也只能黯然神伤。

    后来,见风清影吐血离去,不仅没有死心,反倒毁了抛绣球招亲,一门心思放在风清影上。

    李尚诚欣赏风清影,更是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风清影边就闹了。

    “风哥哥,我来给你送点心!”

    医馆中的人都把艳羡的目光投到风清影上,毕竟一个艳丽的美人每天殷勤地探问,不是每个男人都能享受到的福气。

    心底无奈地叹息,脸上却不好表现出来,风清影只能维持着礼貌而疏远的淡然。

    “李姑娘,我与令尊乃是忘年之交,你叫我哥哥,实乃乱了伦常,还是叫我风先生吧!”

    李珊瑚皱皱直的鼻梁,水汪汪的杏核眼斜了不解风的某人一眼。

    “风哥哥,你和我爹是忘年之交,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和我没关系,我们各交各的,我就是要叫你风哥哥。来,尝尝点心,这是我新向刘妈学着做的,你一定会喜欢!”

    “李小姐,有没有见者有份啊?”一个小伙计打趣。

    “美的你们,这是我特别给风哥哥做的,你们想吃,回家自己做去!”

    “不要这么小气嘛,李家家大业大,一点点心,还是能请得起我们吃的嘛!”

    “哼,请是请得起,不过烦请自个儿去找我家厨娘,我做的,只给风哥哥吃,你们就别想了!”

    “风神医还真是好福气啊!”

    “是啊是啊!”

    “什么时候娶得佳人,要请我们喝杯喜酒呢!”

    ……

    李珊瑚的大胆泼辣,是弘阳都是出名的,容颜瑰丽,敢敢恨。

    风清影是欣赏这样的女子的,但是如果她敢敢恨的对象是她自己,那么,还是饶了她吧!

    “李小姐,我还要为人诊病,你还是先回去吧!”

    “哦,好吧,风哥哥,我爹邀你晚上到我家去吃饭。”

    “好,替我谢谢李大哥。”

    “那,我走了……”

    李珊瑚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

    风清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向面前等待看诊的病人。

    一个哭得满脸泪水的小女孩,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仿佛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风清影反省了一下,勾起一抹微笑看着女孩。

    “小妹妹,你哪里不舒服?”

    “哥哥,你去救救我娘亲吧,我娘亲快要死了。”

    “小妹妹,别哭,告诉我,怎么了?”

    “哥哥,你快跟我去看看我娘亲吧,她病得很重……”

    “好,我跟你走,小妹妹别哭!”

    风清影和医馆的人招呼了一声,就跟着小姑娘狂奔,一路穿过闹市区,向着偏远的西城跑去。

    “风哥哥,你去哪里啊?”

    李珊瑚还未走远,看到风清影跟着一个小女孩匆匆忙忙地跑走,忙不迭地招呼车夫追上去。

    风清影未曾听到李珊瑚的呼喊,把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跑步上。

    “小妹妹,还有多远啊?”

    “到了……”

    随着测测的声音响起,前的小女孩脸上不复最初的单纯恐慌,而是露出诡异的笑,一掌狠狠地印在了风清影的口。

    风清影察觉不对的时候,已然闪向一边,还是晚了。

    体被打得向外倒飞的瞬间,风清影指甲一弹,粉红的药末落在小女孩上。

    敢暗算她,就要尝尝她特制毒药的厉害。中了她的毒,就不敢轻易动她了,还好,这条小命,还有希望。

    错乱的思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风清影彻底失去了意识。

    “起来,别装死!”

    感觉有什么狠狠地踢在了肚子上,风清影疼得蜷缩成一团,缓缓地睁开眼睛。

    那个小女孩满脸沉狠戾地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踢她的,是一个满脸横的男人。

    风清影缓缓地坐起,慵懒地倚着后的墙壁,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人。

    那样闲适的姿态,仿佛她不是阶下囚,而是一个贵客。

    “有什么目的,说吧!”

    小女孩,不,应该是个成年侏儒,满脸凶相地瞪着悠然自在的风清影,见她没有任何恐惧之类的负面绪,不由得大怒。

    小小的形猛然窜起,一下子便落在风清影前,狠狠地一巴掌拍在风清影的脸上。

    “臭女人,你是我们的俘虏,没资格和我们这么说话!”

    风清影被打偏的头赚回来,勾起嘴角,眼神冰冷。

    “小矮子,你确定我没有资格么

    ?上的红斑,消褪了?”

    侏儒女被风清影叫小矮子,暴跳如雷,可是提及上的红斑,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用力地压抑下想要撕碎风清影的冲动。

    “臭女人,赶快把解药教出来,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

    风清影被这话逗笑了,笑着笑着,剧烈地呛咳起来,有血迹从唇角流出。

    “小矮子,你打死我吧,有你陪葬,我不赔啊!”

    “你以为我不敢?”

    侏儒女拔出腰间的匕首,就落在风清影的颈上,匕首微动,一条细微的血线就在白皙的脖颈上氤氲开来。

    风清影淡淡地笑,无所谓地看着侏儒女,仿佛匕首下的脖子,不是她的。

    “大姐,你的命比她金贵多了,犯不着和她多说,交给我,我会把她的嘴巴撬开的。”

    侏儒女就势收起匕首,笑吟吟地站到一边。

    横男狰狞地笑着,扯下腰间的皮鞭,在手上拍打着,一步步近风清影。

    风清影暗暗地检查了一下上藏着的药粉,眉头皱起。

    看来,只能用最后一样了。

    冷冷地看着横男到了自己跟前,风清影目光瞥向侏儒女。

    “小矮子,你不想解毒了么?”

    “等我好好教训你之后,你自然就会帮我大姐解毒了,小美人儿,我劝你还是乖乖地说了,我们还可以给你个痛快。若是你不说,皮之苦免不了,说不定,哥哥我还会让你好好乐呵乐呵。”

    风清影的脸色终于变了,无法再维持那份淡然。

    抿紧了嘴唇思索许久,目光转向侏儒女。

    “小矮子,如果我为你解毒,你能不能说话算数,别羞辱我?”

    侏儒女慢悠悠地走到风清影前,钳着她的下巴,笑得一脸得意。

    “好,我答应你!”

    风清影伸手扶住后的墙壁,努力地支撑起自己的体,口剧烈地疼痛,侏儒女那一掌,还真是够狠!

    侏儒女和横男防备地向后退了两步,随即有些懊恼。

    她已经将风清影上所有的药粉都搜刮干净,况且风清影又被她打得半死,可笑两个人被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吓到。

    风清影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似乎在嘲笑他们的举动。

    侏儒女心头火起,迈步到风清影前,却忘了高的差距。

    “二弟,抱我起来!”

    横男应了一声,上前抱起她,侏儒女满意地笑了,居高临下地看着风清影。

    风清影也笑了,还真是照顾她。

    舌头滑过牙,暗藏的药粉入口,一咬舌尖,血味融入唾液,和着药粉,一口喷向横男和侏儒女。

    “臭女人,你敢我,我不会放过你!”

    侏儒女躺倒在地上,仰头怒瞪着风清影,眼神狠戾。

    风清影狠狠地一脚踢在侏儒女的肚子上,踢得她弓成一个虾米。

    “不放过我?你倒是起来试试看啊!我告诉你小矮子,这辈子,你都没有机会了。”

    侏儒女的脸色变了,想到上的红斑,心底真切地涌起恐慌。

    “臭女人,这是什么毒药?”

    “没什么,不过是一种让你们四肢完全无法动弹的神经毒药,药效可以持续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你们的手脚机能就会彻底坏死,变成一个残废。”

    不理会侏儒女的怒吼,风清影冷冷地笑着,走到横男跟前。

    “你不是想要乐呵乐呵么?我很善良的,在你变成残废之前,我就让你乐呵个够!”

    话落,风清影抬起脚,狠狠地一脚跺下去。

    目标,横男的胯下。

    ***

    今天晚上有事出去了,到现在才码完一章,亲的们别等了,月影困得不成了。。

    还有两章,争取明天三点前更完。。

    么么亲们,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