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船二层,宽敞而奢华,建造得如一间华丽的大厅。

    此刻,酒宴已然摆下,每位皇子一个小桌,排列在大厅边缘,众人席地而坐,边均带着自己宠妻美妾,以游湖为名,行享乐之实。

    “十一弟,怎么一不留神,你就跑没影儿了,去了哪里?”

    太子御天翔含笑问着大摇大摆走进船舱的御天澈,十分友,甚至带着几分长兄如父的慈眉善目。

    御天澈是所有皇子中最特别的一个,也是每一个想登上皇位的皇子急于拉拢的。

    他的母妃宋氏,乃是天御第一大商户宋家的长女。

    宋家乃是皇商之家,历代天御的帝王,都会娶宋家长女为妃,以国为宋氏的后盾,着其发展壮大,而宋家,一心只忠心于帝王。

    宋家之女,只为妃不为后,宋妃之子,只为王不为帝。

    这是皇家与宋家不成文的协定,亦是秋原大陆皆知的事,所以但凡宋妃之子,皆不会有染指皇位之心。

    在这个前提下,宋妃的子女,可以肆无忌惮地横行无忌,不必担心自己被血洗,更不必担心皇室纷争会影响到自己的上。

    就是这样的超然,让御天澈自小便蛮任为所为。

    这样活泼跳脱,不求上进的子,却也格外得御秋宇的疼

    只因没有威胁没有负担!

    皇家,也不过是一群可怜的人!

    “我去瞧瞧众位皇兄叫上船来的美人儿,看看有没有合我心思的!”

    御天澈自顾自地占了一个小桌坐下,扬高了半边眉毛,一脸骄纵任的模样,即便问话的是太子,他也不给半分面子。

    御天翔却也没有生气,依然是笑眯眯的。

    “可有收获?”

    撇撇嘴,御天澈十分不屑,百无聊赖地倒了一杯酒喝下去,完全无视船舱中央轻歌曼舞的歌伶舞姬。

    “看不上眼,还不如我边一个小小的侍卫!”

    “嗯?莫非十一弟边藏龙卧虎,小小的侍卫就精通音律,可以媲美这些名伶?”

    “不要拿这些低的女子和我的人比,她们配么?”

    御天澈毫不客气的话,让御天翔的脸色一瞬间凝滞了一下,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怒气,却强自压抑着,不表现出来。

    宋家支持谁,谁便是下一个帝王,这已经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所以尽管御天翔对御天澈的态度极其不爽,却也从不敢真正和他计较,反倒处处避让。

    就在御天翔被御天澈噎得一时无话可说的时候,御天承开口了,脸上写满了兴味,眸光柔和,既不特别络,也不十分疏离。

    “既如此,就要劳烦十一弟的侍卫,让我们开开眼界了!”

    御天翔脸上刚刚回温的笑容再次停滞了一瞬间,却也不好发作,只能一起笑眯眯地看向御天澈。

    一时间,船舱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御天澈的上。

    除了御天凌!

    从御天澈偷溜出去,他的一颗心就悬了起来,有种不祥的预感。

    此刻听了御天澈的话,更是确定,那个所谓的侍卫,就是他一直都没有看到的风清影。

    他不敢想象,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在迷晕了他两次之后,冒充澈儿的侍卫,在皇家楼船上献艺,简直是不知死活!

    中一股怒火闷烧,御天凌眼光如刀,狠狠地瞪着御天澈的后脑勺。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