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风清影想找的善于经营歌舞坊的女子就到了。

    烟娘,一个满慵懒落拓的女子,看起来倦懒无力,眉宇间锁着烟雨般的清愁,一颦一笑,便是让人心疼的落寞。

    只一眼,风清影就决定,就是她了!

    这样一个女子,便是不善经营,只要在她的流云阁里露个脸,说上几句话,也能让男人趋之若鹜。

    没错,风清影给她的新产业,命名为流云阁,一家不一样的歌舞坊。

    天子脚下,国都盛城,向来不缺乏寻欢作乐的人。

    所以南城的这一块地方,聚集了很多的青楼楚馆,歌舞伎坊,每天一到夜里,琴歌燕语,闹非凡。

    但是所有的歌舞伎坊,都是传统形式,男人寻欢作乐,女子倚楼卖笑。

    大家都习以为常的东西,若是能够有所改变,便能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

    所以,风清影便在这上面花了巧思。

    拉着烟娘,风清影把她的计划和烟娘说了一遍,便把招揽歌姬舞女的任务都交给她,而自己,埋头制定训练计划。

    她不只要让流云阁的布局引人耳目,更要让流云阁的女子,成为所有歌舞坊里,最让人心动的花娘。

    当然,为21世纪穿越来的新女,绝对不会强迫别人卖的!

    流云阁主打的,是才艺!

    接下来的二十天里,风清影一直男装打扮,在流云阁里忙碌。

    监督石匠木匠的工程,适时提出一些合理化的建议,和烟娘一起,对层层筛选进来的歌姬舞女进行训练,洗脑。

    这些筛选进来的歌姬舞女,都是有些灵气的女子。风清影以仕女的标准规范她们的谈吐姿态,为她们讲解诗词歌赋,请了教习点播她们的琴棋书画酒艺茶道。

    虽然时间不长,但几经点拨,便让她们拥有了截然不同于其他歌舞伎的谈吐气质。

    时间便这么呼呼而过!

    御天凌完全不找她的麻烦,除了每天晚上到冷霜苑蹭饭。

    御天澈跟在她边,后的乱晃,以帮忙为名,行捣乱之实。

    不过御天澈实在是讨喜可,把包括烟娘在内的所有女子的心,一网打尽。

    每个人都把他当自己的弟弟一样疼

    就这么忙中有闲的二十天过去了,流云阁在万众瞩目中拉开了盛大的帷幕。

    开业那一,风清影并没有出头露面,而是让烟娘与侍书一起,负责迎客接待,然后入了门,便有或大方或柔雅的女子上前,把客人领入内,根据客人的喜好,送到不同的院落。

    喜静者,有茶香萦绕;喜乐者,有轻舞翩跹;喜色者,有美人解语;喜音律者,有琴瑟歌声……

    意趣清新,标新立异,第一天,就抓住了来此的绝大多数客人的心。

    一个雅字,将流云阁和其他的歌舞坊区别开来,拔高了一个大家都津津乐道的高度。

    流云阁原本虽然是一个客栈,却台榭错落有致,水面上建了一个高阁,名为流波停。

    此刻,风清影就坐在流波停的屋顶上,静静地俯视着流云阁。

    夜幕下,流云阁灯火辉煌,歌舞灿烂。

    ***

    咩哈哈,瓦棉家的影儿有自己地事业鸟,大把大把的金钱和消息就要进口袋鸟。。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