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伴而行的路途,秦逢宇有没有觉得闷风清影不清楚,但是她却实实在在不觉得烦闷了。

    秦逢宇是个很健谈的人,见识广博,博闻强识,一路上,各色风土人,他信手拈来,便是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听得风清影心神悠然神往,只觉得那山那水,也都多了内涵和灵气。

    不几,便到了御天第二大城,弘阳。

    秦逢宇兴冲冲地拉着风清影住进了他家亲戚的别院,发愿要带着风清影好好地逛一逛。

    虽然心里有过一瞬间的犹豫,担心在大城,行踪容易被搜寻到,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任由秦逢宇安排。

    也许,心里还是期盼着那个人能够追上来吧!

    心底叹息,风清影将这思绪狠狠地甩在脑后,由着秦逢宇带她品尝各色美食。

    “兄弟,我和你说,弘阳最有名的,不是那家最大的酒楼太白居,而是一家深藏在小巷子里的小店,若非我家亲戚在这里土生土长,肯定不知道,你有福气了,我带你去。”

    “好!”

    秦逢宇叹息一声,倒退着走,研究着风清影淡然如风的表

    为什么呢,为什么那么有趣的一个人,在这些天里,一直都是这么闷这么无趣,是他的魅力没那几个劫匪大么?

    “兄弟,那天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风清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心大好地看着秦逢宇郁闷的模样,心里很是畅快。把她的快乐建立在秦逢宇的痛苦之上,她丝毫不觉得内疚。

    “喂,兄弟,做人要厚道一点,你这样子,很伤愚兄的心你知不知道!”

    风清影笑得更加开怀,甚至故意对着秦逢宇呲呲牙,明媚灿烂。

    “让开,前面的人都让开!”

    后一阵喧嚣传来,随着喝呼斥骂的声音传来的,是马鞭甩动的声音,还有人群躲避而摔倒的声音。

    秦逢宇眉头皱了皱,一把揽住风清影,让到路边。

    一辆四马所拉的车间不容发地从两人边掠过,留下车后一片的呼喊喧闹声。

    “我的孩子……”

    一声凄厉的呼声在侧前方响起,风清影头一偏就看到前方让开的路上,一个小女孩满脸茫然地摔倒在地。她的眼神一片茫然,愣愣地看着马车冲来的方向,已经被骇得忘记了任何动作。

    那一瞬间,小九看到那个女孩的眼睛,那样黑,墨如点漆,就像小墨的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风清影右手一转,一根细长的银针出,目标是跑在最前方的那个神骏的白马脖颈。

    而她,也同一时间猛然从侧方扑出,抱着小女孩就地一滚,间不容发地将小女孩从死亡的车轮下抢出来。

    与她同一时间扑出来的,还有将她护在边的秦逢宇。

    白马前蹄奋起,用尽生命最后的光芒长嘶,然后轰然跌倒,拖曳得他的其他几位同伴脚步错乱,马车向侧方偏去,车厢也跟着翻倒。

    “我的女儿……”

    一个妇人哭叫着从路旁冲出来,抢过风清影怀抱中的小女孩,紧紧地抱着她嚎啕大哭。

    哭了许久,猛然跪倒在地,便向着风清影叩头。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大恩大德,妇人来世当牛做马也会报答。”

    风清影脚步向旁边一错,扶起妇人,淡淡地打发了她离开,目光落在狼狈地从车厢里爬出来的车主人上。

    虽然讨厌麻烦,但是他们离开了,那个妇人和孩子必然承受车主人的怒气。

    敢于如此嚣张地横行于闹市的人,必然有着一定的资本,风清影不是多善良的人,却也不会牵累无辜。

    秦逢宇目光奇异地看着风清影,又挖掘出她不同的一面。

    在刚刚那一瞬间,秦逢宇的手,都未能完完全全地跟上风清影的动作,看似文弱书生似的她,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是她深藏不露,有着不逊于他的武功,还是心底的意念让她瞬间爆发潜力?

    不论是哪一种,秦逢宇承认,他被风清影那一瞬间的光芒震撼了。

    “是哪个王八蛋,居然敢伤了爷的马?”

    嚣张跋扈的怒吼响起,周围围观的人第一时间做鸟兽散,只剩下风清影和秦逢宇两人,静默地站在原地。

    “兄弟,这家伙的眼睛看来也有问题,我们这么大的人站在这里,他居然没看到。”

    “大哥说的有理,我看不仅眼睛不好使,怕是脑子也不正常,否则怎么会在这闹市区横行无忌。”

    本以为自己又是唱独角戏的秦逢宇没想到风清影居然搭茬,便装模作样地做了个揖。

    “嗯,还是兄弟你观察入微,愚兄受教了。”

    “哪里哪里,大哥过谦了。”

    秦逢宇和风清影一搭一唱,惹得那个一锦袍却明显虚浮无力的纨绔子弟暴跳如雷。

    “你们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爷是什么人,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来人,快来人,把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给我抓回去,爷我要剥了他们的皮!”

    随着纨绔暴跳如雷的怒吼,周围有整齐沉重的脚步声

    传来。

    风清影扫眼一瞥,眉头皱起来。

    刚才还觉得奇怪,除了一个摔晕的车夫,这个纨绔居然没有带仆从,实在是不符合纨绔的份,可是这会儿,看着一盔甲巡逻的士兵居然巴巴地跑过来,就知道他为何如此嚣张了。

    看来这个家伙有个官老爹,官衔怕是不低。

    眼神一闪,风清影脚步一错,便到了纨绔边,手中一片薄薄的刀刃,闪着寒光,在了纨绔的脖子上。

    和她一样动作的秦逢宇愣了愣,耸耸肩,收起手中的匕首。

    “我说这位爷,看来你想剥我们的皮是有难度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先剥了你的皮呢?”

    匕首沿着纨绔的脸颊滑动着,冰凉的触感吓得纨绔脚软。

    “两位大侠,大侠,我错了,你们饶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说放就放,我们不是很没面子!你说,我们是剁了你一只手,还是一只脚,或者割了舌头?”

    秦逢宇的话让纨绔的体抖得更加厉害,依稀有淅淅沥沥的声音传来。

    风清影眉头皱起来,撇开头。

    秦逢宇也一脸嫌恶,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孬种了,不过吓一吓他,居然吓得尿了裤子。

    “我们走吧!”

    风清影收起手中的薄刃,将纨绔丢给秦逢宇。

    “喂喂喂,把这个脏兮兮地家伙丢给我干什么,我不喜欢男人,尤其是这么孬的男人!”

    “你不带着他走,难道想要跟那些士兵打一架么?”

    风清影淡淡地说着,当先往前走去,秦逢宇苦着脸拖着已然瘫软的纨绔。

    “我说兄弟,虽然我也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但是这个家伙真的很恶心哎,居然尿裤子!”

    “我知道他恶心,不然怎么会丢给你!”

    嘴角勾起一抹笑,风清影眉眼飞扬地瞥了一眼秦逢宇,笑得极其可恶。

    秦逢宇一口气憋在口,几乎憋得内伤。

    刀兵在手的士兵们无奈地让开路,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大摇大摆地离开闹市区,却只能跟在后面,不敢轻举妄动。

    有机灵的士兵已然飞奔着往太守府而去,这样的况,还是让太守自己处理吧!

    太守的宝贝儿子在他们两人手上,若是伤了,他们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赔。

    “我说兄弟,再不走,我们后的士兵就够上战场了。”

    风清影耸耸肩,一脸无辜地看着秦逢宇。

    “我在等着你带我逃啊,我手无缚鸡之力,你不会指望我跟着那些士兵赛跑吧?”

    秦逢宇满脸黑线,无语地看着风清影许久,认输地叹息一声,一个掌刀敲在纨绔的脖子上,随手丢开,揽着风清影展开轻功就跑。

    一路穿街过巷,翻墙越院,终于摆脱了士兵的纠缠,绕路回了两人落脚的地方。

    “我说兄弟,要不要趁着事没闹开之前离开啊,晚些弘阳城怕是就被封了,到时候想走就不容易了。”

    风清影懒懒地坐在椅子上,斜眼看着秦逢宇,似笑非笑。

    “怎么,你会怕?”

    秦逢宇眼神一闪,嘿嘿地干笑了两声,也歪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也是,以他的份,一个小小的弘阳,还没人敢动他。

    ***

    还有一章,又要两点多了,亲们别等哈。。

    看了大家的评论,额。。弱弱地问一句,小凌子那样的表现,不能回点分咩。。

    对手指,会让他好好表现滴。。

    望天。。

    亲们晚安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