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回家,好么?

    中年管家笑眯眯地当前带路,秦逢宇拉着风清影紧随其后。

    风清影皱眉,狠狠地扯了一下秦逢宇,阻止他的步伐,凑近他的耳边,咬牙切齿地质问。

    “秦逢宇,你搞什么鬼,我不想和那个李家小姐有什么牵扯,你别乱来!”

    秦逢宇挖挖耳朵,一脸无所谓地笑。

    “我说兄弟,做人不要这么死板么,刚刚这位管家大哥也说了,只是他家老爷要请我们吃茶,他家小姐向你讨教诗词歌赋,并没有说让我们参与招婿是不是?”

    “秦、逢、宇!”

    风清影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淡然的子也被秦逢宇可恶的格挑起了火。

    秦逢宇回头,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口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熠熠生光,明媚到极致。

    “兄弟,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的子就是太过淡漠,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这样不好!找些让自己感兴趣的事,做些疯狂的举动,这样的人生,才不会乏味。你想想你那舌战群匪,是何等的英气勃发,舒心自在。”

    风清影默然,脑海中勾勒出劫匪甲乙丙丁的糗样,还有自己那一的疯狂,嘴角忍不住勾起来。

    是啊,人生么,总要做几件疯狂的事,才不会死水一潭。

    就像她那冒充土匪,一张嘴把几个劫匪吓跑;就像昨晚充英雄,夜探太守府教训无良太守;就像今,明明女扮男装,却参加李家小姐的招亲。

    眼神扫了一眼前方带路的管家,风清影凑近秦逢宇,小声开口。

    “好,我就和你去凑凑闹,但是等下李小姐看上了我,你要带着我逃跑!”

    秦逢宇翻了个白眼,鄙视风清影的不解风

    “我说兄弟,若是李家小姐相貌动人,又看上了你,你就别推辞了,这样一份千里一线牵的因缘,是多么难得!”

    风清影咬牙,狠狠一巴掌拍在秦逢宇背上,打断他的感慨。

    眼珠一转,风清影脑海中一个恶劣的想法闪过。

    “大哥,其实……”

    “其实什么?不用和大哥不好意思,你确实是想娶李家小姐对吧?我理解,男人嘛,会觉得这样丢脸,你放心,大哥绝对不会嘲笑你的。”

    不要生气,不要和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生气!!!

    风清影做完心里建设,一脸灿烂笑容地靠近秦逢宇,直到确定他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坦白”!

    “大哥,其实,我喜欢的,是、是男人……”

    轰隆!

    天上一道惊雷,直接砸在了秦逢宇的脑门上。

    迟钝地回头,秦逢宇呆滞的目光对上风清影清澈笃定的眸子,一颗心咚的一声,狂跳了一下。

    风清影淡定地陪着秦逢宇站在小楼前,掐着时间等他回神。

    据估测,有五分钟的时间,秦逢宇一直眼神奇异地盯着她,然后用五分钟时间神神叨叨地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两位公子风流年少一表人才,鄙人见了,心向往之,冒昧邀请,还望两位公子勿怪!”

    一个豪爽的声音传出来,随着声音,一个粗豪的中年大汉来到两人面前。

    大汉方正的脸,炯炯有神的眸子,虽然时而闪现精锐的光芒,却真诚可亲,笑容醇厚。

    只一眼,风清影就认可了他的人品。

    “这位先生过奖了,小可不才,承蒙先生厚,叨扰了!”

    “哪里哪里,里面请!”

    爽朗地笑着,大汉一左一右地拉着风清影和依然有些呆滞的秦逢宇进了小楼的花厅。

    “两位公子随便坐,鄙人李尚诚,今为小女李珊瑚举办招亲,适才在楼上见得两位公子人才,冒昧相请,不知公子是否婚配?”

    目光直接对上风清影,直入主题,毫不拖泥带水。

    风清影欣赏李尚诚的爽直,虽然不能坦白自己的女子份,却可以拒绝。

    “多谢先生抬,小可家中已有妻室,不敢耽误小姐终。”

    李尚诚明显表露出失望的神色,却也不好勉强,转开话题,与风清影聊起来。风土人,为人处世,经商之策,管理之道,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等到秦逢宇从那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李尚诚已经与风清影达成了一个初步的合作意向。

    由李尚诚出资,开设天御首家拍卖行,风清影负责人员培训,运营管理。

    拍卖行分为四个层次,低级拍卖,每两一个时辰,拍卖品走低端路线,囊括大多数人所需;中级拍卖,每七举办一次,拍卖品提升品质,针对富商官员;高级拍卖,每月举办一次,拍卖珍稀物品,走高端路线,专门针对巨贾高官,皇室人员等等;至于超级拍卖,不定时开放,何时有举世无双的拍卖品,何时提前一个月发放消息,筛选参与拍卖的客人,只针对各国各势力顶尖成员。

    秦逢宇目瞪口呆地听着风清影的规划,眼中是她淡然自信的侧面。

    外面天气很好,阳光仿佛筛过一般,从窗边斜斜地洒落下来,落在风清影的上,似蒙上了

    一层光晕,眼角眉梢的自信中,隐约着几许温柔。

    心在口砰然跳动,这一次,秦逢宇不再恐慌。

    虽然未曾经历过,但是他明白,这样的感觉,叫做心动。

    对这个叫做风清的男子,对这个他称呼为兄弟的朋友,对这个相识不过短短十多的人。

    苦笑了一笑,秦逢宇揉了揉眉心,觉得万分苦恼。

    他喜欢风清,可是风清的男子,就算他看似认真的说喜欢男人,但是秦逢宇明白,那是风清故意那样说的。

    唔,好苦恼!

    “风老弟,你的奇思妙想,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今与风老弟一席话,胜过我十年行商路啊!”

    李尚诚感慨地说着,一口气饮尽了杯中茶,有种后浪推前浪的萧索。

    “李大哥客气了,小弟只是闲来无事异想天开,真正做下去,还要李大哥这样经验丰富的前辈引路才行!今能够得遇李大哥,做成拍卖行,小弟万分感激。”

    “哈哈,风老弟不愧是读书人,说话就是中听!”

    李尚诚哈哈大笑,厚实的大手用力地拍了拍风清影的背,表示自己的喜悦。

    可惜风清影此刻的体,实在太过单薄,承受不起他的

    巨大的力道在后背上震动着,风清影的脸色一白,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几乎无法喘息,一口血就这么呕在了衣袖上。

    还是没有完全解开那毒么?

    眼前一片恍惚,风清影子摇晃了几下。

    不行,不能晕,自己在他们眼前,是男子装扮,若是晕了,怕是就要露馅了。

    右手在袖中一抹,一根银针夹在指间,风清影反手扎在自己的手背上,一颗殷红的血珠渗出来,在洁白的手背上,宛若一颗朱砂,强烈的刺痛感唤回渐渐迷离的神智。

    “兄弟,你怎么了?”

    秦逢宇焦急地吼着扶住风清影,心底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慌。

    “大哥不必担心,我没事!”

    “没事?没事会呕血?”

    秦逢宇怒吼,脸色铁青,探手将风清影横抱起来,就往小楼外冲去。

    “大哥,我自己懂医术,你不必如此着急!”

    “你闭嘴!”

    风清影无奈地皱眉,乖乖地闭嘴,不和正在火头上的秦逢宇对抗,毕竟她现在的况,不够秦逢宇一只手拍的。

    “站住!”

    “放下她!”

    两个声音一左一右地响起,秦逢宇和风清影同时愣住。

    秦逢宇不悦地皱起眉头,看看左侧肃杀的玄衣男子,再看看右侧峻冷的白衣男子。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挡我兄弟二人的路?”

    “放开她!”

    御天凌和夜清寒异口同声,看着秦逢宇的目光,皆是含着刀锋般的锐利。

    “大哥,放我下来吧!”

    风清影轻轻地拍了拍秦逢宇,语气虽虚弱,却不容置疑。

    秦逢宇犹豫了一下,终于不不愿地放开了怀抱中的人,不想违逆风清的意思。

    在刚刚那一段路,他甚至想要这样抱着风清,一直狂奔下去,一直到死,也不要放手。

    可惜,他们都是男子,他的上,背负着家国大任,不能任

    “兄弟,你认识他们?”

    “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御天凌听了风清影的话,嘴角抽动,努力地压抑眼底的痛苦,展开一抹笑。

    “和我回家,好么?”

    ***

    不行了,还有一章,等白天再码吧,最近几天睡眠不稳定,月影头晕,肩背酸痛不堪。。

    亲们别等了,下一章尽量在三点之前更,不敢保证,但是会有一章。。

    么么哒,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