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新娘不是她(不给我留言的孩子玩蛋去吧!)

    

    (因为老黑放假,所以今明两天狂更!大宴群臣!哇哈哈哈!)

    随着徐州镇越来越近,唐酒酒的心越来越雀跃,所谓近乡怯,大概指的就是这个吧?

    “卫昭……我……我有点……”

    这种绪不知道怎么形容,唐酒酒只能抓住卫昭的衣袖,摇来摇去。

    卫昭安慰的抓住她的手掌,二人完全没有察觉,在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之后,每一个眼神交汇,和牵手,都那么的自然。

    或许他们早已经成为彼此的一部分。

    “只是……好奇怪,为什么整个一条街都是挂着红彤彤的?”

    卫昭抬起头,唐酒酒所言非虚,曾经新华客栈那一条街道张灯结彩,好像是某个重要的人物……办什么喜事啊。

    “唐酒酒!”一个女声从背后远远喊过来,唐酒酒勒住马儿,回过头去。

    竟然是刘大脚丫子?!(众人还记得这货吗?)

    刘大脚丫子面上带着惊慌的神色问道:“今天你不是成亲吗?”

    唐酒酒被她吓了一跳:“等等……你说什么???!”

    刘大脚丫子完全没弄懂况:“今天白头山山寨发下喜帖,说是……韩钰成亲……”

    韩、钰、成、亲。

    这四个字不亚于晴天霹雳,把唐酒酒的脑中炸的一片空白。

    唐酒酒松开手中的包袱,包袱滚落在地,她茫然的睁着眼睛,觉得自己怎么都不能接受。

    “他……什么……?”

    “他成亲了。”这次说话的是卫昭,卫昭定定的看着唐酒酒,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波澜。

    “唐酒酒,你没听错。”

    卫昭重复一遍,唐酒酒错愕,连连向后退去。

    “这……这不可能……”唐酒酒艰涩的开口,她无法想象韩钰不再她边的子,也无法想象他们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的子因为,她原本就没有设想过,倘若有一天,她和韩钰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

    唐酒酒保住自己的头,大口大口的喘气。

    “唐酒酒。”卫昭弯下去,看似保护唐酒酒,实则只是把唐酒酒拢在自己的臂弯下。

    他下意识的做了保护的姿态。

    “他怎么可以……”

    她还记得,自己在听了老道的话之后,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还有可能和韩钰在一起,还想了那么多……

    唐酒酒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水,高傲的站起来。

    她要问个究竟,就算是无法再和他比肩,她也要问问,他是否中意过她,也要告诉他个明白,她以前那么那么喜欢他。

    喜欢他。

    想到这里,唐酒酒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唐酒酒……怎么……”刘大脚丫子(作者:==)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前几天你爹下山……他并没告诉我新嫁娘是谁啊……所以我还以为是你呢……”刘大脚丫子吐了吐舌头。

    刘大脚丫子晃了晃手中的喜帖:“走,和我一起上山。”

    ***

    卫昭沉默的看着唐酒酒,唐酒酒哀伤的表让他似懂非懂。他对琼姬,就完全没有出现过这种绪。他觉得他应该和琼姬怎样,琼姬便配合着他怎样,琼姬带给不了他这样的喜怒哀乐。

    唐酒酒的绪奉陪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默默的为唐酒酒擦去眼泪,唐酒酒眨眨眼睛看看他,却因为这个动作而触景生

    “九姑娘回来了!!!”

    “什么???!”

    守门的人被喊得措手不及,本来二公子的婚礼就是秘密举行,头儿吩咐过的,这件事不能让九姑娘知道。

    但是九姑娘今天怎么会回来完了完了!!!

    守门的壮汉滚尿流的跑回去报信。

    “九姑娘…………”可惜还没跑远,唐酒酒就已经走了进来。

    “今天……好像很喜庆啊。到处都是红色,为什么到处都是红色呢?是办喜事吗?谁办喜事呢?”

    唐酒酒硬生生的回自己的泪意,强挤出一个笑容。

    “九姑娘……”

    那人吓得几乎要两股战战了,九姑娘像是铁打的,从来都没哭过,头儿动家法的时候也没有,和他们摔跤打闹也没有,九姑娘就是这样,偏偏在二公子的上犯糊涂。

    现在九姑娘的眼泪,真真的让人发慌!

    “韩钰……在哪里……?”唐酒酒已然克制不住自己的绪,声音颤抖的问道,守门人看看九姑娘旁沉默高大的男子,他记得,这个就是上次说要带聘礼回来娶九姑娘的那个人。

    九姑娘已经嫁人了,为什么还这么伤心?

    守门人来不及多想,飞奔回去报信。

    张灯结彩,华灯初上,这一切为什么不是她?

    唐酒酒抱住卫昭的腰,靠在他的肩头,恶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

    “卫昭,他是个坏人。”

    “嗯,他是个坏人。”

    “他怎么能就这么不要我?”

    卫昭感受到,自己的前,正一点点侵入一抹湿意,那是她的眼泪。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卫昭僵硬了一会儿,才慢慢吞吞的说出这样一句话。他生硬的劝告,不知道能不能疗伤。

    “嗯。我也没那么喜欢他!”唐酒酒赌气说出的话,卫昭却勾起了嘴角。

    他犹豫了几秒,终是将手掌放在了唐酒酒的腰间。

    “还有我。”他伏在唐酒酒的耳边,轻轻说道。

    唐酒酒克制不住的泪意更加泛滥。

    这一幕全都落入了韩钰的眼里,他紧攥着双拳,剑眉拧在一起,眸中夹杂着怒火与隐忍。他的旁便是唐孤孺。

    唐孤孺负手站在他的边:“我告诉过你,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现下你知道了其中缘由,也看到了她很幸福,你该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