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乾王爷一大早便登门,来接自己的正妃回家。

    风啸云诚惶诚恐地把御天凌接入府中,着人请了风清影到正厅。

    风清影脸上的表有些苍白,眼睛肿得厉害,却是一淡然,浑不在意地迈进正厅,坐到左手边的首位。

    “奴才参见王爷!”侍书上前,向御天凌行礼。

    “起来吧!”

    “谢王爷!”侍书再次低头,站起,走到风清影的后。

    他现在的主子,是风清影,虽然见到御天凌依然要参拜,却不再听从他的命令。

    这是御天凌把他拨给风清影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过的。

    风啸云见此况,眼光一闪,心底有些明了。

    看来御天凌宠风清影的程度,比他以为的还要深,竟然把四大侍卫之首的侍书完全给了她。

    那么,他和太子的计划,是否可以……

    “影儿,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肿胀成这个模样?是不是和你娘亲聊得太晚?”

    风清影冷哼一声,对御天凌的明知故问,恨得牙痒痒。

    她也很奇怪,为什么她会在御天凌面前,表露自己最真实的绪。

    多少年没有哭过了,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可是昨夜,她却埋在御天凌的怀抱里,哭得昏天黑地,把所有的负面绪都哭出来,甚至哭到睡着。

    今天醒来的时候,眼睛肿胀酸涩,几乎睁不开,是摇红拿了煮鸡蛋敷过之后才能见人。

    但是心却是畅快的!

    从穿越过来之后一直埋藏的那些绪,一下子发泄出去,风清影觉得自己全上下都轻松了。

    那些伤痛那些自责那些内疚那些纷繁的过往,都在哭声中渐渐远离。

    她现在是风清影,不再是制毒专家孟雨晴。

    她有新的人生了!

    御天凌关心的话出口,也让风啸云心一跳。

    昨风清影回家,嚣张跋扈的模样,让府中所有女眷恨得牙痒痒,却没有人敢欺负到她的头上,为何一夜之后,她的眼睛居然这么肿?

    肿胀成那个程度,明显是哭过,为何?

    “影儿,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风啸云意有所指地说着,眼神瞥向御天凌的方向。

    毕竟,一个出嫁的女子回了娘家,却是哭得双眼红肿,大多都是在婆家不如意所致。

    御天凌是王爷,若是平,风啸云定然不敢如此说。

    可是见识了御天凌对风清影的宠,风啸云决定赌一把,让御天凌看到他对风清影的疼

    “是啊,爹,王爷欺负女儿了呢!”

    一句话,为父为夫的两个男人,都是满脸的黑线条,呆滞地看着风清影。

    “爹,你说该怎么办呢?”

    风清影非常恶毒地追加一句,两只肿成核桃的眼睛,期待地看着风啸云,就像一个乖巧的女儿,看着自己慈的父亲。

    御天凌心里暗笑,脸上却不动声色,看着风啸云,等着看他的表演。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