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当个宫女(今天还有一更)

    

    唐酒酒与宁满枝翻遍了每一寸,可是都是徒劳。

    “娘……娘……”

    好像除了这个音节,这个她再也说不出别的,宁满枝现在的心灰暗到了极夜的尽头,怎么可能,为什么在她去卖戏本子的空当,再次回来,家里就走水了?

    她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娘没有睡觉,而是在洗衣服,娘还笑着说她傻丫头,还答应她,再也不去打劫路人了。

    她们一清二白,也没有什么仇家,娘虽说年岁偏大,可是还不至于将房子烧掉。

    宁满枝被这些个问题堵得心口发痛。

    “唐酒酒……怎么办……”宁满枝捂住的死死攥住唐酒酒的衣袍,卫昭此时插了进来,一片余的灰烬上,他的姿态仍是最高贵的帝王,棱角毕露。

    “被火烧的最剧烈的地方,不是黑色,也不是灰色,是白色。”

    卫昭走到唐酒酒的后,唐酒酒的脚下,踩着的正式一处近乎纯白的粉末。

    “这里是火源,是有人来过这里,因为白色灰烬有两处。”

    卫昭又指了指稍远的一个地方,冷静的分析道。

    卫昭就像是一个沉着冷静的猎人,一点点循着猎物留下的痕迹,找出它们的原形。

    宁满枝大叫:“这不可能!平时我们从未招惹什么仇家!”

    卫昭冷笑:“做响马,没仇家?”

    唐酒酒狠狠的盯着卫昭:“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会少说两句。”

    可宁满枝却像是被这一句话给点醒了一样:“我记起来了……以前……徐州镇上开了一家赌坊,我娘经常去。一阵前,那家赌坊倒闭了……我娘才回到松城的小赌坊。”

    藏玉楼!

    电光石火,卫昭的脑海中猛的将这两点串联在一起。

    “那家赌坊你去过吗?”

    卫昭问道,宁满枝擦擦眼泪,答:“那家赌坊之前是个--院,我去里面,送过戏本子。”

    “老板对你说过什么吗?”

    宁满枝摇头:“记不得了……”

    不过卫昭想,他只要再确认一个消息,就可以知道卿子烟下一步准备做什么了。

    最不希望的事可能发生,那就是申屠阳奉违,表面上进贡给云国,臣服恭顺,实则与天狼早已狼狈勾结。

    申屠作为几个零星小国之首,具有一定说话的权利,如果它给其余三个效果施加压力,其余小国虽有心归顺云国,但是奈何相距甚远,求救无法,必然不敢忤逆申屠。

    卫昭不怀疑,卿子烟与申屠,或是天狼王,已经达成某种协议。

    这是对云国极为严重的威胁。

    “卫昭,你有什么办法吗?”

    唐酒酒抱住宁满枝,跪在地上问卫昭,宁满枝也同样看着卫昭,她说:“只要有机会帮我娘报仇,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卫昭俯下对着唐酒酒耳语:“宫女。”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