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飘雨失忆

    花飘雨的小脸苍白如雪,昏迷中也不安生,修长的眉蹙得死紧,不安地轻轻晃动着,口中断断续续地呜咽着不成句子的话。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求求你们……”

    “王爷,救我,救救我……”

    “啊,你们躲开,躲开……”

    “呜呜,王爷,你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王爷……”

    御天凌叹息一声,将花飘雨胡乱挥动着的手握住,轻轻地合在掌心。

    花飘雨昏迷之中,下意识地反握住御天凌的手,紧紧地抓住,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支撑自己的呼吸。

    终于安定下来,花飘雨急促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扭曲的小脸平静下来。

    御天凌犹豫了一下,探手拨开花飘雨额前散碎的发,露出她的额头。

    她的额头上包裹了一圈纱布,层层缠绕着,挡住了那个狰狞的伤口,也挡住了她饱满秀美的额头。

    那张完美无瑕的小脸,今后会多一个难看的疤痕,对于这个美丽的女子来说,该是多么大的打击,她醒来,又将多么的难过。

    满眼心疼地凝视着花飘雨,御天凌叹息着将她的手塞进被子里。

    “不要走,王爷,求你,别离开飘雨,求求你……”

    刚刚被放好的小手再次不安地挥舞,花飘雨昏迷中哭泣着乞求,语调凄凉悲伤得让人心痛。

    御天凌低眸,再次握住她的手。

    他不忍看到花飘雨伤心难过的样子,也会为她心疼。

    但是这一次,非关

    他与花飘雨相遇,是在子萧山,他母亲的忌那一天,那本就是一个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

    而花飘雨那一白衣,纯洁无暇的模样,让御天凌想到自己温柔美丽的母亲。

    那时的一见钟是真的,但是在上风清影之后,御天凌明白,那样的感只是一个美好的期望,并不是生命中必须实现的目标。

    花飘雨是他一个美丽的梦,是他暗的生命里,不多的温暖色彩之一,照亮了他的生命。

    所以,他想要让这个梦一直美丽下去,不被任何的凡尘俗事污染。

    可是,今天,就在他面前,她被人得自杀,保全清白。

    他还清晰地记得,在她决绝地撞向墙壁的前一刻,她那样坚定而执著的怒吼。

    “我生是乾王爷的人,死是乾王爷的鬼,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这就是她的信念么?

    义无反顾地去寻死,就是因为不曾给她希望的他么?

    “凌,发生了什么事?”

    风清影得到通知,第一时间便赶到了兰香苑。不是不信任御天凌,而是直觉地认定是花飘雨在搞鬼。

    御天凌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在风清影面前表露出自己的脆弱。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她为保清白撞壁自杀。”

    风清影皱眉,仔细打量了一下花飘雨额头上缠的纱布,上面还有殷红的血渍,看况伤得不轻。

    这样严重的伤势,真的是花飘雨的谋么?

    “大夫看过了么,怎么说?”

    “带她去回堂看过,宁先生说外伤严重,但是并不会危及命。但是有没有后遗症现在说不准,要等她清醒之后再做诊断。”

    “嗯,头部剧烈碰撞之后,可能会产生眩晕呕吐等现象,等她醒过来再仔细诊治吧!”

    御天凌点点头,眸光不自觉地又落在花飘雨惨白的小脸上。

    是他害得她如此啊!

    “影儿,等她伤好之后,你安排一下,送她离开吧!”

    风清影放在御天凌肩上的手一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内容。

    “凌,为何突然要送她走?”

    御天凌转,将风清影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认真地看着她乌亮的眼眸。

    “影儿,她今撞壁之前,曾经怒喊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这样的深厚意,我自认无法回报。莫不如早些送她离开,断了她的念想,也许她就能早些忘记,找个好人家,平顺一生。”

    虽然依旧是为花飘雨着想,但至少,他已经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更重要的是,送走了花飘雨,她便不必整提防。

    “好,我这就让侍书去安排,等她好了,我们就送她走。”

    “嗯!”

    “凌,已经晚了,你也回梅英苑休息吧,这里有燕照顾,你不必担心的!”

    “也好,明还要上朝。”

    起,御天凌将花飘雨的被子盖好,牵着风清影的手离开.房间。

    他们都没有发现,被子下方,花飘雨的手紧紧地握成拳。

    ***依然熬夜的分界线***

    “王爷,王妃,花姑娘、花姑娘她醒了!”

    御天凌和风清影正在吃晚饭,燕便气喘吁吁地跑到冷霜苑通报,眼神惊惶。

    “醒了便是醒了,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燕猛然跪倒在地,胆战心惊地看着秀眉

    微蹙的风清影,只觉得自己的一条小命悬在空中忽高忽低。

    “凌,过去看看吧!”

    “好!”

    两人放下手中的碗筷,起并肩向外走去。

    “王爷,王妃!”

    御天凌和风清影转,不解地看着神色惊慌的燕,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叫住他们。

    燕膝行两步,跪在两人前,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终于把况说出口。

    “启禀王爷,花姑娘虽然醒了,但仿佛不认识大家,把我们都赶了出来,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

    “不认识大家?”风清影敏锐地眯起了眼睛。

    “先过去看看再说吧!”御天凌做出决定,拉着风清影往兰香苑而去。

    远远地,就能听到嘈杂的声响,很混乱。

    “姑娘,你不要乱动,碰到伤口会发炎的。”

    “你们走开,都走开,你们都是坏人!我不怕你们,王爷会来救我的,王爷一定会来救我的,你们走开,不要碰我,不要……”

    凄厉的嘶吼声渐渐低沉,最后变成细细的呜咽。

    风清影和御天凌站在门外对视一眼,御天凌率先推门进去。

    “参见王爷!”

    “怎么回事,为何惹得花姑娘这样?”

    “回王爷,奴婢等人见姑娘醒来,想为她沐浴更衣,可是她……”

    “知道了,下去吧!”

    打发了伺候的仆役,御天凌脚步缓慢地靠近边,小心翼翼地,生怕让上的人儿更加受惊。

    不过明显,他比较受欢迎。

    “花姑娘……”

    花飘雨怯生生地抬头,看到御天凌的瞬间,眼睛蓦然灿亮,猛然从上扑过来。

    御天凌下意识地抬手,接住那个丰盈馥软的躯。

    稳住花飘雨的体,御天凌就要将她放下,却没想到,花飘雨猛然探手抱住御天凌的脖子,嚎啕大哭。

    “王爷,呜呜呜,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好怕……”

    御天凌十分无奈,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一个哭得伤痛的女子,在他的生命里,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就连他着的风清影,两人生气的时候,也大多是清凌凌地和他傲然相对,不会用眼泪来着彼此妥协。

    风清影听着房间中的动静,走进来,坚定地伸手,将化无尾熊的花飘雨从御天凌上剥下来。

    “花姑娘,你先别哭……”

    花飘雨抬起泪眸,看着淡笑如风的风清影,突然尖叫一声,猛然缩到御天凌后。

    “你,你是谁?王爷,她是谁,为什么抓着我?”

    “花姑娘不认识我了?”风清影兴味地扬高了眉,嘴角似笑非笑。

    花飘雨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抓住御天凌的衣袖,一只手觉得不够,两只手都抓了上去,才终于觉得有了一些安全感,探头出来,看着风清影。

    “花姑娘是谁,你又是谁?王爷,她在说什么?”

    御天凌无语地低头,花飘雨正满脸迷惑地仰着脸看他,表很无助也很无辜,一双乌溜溜的眸子,干净纯澈得仿佛初生的婴儿,还未染上任何世间的尘埃。

    心有些沉,却带着几分侥幸。

    “你不认得她么?”

    花飘雨极快地看了一眼风清影,体再度往御天凌后缩了缩,摇头。

    “那你是谁你记得么?”

    花飘雨歪着头,蹙眉,很努力很认真地思考了好久,猛然抬手按住自己撞伤的头部,一脸凄惶。

    “我不记得了,王爷,我是谁,为什么我的脑子这么痛,里面什么都没有?”

    御天凌和风清影对视一眼,风清影的脸色沉下来。

    这究竟是什么狗血的况?

    失忆?

    真实,还是谋?

    ***

    本来想昨天熬夜就码好发上去,到了三点,实在扛不住了。。

    早上撑着爬起来补完,肩背很痛,月影去补觉了,亲们阅读愉快。。

    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