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命去追(虐小凌子~~~)

    御天凌勉励撑起自己的体,向前追了两步,却抵不过药,踉跄着摔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夜清寒和风清影的形消失在门边。

    眼眶灼,几乎要喷出火来,狠狠地瞪着风清影的背影,御天凌一颗心爆炸般的疼。

    风清影,你别想离开,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你也只能是在我边。

    摸索着伸出手,将靴中的小匕首拔在手中,御天凌看也不看,对着自己的手臂狠狠地一刀割下去!

    “王爷,你干什么!”

    侍棋惊呼一声,奔上前,扶起御天凌,手上用力,撕下衣摆就要为御天凌包扎。

    疼痛战胜了药,御天凌推开侍棋。

    “照顾好飘雨!”

    留下这句话,御天凌脚步踉跄着追出门去。

    御天澈听到侍棋的惊呼,才看到御天凌做了什么,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一颗心揪紧。

    他这样做,是不是错了?

    跟在御天凌后,御天澈也追出去。

    无论是看护三哥,还是送别神仙姐姐,他都要跟上去!

    夜清寒揽着风清影,动作极快地避开乾王府的守卫,翻墙跃出风清影生活了三个月的地方,跨上早就准备好的马匹,直奔城门而去。

    御天凌追出王府,就看到两个人已然奔出很远。

    顾不得备马,御天凌展开轻功,死死地追在御天凌和风清影后。

    心里一股执拗的念头,只是想着,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离开,否则他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风清影。

    药涌起,便用匕首狠狠地割自己一下,不觉得疼痛,只记得要跟住他们。

    “影儿,御天凌在后面跟着!”

    夜清寒温柔地拥着风清影,把她妥帖地抱在前,骏马飞驰,他为她营造出一个小小的安全的空间。

    风清影子一僵,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她亲手制作的药粉,她最清楚药效,御天凌若想正常行动,怕是要等上三个时辰。

    可是此刻,他却能够跟紧飞奔的骏马,他是怎么做到的?

    “随他吧,我们要怎么走?他跟得这么紧,内城门我们会被拦截的。”

    “放心吧,我们冲出城门,直接到流云阁去。我已经备好了船,我们乘船顺水路离开,他就是想追,没有准备之下,也只能被拦在岸边。”

    “嗯,等下冲城门的时候,没问题么?”

    “放心吧,有我在!”

    夜清寒傲然一笑,笑声清朗,气冲干云的豪迈。

    在风清影面前,他总是褪去那一黑暗气息,仿佛邻家哥哥般,多了明朗的温度。

    简单的一句话,却安了风清影的心,无力地缩在夜清寒的怀抱里,苍白的嘴唇,在近晚的夕光映照下,多了几分光彩。

    没有回头,不想看那个人,怕自己看到之后,便无法如此坚定地离开。

    御天凌,你又何苦追来!

    闭上眼,风清影把一切都交给夜清寒,她好累,这几的劳心劳力,竟似比筹备流云阁时更加心力交瘁。

    过城门时,有兵士围堵过来,夜清寒远远地便丢了一块令牌下去,马不停蹄地奔过去。

    御天凌怒吼一声,却来不及了,只能卯足了力气赶到城门边,抢了一匹马追过去。

    兵士惊愕地看着,一时反应不过来。

    一愣神间,御天澈也追了过来,同样抢了一匹马,追着御天凌的影飞驰。

    夜清寒和风清影占了先跑的优势,但是两人共乘一匹马,加重了马匹的负担,幸好是特意选的良驹,才没有被御天凌追上,但也渐渐地拉近了距离。

    路径越来越熟悉,眼见着到了流云阁。

    流云阁上各色灯笼已然点燃,夜色渐渐低下来,流云阁最闹的时间就要到来。

    骏马速度不减,夜清寒抱着风清影飘落下来,翻过流云阁的高墙便往流波停而去,丝毫不曾犹豫。

    御天凌和御天澈也一前一后地丢下马,越过墙追过去。

    只不过落后了一点点,御天凌跳过高墙的时候,已经不见夜清寒和风清影的影。

    脸色惨白,御天凌紧紧地抿着唇,狠狠地再一刀割在手臂上。

    心里如有火在烧,脑子却一片清醒,稍一停顿,便往流波停的方向奔去。

    希望,希望来得及!

    脸色苍白,嘴唇也惨白一片,手臂上不住流淌的鲜血已经浸透了整个衣袖,粉色的新郎袍染了血色,残忍的瑰丽。

    可是,来不及了!

    御天凌怔怔地顿住脚步,看着已经离开岸边的船。

    影儿,原来,你竟是早有准备么!

    不,我不许,我不许你离开!

    狂乱地奔下湖,御天凌毫不顾忌地向着船的方向追去。

    “影儿,你给我回来!我不许你离开我,你听到了没有!这辈子,你只能留在我边,就算是阎王老子,也不能带你走!”

    狂乱地嘶吼着,眼底血红,御天凌脚步凌乱,却坚定不移地往船的方向追去。

    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

    水里,挣扎着站起来,眼前已经一片晕眩。

    抬起手臂,狠狠地割下去,左手小臂已然一片血淋漓。

    可是,这样的疼痛已经无法唤醒他被药物侵蚀过并且因为一路狂奔而筋疲力竭的体,御天凌举起匕首,狠狠地插在自己的肩头。

    剧烈的疼痛瞬间传遍全,御天凌打起精神,追上前去。

    水已经没到肚腹,可是他仿佛毫未察觉,依然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

    ***御天凌小剧场***

    看着影儿一口血喷出来,人软软地倒在挽翠怀里,那一刻,我以为天地就要崩陷。

    冲上前抱住影儿,我冲动地嘶吼着,可是却唤不醒她。

    我不懂,为何她要用这样决绝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明明只要解了花飘雨的毒,送她离开,便不会再有事,可是此刻,两个我在意的女人,都呕血昏倒在上。

    狂怒地吼着挽翠,让她照顾好影儿,我抓着宁德兴,苦思了半夜,才敲定了药方。

    熬了药,毫不犹豫地送到花飘雨的房间,喂了她喝下。

    很久以后回想起,我才想到,之所以毫不犹豫地先给花飘雨解毒,而不给影儿,不是我更在乎花飘雨,而是因为,我不能将那不确定的药给影儿服用。

    看护了一夜,我端着药碗到冷霜苑,急迫地想要为影儿解毒。

    可是,她竟然承认花飘雨的毒是她所为,用那般决绝的态度我离开。

    手脚一片冰凉,我不知道自己要怎样面对这个事实。

    一直不相信是影儿所为,一直在为她开解,可是她却告诉我,不必担心,她下的毒她不会有事!

    影儿,你为何要这么做?

    第二,影儿居然笑着请我一起入宫,禀明父皇和皇,要为我纳妃。

    我何时真正想过纳妃,不过是怜惜飘雨,想要给她一个庇护!

    我的心里,自从装了那个叫做风清影的奇女子,便再也放不下其他的女人,我的王妃,只有一个,就是风清影。

    对着影儿怒吼完,我不顾飘雨的况,坚定地告诉她,我从来没有想过娶她。

    就在我面前,飘雨一口血呕出来。

    为什么,不是已经解了毒,宁德兴的药,竟是没有效果么?

    看了一眼影儿,我不敢期许她会为飘雨诊治,只能抱着她冲出房门,让人去请宁德兴。

    那两,我几乎都守着飘雨,看着她一口一口地呕着血,生命的活力从她的上一点点消褪,心里一片空的荒凉。

    我了三后的大婚,任由影儿着人布置王府。

    行礼时,我看着一红衣坐在旁边的影儿,眼中没有边的新娘,只有那一娶影儿入门时,她那红衣如霞的影。

    那,我不知她是错娶的妃,满心都是她红衣如火的影。

    也就是那样的差阳错,将她牵扯进我的生命里,寻得了一生挚

    下意识地跟随着礼官的声音一句一个动作,直到礼成,影儿站到我面前。

    她和我说恭喜。

    她和我说交易。

    她和我说和离。

    我怎能许,我怎能让她从我边逃开,消失,留我一个人面对这空的生命。

    浑无力地看着她折磨飘雨,我的心没有任何疼痛怜惜的感觉,满满的,都只装了一个讯息。

    影儿要离开我!

    不,我怎能许你离开,影儿,上穷碧落下黄泉,你也只能是在我边。

    掏出匕首,对着手臂,我毫不犹豫地割下。

    ***

    唔,小凌子的小番外陆陆续续终于完了,希望他的心路历程能够小小地缓解一下亲们的愤怒,望天。。

    有时候,误会不是多严重的事,可是谁都不说,便慢慢成了一个大误会,伤人伤己。。

    亲们,生活中也是,和自己的男朋友,一定要多多沟通哟。。

    还有一章,估计要两点多了,亲们别等,明早儿就可以看了哈。。

    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