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膳,便在太后的慈安宫中吃了。

    席上,御天凌和晴儿你一句我一句,把太后乐得眉开眼笑,一副一家人和乐融融的模样。

    而风清影,却是淡淡地笑着,坐在一边,吃着自己的饭。

    太后虽然把话题引过来两句,但是风清影回答得淡,御天凌也不感兴趣,也就放下了。

    饭后,太后午睡,御天凌便带着风清影出了慈安宫。

    甫一踏出慈安宫,两人便十分默契地各自向旁边退开两步,拉开距离。

    御天凌看到风清影这样的举动,眸色一深,心底涌起一股不悦的绪。

    他不喜欢风清影,甚至想要把她赶出乾王府,好空着王妃的位子,寻找那个自己一见钟的女子。

    可是他不喜欢是一回事,当风清影明显表现出对自己的不屑时,他却心里觉得不顺了。

    这也是男人,尤其是皇家的男人,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作祟。

    风清影并不知道御天凌心里的波动,径自向着那辆破破烂烂的马车走去。

    “站住!”御天凌声音冷冷的,含着冰碴。

    风清影停步,把迈向垫脚小板凳的腿放下,不不愿地转,看向御天凌,不知道他莫名其妙地叫住她,是要发什么神经。

    御天凌也不说话,只是用那样刺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风清影。

    许久,两个人都不说,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对视。

    有风从两人之间掠过,拨乱风清影额前的发丝,掀动御天凌玉佩的璎珞。

    御天凌的神色更加的冰冷,看着风清影的目光里,已经有了几分火焰升腾,那样冰火交织的凌厉,怕是一般的女子见了,早就已经吓得落荒而逃。

    不过风清影不是一般的女子,所以她依然淡淡地立着,等着御天凌开口。

    “坐这辆车!”

    御天凌硬邦邦地丢下一句,便径自甩开车帘,坐了进去。

    风清影又站了一会儿,无奈地叹息,一步一挪地挪到御天凌的车前,坐进了马车。

    相对无言。

    风清影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打量御天凌的马车,然后不由得感叹,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和她来时那辆破破烂烂的马车,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距。

    但是明显,有些人不想让她太自在。

    “风清影,你和太后说了什么?为什么她许你一起用膳,还对你如此亲和?”

    风清影转头,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怎么,我应该跪在那里,或者被太后狠狠地处罚,才符合你的期待么?”

    被风清影猜中心思,御天凌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反倒理所当然地点头。

    “风清影,我就是要让你知道,留在乾王府,对你没什么好处,乖乖地离开,我会给你一条光明大道走,后喜欢什么男人,我也可以成全你!”

    “御天凌,我说过,王妃的位置,我并不稀罕,看来你并不相信。”风清影眼神嘲讽地看着御天凌,冷嗤一声。“御天凌,我们谈桩交易吧!”

    御天凌嘴角撇了撇,一脸的不屑。“你有何资格和本王谈交易?”

    “你不想给你心的女人,乾王正妃的位子么?”风清影笑得妖娆。

    御天凌咬牙切齿,却强自压抑心底的怒气,不让自己被风清影牵着鼻子走。“说!”

    “御天凌,我留在乾王府,就是因为,我不想我的生命里,再有一个你这样的男人出现,所以我要用这段你不想要的婚姻,来实现它仅剩的一点价值。”

    风清影弹了弹指甲,深深地笑了。

    “三个月,你做你的乾王,寻找你的心上人,而我,顶着王妃的名头,会为我自己做一些事。三个月之后,我会爽快地和你和离。你只需要给我三个月自由的时间,其他的,并无任何变化,如何?”

    御天凌凝眉看了风清影许久,眼神变幻莫测,不知道转过多少的念头。

    然后,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懒懒地倚在车壁,喝了一声。

    “停车!”

    车夫动作利落地勒停了马车。

    “下去!”御天凌干脆利落,目光淡淡地看着风清影。

    摸摸鼻子,风清影也不多说什么,乖乖地下车,回到自己那辆一动三摇的破车上。

    ***

    各种求~~~~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