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影刚刚沐浴完,披了一件宽松的外袍,散着湿漉漉的发倚在院中的摇椅上。

    摇红拢了烛光,放在石桌上,将一本风清影常看的书递给她。

    风清凉地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和着书页翻动的声音,在静夜里,越发显得暗夜静寂。

    “王爷?参见王爷!”

    摇红的见礼声打断风清影的思绪,素手合拢了书,未及起,便已经偏转头。看到御天凌,笑意未经思考,就已经写在了脸上。

    “你来了……”

    招呼声过后,才发现御天凌的脸色并不好。

    脸上的笑容淡了,风清影坐起,看到御天凌手中牵着的花飘雨。

    目光从御天凌的脸上下滑,落在他握着花飘雨手腕的手上,笑容越发地淡了,只留似笑非笑的弧度,在嘴角边若隐若现,带着几分冰霜的气息。

    “看王爷这架势,是来兴师问罪的吧?什么事,请说,臣妾洗耳恭听!”

    御天凌没想到,风清影一张口就是这样绵里藏针的话,丝毫没有反省自己做错的事,心中不由得更加恼怒,口气也变得很差。

    “影儿,我之前已经和你解释得很清楚,你为何还要找花姑娘的麻烦,她一个弱女子,你何苦为难她!”

    “我为难她?”

    风清影眼睛眯起来,微微偏过头,看着小心翼翼地藏在御天凌后的花飘雨。

    真是弱得惹人怜惜呢,那副怯生生的模样,仿佛她是一个大灰狼,张牙舞爪地要吃掉那个可怜的小白兔,所以乖巧地躲在猎人的后,等着猎人惩恶除,杀掉万恶的大灰狼。

    “御天凌,我不知道她和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她还不配让我为难。如果你真的舍不得让她走,就留下她好了!”

    “影儿,你在说什么,我何时说过要留下她!”

    “是没说过,不过是这样做罢了!看看你现在摆出来的姿态,不就是来兴师问罪的么?御天凌,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不堪的人?别人三言两语,你就已经把我彻底否定!”

    转开头,风清影深呼吸,努力压抑心底层层涌起的怒气。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发脾气,花飘雨摆出那样一个小可怜的姿态,如果她发怒,就落了下乘。

    “御天凌,你自己想想吧,一个在浣花楼倚楼卖笑两年之后,不但没有***,反倒红透了顺天城的女子,有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可怜?会不会轻易被我欺负了?言尽于此,我不想多说,也不想和你吵架,你带她离开我的冷霜苑!”

    风清影的话,兜头一盆冷水一般,浇在了花飘雨的心上。

    本来是想激怒御天凌,让他愤怒之下与风清影产生矛盾,那样她就可以浑水摸鱼,没想到风清影没有对吵,反倒如此冷静地挑着她的漏洞。

    不行,不能让她说下去,否则对自己太不利!

    用力地抽出自己的手腕,花飘雨退开两步,隔开自己与御天凌的距离,泪眼婆娑。

    “王爷,飘雨只是一介青楼女子,在那个龙蛇混杂的场所虚与委蛇,没人能帮我,我只能努力保住自己的清白,不择手段。我早就知道,一入青楼,便终生贴上不洁的标签,我已经认命了。王爷是天上的星月,我是地上的尘埃,我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本就是我痴心妄想。王妃并没有为难我,只是我自惭形秽,伤痛难当。你们不要因为我吵了,飘雨心里不安,我这就离开!”

    花飘雨哽咽地说着,泪流满面,掩着脸,转就走。

    “别走!”

    御天凌猛然伸手握住花飘雨的手,阻止她离开,深沉的眸子,深深地望着风清影。

    “影儿,你聪颖惠达,坚强独立,无论是能力还是心均不让须眉,我欣赏你这些优点,深深地被吸引。但是你不能用你的标准去衡量其他女子,花姑娘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普通的女孩子?”

    风清影嘲讽地看着默默垂泪的花飘雨,再看看摆出袒护姿态的御天凌,心里冷哼。

    这个普通的女子,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摆出那副柔弱的姿态,静静地垂泪两行,就已经勾起了御天凌全部的怜,还有对自己的不满。

    男人都有英雄结,喜欢弱怜人的女孩子,看来这一点,古今皆同。

    心底的酸涩一闪而过,风清影扬高了下巴。

    “凌,是不是,不管我说什么,有多反对,你都要留下她?”

    御天凌沉默了一下,叹息。

    “影儿,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她回到浣花楼,被人欺侮,我也担心五皇弟会再找她的麻烦。这一次有我护着她,下一次,也许她就真的命丧黄泉了。”

    无法,是不由自主的无法呀!

    风清影握紧了手中的书卷,紧紧地,就像抓着一个支撑自己的依靠。不放手,就能够坚强!

    前一世,她即将结婚的新郎,也是拥着伴娘这样对她说,他无法放开!

    一句无法,便将所有的责任都归结于不由自主,归结于缘分,归结于命中注定。是不是有一天,御天凌也告诉她,他无法再为

    她留一颗完整的心,他无法不去在意花飘雨……

    罢了罢了,他想留,就留她下来吧!

    倦懒地歪靠在躺椅上,风清影转开视线,不看那让自己心痛的牵手。

    “凌,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不要让我失望!”

    “影儿,你……”

    御天凌看着风清影瘦削却直的背脊,读懂了她骄傲外表下的担忧和企盼。叹息一声,放开花飘雨的手,慢慢地走到风清影后,探手温柔地抚着她顺滑的发丝。

    “影儿,我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你还要陪着我去千鸟湖……”

    心里一下子变得柔软,风清影在躺椅上抬头,对上御天凌清亮的眸子,突然觉得那些争吵都变得毫无意义。

    既然他想护着花飘雨,以求安心,就顺着他吧!

    若花飘雨只是对御天凌本人有企图,利用自条件让他动心,那就把她打发远一些,风清影对自己有信心,也对御天凌有信心。

    若是花飘雨背后有人指使,这一切的邂逅相遇都是蓄意安排……

    那么,无法彻底赶走,就留在边吧,也能够就近观察,好过她背地里耍谋诡计,让人防不胜防。

    想通了,风清影也就不再固执地一定要赶走花飘雨。

    “凌,你既然想护着她,就让她留在府里吧,想必五皇子和八皇子也不敢来乾王府要人,这样,也能护得周全些。”

    御天凌眸色深了深,探究地看着风清影。

    就在刚刚,她还那么强烈地反对,他想不通她为何突然松口,不仅不为难花飘雨,反倒让她留在府里。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为难。

    他想保护花飘雨,却也不想拗着风清影的意思。虽然她不会说什么,但心里难免难过,他不想伤了她的心。

    花飘雨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等着自己期待的结果。

    她原本是期许两个人能够吵翻,没想到最后风清影竟然妥协,还让她留在王府。

    这个结果很好,留在乾王府,她便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御天凌,进而取得他的喜欢和信任,接触那人所需要的资料。

    不过,她首先要做的,却是赶走风清影,那样,她才能真正走入御天凌的心里。

    上前两步,花飘雨猛然跪倒在地,叩下头去,语声哽咽。

    “多谢王妃收留,免飘雨孤苦伶仃。王妃心慈,先有救命之恩,后有收留之德,穷我一生,也无法报答王妃。求王妃准许飘雨留在边,为奴为婢,以报王妃大恩大德于万一。”

    风清影扬高了眉毛,诧异地看了一眼花飘雨,随后便不由得感叹,真是一个聪明的女子。

    留在她边,既能打消她的戒备,又能够伺机见到御天凌。

    好如意的算盘,好灵透的心思,她若不成全,怎么对得起她这一番惺惺作态!

    “既然花姑娘如此诚心,就留在冷霜苑吧,至于为奴为婢,今后不必再提,权当花姑娘在我这做客就是,后与摇红挽翠一起,也有个伴!”

    “谢王妃成全!”

    “王爷,我擅自决定,你不会反对吧?”

    御天凌横了风清影一眼,探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熟悉的动作,是御天凌经常对御天澈做的,不过却没有那么用力,轻微的疼痛而已。

    风清影皱皱鼻子,握着他的手,静静地,微笑。

    ***

    晚上临时有事出去,还有一章,上午再更新吧,现在头疼得写不出。。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