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是你,也只会是我!

    辞别了夜清寒,风清影满心愉快,一颗心都在飞扬,心底已经开始憧憬未来全然自由的子。

    在现代时,她受制于组织,一举一动都被监测,就连结婚的对象,都曾经被组织严密地调查过,确保不会有任何泄露机密的可能。

    到了秋原大陆,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自由自在地生活。

    而现在,她的王国已经开始建造,一点一滴,她的势力会渐渐发展壮大,到最后,再不受任何国家或势力的制约,她可以随心所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也可以成为御天凌坚实的伙伴,坚强的后盾,与他并肩携手,开拓一片属于他们的晴天。

    “女施主,请留步!”

    风清影脚步一停,诧异地转看向那个极其普通的老道士。

    他居然看出她是女子?

    风清影女扮男装以来,极少有人能够看得出她的真,所以一直以来,她都肆无忌惮地以着风清的份示人,丝毫不担心自己被人揭穿乾王妃的份。

    可是这个看起来没有一点出奇之处的老道士,居然一眼就看穿她的伪装。

    风清影不由得认真打量起来,却怎么也看不出有何特别。

    “道长有礼!”

    礼貌地稽首,风清影等着老道士说明来意。

    “女施主远道而来,贫道备下一杯淡茶,招待尊贵的客人,还望女施主能够赏光。”

    心里一突,风清影不知从何而来的顿悟,瞬间明白,老道士所谓尊贵的客人,不是乾王妃份的风清影,而是从异世穿越而来的孟雨晴。

    莫非这个貌不惊人的老道士,就是侍书所说的命师?

    “如此,叨扰道长了!”

    老道士点头微笑,束手让客,风清影就再一次把不愿的侍书丢在了门外。

    房间很简单,一一桌两椅,上两简单的道袍,整齐干净地摆在头,桌上一个茶壶两个瓷杯,简单到极致。

    闻名秋原大陆的命师,便是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中度过每一天么?

    “女施主在这里可适应?”

    “谢道长关心,这里一切都好,新的开始,新的气象。”

    “接下来的路,可想好怎么走了?”

    “想好了,认准目标,绝不回头,哪怕中间荆棘坎坷,终究能够越过。”

    老道士看着风清影,微微地笑开,眼神慈祥悲悯,却又盈着绵绵的伤感,似是看到了那波云诡谲的未来。

    “女施主,贫道有句话赠予施主,望施主能谨记于心。”

    风清影端正地做好,谦恭地看着老道士。

    “世间万物,自有其存在的规律,事的发展,也有其固定的轨道。有些伤痛和艰辛,是为了磨练人的意志,考验人的坚定,塑造更为美好的未来。一念成魔,一念成佛,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时时谨记,心怀天下,善修自!”

    “多谢道长教诲,后辈必一三省吾,力求俯仰无愧天地,不求达济天下,但求无愧于心。”

    老道士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眉宇间突然写进了几分疲惫。

    伸手拿起茶壶,满满地倒了一杯,递给风清影。

    风清影接过茶杯,极其诧异地扬眉。

    这杯茶,茶色清透,茶香淡缈,一望而知是一杯难得的好茶。

    可是从茶倒入茶杯,茶杯再从老道士那里转到风清影手中,茶水一直都未曾起半分涟漪,仿佛一直稳妥地放在平稳的地方,不曾动过分毫。

    实在是奇异!

    风清影心里赞叹着,手上的动作却毫不犹豫,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茶入口,风清影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那百转千回的滋味。

    仿佛世间所有的绪都融入了那杯茶中,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恨怨憎,一瞬间,就似乎经历了万世千生,品味了无数的跌宕起伏……

    怀瞬间开阔,无限拓展开去,仿佛将世间所有生生不息的生命都纳入其中。

    许久许久,风清影放下茶杯,睁开眸子,眸光清透,深邃如广袤的天空。

    老道士欣慰地笑,捋着胡须慈地看着风清影,就像一个长辈,看着一个让自己十分满意的后辈。

    “此乃清心茶,饮茶之后,清心通灵!几十年来,我只将这茶给几个人饮过,却只有两个人饮过之后面不改色,真正品到了茶中的真谛。”

    “我是第二个,那第一个是谁?”风清影歪头,好奇地询问。

    “乾王御天凌!”

    “御天凌?”

    诧异地扬高了声音,风清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老道士的口中,以这样的方式与御天凌来了一次邂逅,并且拥有了这样默契的相同。

    忍不住,脸上便露出几分微笑。

    老道士拈着胡须,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认真地看着风清影开口。

    “施主,你这一生,波澜重叠,沉浮万状,偏你生就侠肝义胆,关键时刻能够舍己成仁。此番经历,伤人伤己,极易产生心魔,走入歪路。你切记,大伤痛之后便是大慈悲,时刻保持自己清明纯善的本

    ”

    风清影站起,恭敬地稽首,转走出那间简陋的小屋。

    一路无言,风清影带着侍书一前一后地下山,心里想着的,依然是老道士那似乎字字句句皆有深意的话。

    似乎她的人生并没有她所希望的平顺,而是会有层层的风波。

    而那风波,会伤人伤己,很容易让她产生心魔,迷失了本走入歪门邪道。

    是这样么?又会发生什么事?

    “公子,王爷在前方等你!”

    “什么?”

    侍书轻叹,目光看向山下,示意恍然回神的风清影自己去看。

    碧草如茵,延展到山下,到处都是一片青碧。路边,林荫翳翳,有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阳光很好,明媚灿烂,透过晃动的树叶,落下斑驳的光影。

    那人一天空蓝的锦袍,长玉立,仿若扯了一片天空披在肩头。

    稀疏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的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幽深,光影交汇中,那双黑曜石般璀璨的眼眸含着浅浅的笑意,落在她的脸上。

    柔似水,佳期如梦!

    风清影凝着那双眸子,慢慢地走到他前。

    “你怎么在这里?”

    “来向无尘道长讨杯茶,然后他告诉我,在这里可以等到陪着我走一生一世的人。”

    “那你等到了么?”

    “很明显,我等到了!”

    脸上的笑容不自觉浮现,风清影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显得太傻气,趾高气昂地抬高了下巴,鸡蛋里挑骨头。

    “若是你在这里等来了别人,你打算怎么办呢?”

    御天凌蹙起眉头,微微地歪着脑袋,仿佛真的在思考风清影的问题,并且一时难以决断。

    风清影脸上的笑容龟裂,渐渐变得僵硬,最后猛然爆发,黑着一张俏脸。

    “御天凌,你是不是真的希望走到你面前的是其他女人?”

    气呼呼地瞪着御天凌,风清影一张秀美的小脸扭曲着,咬牙切齿地看着御天凌,考虑怎么整治他才好。

    “傻瓜!”

    御天凌抬手拂乱了风清影额前的发丝,脸上的笑容很可恶,却也很宠溺。

    风清影抬手抓住御天凌的手合在掌心,露齿一笑之后,猛然抬起他的手臂,用力地咬了下去。

    侍书站在不远处,眼观鼻鼻观心,默念我没看到我没看到我没看到。

    “唔!”

    御天凌闷哼一声,却不敢动,怕伤了风清影。想了想,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风清影的鼻子,直到她透不过气,才将自己的手臂抢救回来。

    而此时,他的手臂上,已经有了两排明显的牙印。

    看着牙印,风清影满意地笑了,遇到花飘雨就开始积累到此刻的负面绪,终于完全发泄了出去。

    御天凌无奈地摇头,牵着她的手走向自己的坐骑。

    通体乌黑,没有一丝杂毛,只有四个蹄子一片雪白,神骏非常。

    看到御天凌走过来,追风亲地把头伸过来,顶了他两下,表示自己的喜悦。

    风清影看着这匹神骏异常的马,格外喜欢,试探地伸出手,想看看追风是否能够接受她的亲近。

    追风甩了甩尾巴,把自己的头凑近风清影的掌心,轻轻地拱了拱。

    “它喜欢你!”御天凌惊叹。

    风清影得意地抬高了下巴,手抚上追风的脖子。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追风追风,听名字就知道我和它有缘,它就是要带着我一起追风逐云的,又怎么会不喜欢我!”

    “歪理一堆!不过也确实奇怪,平里追风除了我,根本不许其他人靠近,居然会主动亲近你,真是奇迹。”

    风清影咯咯笑着,探手抱住追风的脖子,脸颊蹭着它柔顺的毛。

    顽皮心起,双手用力,脚下悬空,就那么挂在追风脖子上。

    追风轻轻地晃着脑袋,风清影轻盈的体便随着它的动作一左一右地摇摆着,笑声清脆地洒落。

    “凌,我们换马吧,我喜欢追风,我要让它驮着我纵驰骋。”

    御天凌斜眼看着亲的一人一马,心头吃味。

    伸长了手臂,猛然把风清影揽入自己的怀抱,紧紧地抱在前,唇贴近她的耳畔。

    “让它带着你纵驰骋,就要把我丢到一边了么?”

    风清影轻轻地偏头,避开那样暧昧的吐息,心里软软的,怦然而动。

    御天凌总是这样,在别人面前时淡漠寡,却在她面前表露出难得的温柔,眉眼间的几许柔,编织成网,将她紧紧地束住,继而沦陷。

    一手拉过追风的缰绳,一手抱着风清影,御天凌脚下一用力,便已经落坐在追风的背上。

    小心地将风清影安置在前,妥善地拥入怀中,便开始了两人之旅。

    侍书看着两人一骑远远地离开,叹息一声,一手牵着一匹马准备回城,脑海中不仅开始思考,明市井间会不会流传开乾王爷好男色的传闻。

    耸耸肩,这个不归他考虑,他还是回去看看摇红是正经。

    御天凌和风清影坐在追风的马背上,也不回城,随着追风自由地奔跑。

    风扑面袭来,带着花草树木的清透气息,还有御天凌上好闻的淡淡檀香,萦绕在周围,丝丝缕缕,绵绵密密。

    风清影挪动了一下子,更加舒适地倚在御天凌的怀里,一双明媚的大眼眯起来。

    她很开心,而开心的时候,就要找点事来做。

    弯起唇角,风清影扯扯御天凌的衣袖。

    “凌,你刚刚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等来的是别的女子,你要怎么办呢?”

    御天凌不语,只是抬起自己的手臂,将两排牙印举到风清影眼前。

    风清影淡定地拉下御天凌的手握在掌心,再将衣袖拉下来,掩住罪证,最后,地笑着,转头等待答案。

    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知道自己这份罪是白遭了,御天凌无奈地叹息。

    拥紧风清影,唇靠向她的耳畔,御天凌的声音,清润地响起。

    “没有如果,我就是在那里等你。命中注定我们属于彼此,不会早也不会晚,就在那个时刻,在那个地点相遇,然后携手一生。影儿,只会是你,也只会是我!”

    风清影轻轻地叹息,两手轻轻地握住小腹上御天凌的手,十指纠缠。

    追风放开速度,四蹄翻飞,纵驰骋。

    风中,有细碎的话语传来。

    还有,幸福!

    ***

    555555,悲了个剧的,月影下午码好的章节,刚刚发布的时候却找不到了。。

    结果又好了两个半小时重新写出来。。

    还好有之前的印象,没有耽搁太长时间。。

    如果有等待的亲们,在此说声抱歉。。

    不成了,要去睡了,亲们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