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太守

    一天的出行计划便被这么耽误了,秦逢宇和风清影两人下下棋聊聊天,一个下午也便那么过去了。

    “公子!”

    “什么事?”

    秦府的家丁走进来,脸色有些凝重。

    “公子教训的人叫朱成才,是太守朱伯安的独子,平便是溺宠有加。今朱成才受惊,回去便发烧病倒,朱伯安大怒,已然在四个城门设下重兵,严查出城之人,并且从东城开始挨家挨户搜索。”

    风清影和秦逢宇对视一眼,耸肩笑了。

    “还真是跋扈呢,想必这弘阳,朱伯安只手遮天惯了,不知道他背后的人又是哪个主子呢!”

    “朱伯安乃是皇后娘家的表兄,仗着皇亲的份,历来在弘阳说一不二,无人敢有半句反对之词。敢说话的,要么被他想办法赶走,要么被他打压,还有一些更是丢了命。”

    太子御天翔是么?

    风清影低头,落下一颗棋子,没有让秦逢宇看到她眸中那一瞬间的绪波动。

    “大哥,有没有兴趣做一回英雄?”

    “英雄?”

    秦逢宇饶有兴致地看着风清影,眼神灿亮,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是啊,弘阳的英雄!”

    风清影的笑容加深,眼底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杀伐凌厉。

    “那朱伯安如此嚣张跋扈,弘阳百姓怕是敢怒不敢言,莫不如我们夜探太守府,去找他谈谈,也免得他封城,扰了我们的游兴!”

    “兄弟既有这个雅兴,愚兄舍命也要奉陪,今夜,我们就夜探太守府!”

    “公子不可,太守府守卫森严,太危险了!”

    秦逢宇翻了个白眼,狠狠地瞪了一眼名为家丁实为贴护卫的家伙,非常不满他的死板。

    “我说卫一,你能不能改改你那副刻板的模样,每天都这么无趣,你不觉得生活很无聊么?阳光多么美好,人生多么值得期许,为什么你不能好好地享受人生呢!”

    风清影用她手中的这盘棋打赌,卫一脸颊上的肌绝对扭曲了。

    “公子,卫一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在公子边,看着公子开心,卫一便开心!”

    秦逢宇打了个寒颤,搓了搓手臂,只觉得汗毛直竖,咧开笑脸看着风清影,眼底的光芒十分促狭。

    “兄弟,你别误会,我对男人不感兴趣的,但是卫一,我不敢保证……”

    卫一脸色黑了,以下犯上地瞪了秦逢宇一眼。

    “公子,我想老爷一定很希望你早点找到感兴趣的人,要不要属下回禀老爷,公子已经有了娶妻的心思呢?”

    “你敢!”

    秦逢宇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跳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卫一。

    卫一缺乏表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低着头,貌似恭敬,却是有恃无恐。

    “大哥,你确定你对男人没兴趣?”

    风清影扬高了眉毛,促狭地看着秦逢宇和卫一的互动,调侃。

    秦逢宇和卫一对视了一眼,惊恐地看向风清影,然后各自向后退了几步,离开对方远远的。

    “兄弟你千万别误会,我和卫一一起长大,但是绝对没有特殊的感!”

    “公子不必担心,属下对公子,没有非分之想。”

    看着两人咬牙切齿的模样,风清影拍着桌子狂笑起来,笑得眼泪几乎快要流出来。

    秦逢宇坐回桌前,两手交握,支在下巴上看着风清影。

    一双深潭似的的眸子,染了淡淡的水色,有着潋滟的风,平里苍白的脸色因为大笑,多了几分红润,本就是清雅俊秀的面容,因为这样的变化,多了几分雌雄莫辩的美。

    秦逢宇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跳动了几拍,雀跃着,有些不受控制。

    猛然站起,拍拍口,仿佛安抚错乱的心跳。

    再看风清影,已然拭去了眼底笑出的泪光,眸子恢复深浓澄澈。

    虽然依旧俊美无双,却不再有那让人心动的风清。

    “大哥,你怎么了?”

    “没事,坐着累了,站起来活动一下。兄弟,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收拾一下,就去找朱伯安夜话一下,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公子,你怎可如此鲁莽!”

    卫一再次跳出来阻止,严格执行自己的职责。

    “行了卫一,每次你都是这说辞,可是有哪次你真正阻止得了我?放心吧,小小一个太守府,我还不放在眼里。”

    “公子,这里不是……”

    “好了好了,卫一,你再啰嗦下去,都要变成老太婆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不必多说,我自有分寸。”

    “是,公子!”

    卫一低头,眉头却依然皱得死紧。

    “兄弟,我们走吧,吃饭去!”

    转脸,秦逢宇又是一脸阳光明媚的笑,仿佛刚刚满脸不耐烦的人不是他一般。

    风清影笑着点头,起

    两人吃过晚饭,换好了夜行衣,待二更更鼓过后,便悄然地出了门。

    秦逢宇带路,熟门熟路地摸到了太守府,

    两人悄然停住脚步。

    “兄弟,这里就是了,不知道有没有养狗!”

    风清影淡定地伸手到秦逢宇腰间的布包,掏出两个香喷喷的包子,递到他眼前。

    秦逢宇嘿嘿地干笑了两声,没有问风清影怎么知道。

    一手接过包子,一手揽着风清影,秦逢宇脚下一用力,带着风清影轻飘飘地落在高墙之上。

    形刚一站稳,手中的包子便向着隐约奔来的黑影丢去。

    朱伯安养的狗平不会吃陌生的东西,但是风清影在那包子上涂了特殊的香料,两只狗经受不起惑,便吞了包子,躺下好好休息了一夜。

    当风清影和秦逢宇站在朱伯安边的时候,他还没有想通,为何他的猎犬没有叫。

    “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居然夜闯太守府!”

    秦逢宇笑眯眯地把手中的匕首划上朱伯安的脸,口气仿佛和老朋友聊天。

    “怎么,朱公子没有告诉你,是谁这么拿着刀吓唬他么?”

    “是你们!”朱伯安怒斥,却掩饰不住语气中的惊恐。

    风清影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倚在桌子旁边,看着秦逢宇猫捉老鼠般地戏弄朱伯安,不耐地皱眉。

    “大哥,玩够了没,玩够了就赶紧办正事!”

    “去,真没趣!”

    秦逢宇咕哝了一声,却也不再逗弄朱伯安,而是地笑着,匕首来回地滑动着。

    “我说太守大人,四个城门设岗,从东城开始拉网搜索,是不是太劳神耗力了,这样浪费兵力,是不对的事,你说是不是?”

    朱伯安一头冷安,耿直着脖子不敢动一下,生怕匕首割断了喉咙。

    “是是是,大侠说得是,明我便撤了。”

    “唔,你的信誉不是很好,我们不敢相信,你说怎么办呢?”

    “大侠你放心,我绝对说话算话,明我就撤了岗哨,也会好好教训犬子,不再招惹两位大侠,求大侠饶了我吧!”

    秦逢宇满意地笑了,拍拍手,收起匕首。

    “兄弟,我们走吧!”

    “等等!”

    风清影淡然地应了一声,走到秦逢宇边,从他的靴中掏出匕首,站到朱伯安面前。

    朱伯安快要哭出来了,这是为什么,一个完了再来一个。

    “别担心,我只是给你留点记号,不会伤了你!”

    风清影的口气很轻,却仿佛大石头一般,狠狠地砸在朱伯安头上,哭无泪。

    “大侠,你要怎么做!”

    风清影嘴角的笑意加深,伸出左手按住朱伯安的肩膀。

    “不要动,很快的!”

    说着,右手上的匕首挥动起来,擦着朱伯安的头皮来回扫了几下。

    退后,满意地看着朱伯安的头发成了地中海,风清影把匕首塞给笑得体直颤的秦逢宇,拉着他就走。

    秦逢宇憋住笑,揽着风清影的腰沿着原路出了太守府。

    手没放开,继续揽着她,一路狂奔回了秦府。

    确定已经到了安全地带,秦逢宇放开风清影,坐倒在椅子上哈哈大笑,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兄弟,你实在是太可太可了!”

    风清影冷眼睨了一眼秦逢宇,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凑近了他,语气测测地开口。

    “怎么,你也想要那个发型么?”

    一句话,秦逢宇的笑声憋在了口中,几乎噎死自己。

    风清影拍拍手,满意地转回了自己的房间。

    ***

    唔,好多亲都说小凌子不给力。。

    其实月影也知道这样的男主不讨喜,原本是要很腹黑很坏的,影儿是为了反间,对付太子。。

    可是写的时候,心疼影儿,就生生的转了。。

    我承认,我错呢。。

    可是那样写,小凌子符合男主格了,你们舍得影儿咩。。

    对手指。。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