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小温柔

    </span>

    <divstyle="padding:012px;">

    正里,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屏息而待。

    安乐侯立在最首,面色如常,目光却也是定定的看着唐酒酒。

    希望,他的决定,对得起先皇。

    卫昭迎上前几步,有钦天监上前一步,递上早已准备好的红绸。

    唐酒酒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还是很紧张啊啊啊!!!

    红绸像是唐酒酒盖头下的唇色,浓艳不可方物,蜷缩在卫昭干净的手掌中,紧攥在唐酒酒的十指里。

    她吞了吞口水,干脆闭上眼睛,心里默念,不要想不要想……

    卫昭有点好笑的看着手中的红绸。

    因为红绸,在抖……

    顺着红绸看去,唐酒酒攥着红绸的手也在抖……

    她在害怕?

    卫昭抿唇,眸中有了几分笑意。

    钦天监将这些细节收入眼底,善意的笑着,上前一大步,站在众人的面前,开始宣读制词。

    “兹册安乐侯庶女为皇后,命卿等持节奉册宝,行奉迎礼……”

    这些字句在唐酒酒的耳朵里都成了风声,她有些恍惚,红绸那边的人,啊,不是韩钰,是卫昭。

    是卫昭呢……

    唐酒酒偷偷掐了掐自己的脸蛋。

    好像梦一场。

    内务府的女官奉上皇后的册宝一步一步朝着唐酒酒走来。

    这时,意外却发生,在下面的席上传来一声清晰的嗤笑,不大不小,却足以在这安静的时候,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毡上,一名玉冠歪斜的男子慵懒的倚在桌上,面色有些病态的白,双眉微挑,眸色尽是一片旖旎,薄唇上还沾着些许的酒液,显得整个人极尽妖娆。

    他的长指还挑着酒壶,玩世不恭的看着唐酒酒,云国的国母,戏谑又不屑。

    “看材,皇上还真是没什么眼光……这种女人,送到小王的上,小王都会觉得脏了小王的。”

    没错,这就是常年在藩地的盼王。

    盼王体不好,也很是怪异,就连盼王的王妃,都让人觉得难以理解,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光看着外表,便是璧人一双,若是你知晓其中,你就会知道,晰王王妃有个吃泥土的习惯。

    所以,在听见自己夫君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罪至杀头的话后,能够淡定的坐在一旁自顾自的吃东西的,也就只有盼王妃万宝音了。

    一个病秧子,一个怪胎,也算是登对。

    唐酒酒听了卫盼的话,心中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

    这人也太放肆了,公然调戏皇后?!

    话刚说完,盼王兀自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浑的酒气,步态不稳,行至唐酒酒的面前。

    众人被盼王的举动惊得大气也不敢出,都变了脸色,小心翼翼的看着盼王大逆不道的动作。

    只见卫盼,伸出手,虚晃两下,一点点向着唐酒酒的盖头,移了过去。

    就在他的指尖快要触及唐酒酒的盖头时,另一只手凭空出现在众人的视野,横拦住他的不规矩。

    那只手提住卫盼的手腕,可是力道却拿捏的刚刚好,让他半分动弹不得。

    “皇弟,今,不可胡闹。”

    卫昭沉静如水的声音响彻整个正,唐酒酒的心原本吊得老高,听了卫昭的话,莫名其妙的安下心来。

    卫盼只是怔愣了一瞬,随即哈哈大笑:“瞧我……醉了。”

    卫盼的眼中满是挑衅,调高了下巴,道:“皇兄,小王失礼了。”

    随后转过去,墨色的袖角却偏偏拂到了唐酒酒的盖头上。

    他是故意的!!!

    唐酒酒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红色滑落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桀骜的背影,虽然单薄,但是墨色袍子下的修长躯却走得安稳。

    唐酒酒的脸庞暴露在众人的眼前,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盼王这是不想活命了!这种子还要和皇上作对!

    卫昭子向前,将唐酒酒遮在自己的后。

    卫盼再度转,故作惊讶和惊慌,表隐隐有着冷然:“呀!皇兄……我……我……”

    卫昭接道:“你只是醉了。”

    “万氏,扶着盼王回席。”

    对于万宝音这种没有眼色的女人,卫盼选择推开万宝音伸来的双手,自己走回去。

    万宝音是神武大将军的嫡女,无论家世还是长相,都是数一数二,除却子,与卫盼在一起是再好不过的联姻。

    卫盼只要是想到自己那跪在乾坤外,不吃不喝来抗旨拒婚,就觉得,那是毕生的耻辱。

    他冷笑一声,回到席上。

    婚礼仍旧在继续。

    女官将册宝交由唐酒酒的手上之后,又交给唐酒酒一只胆瓶,胆瓶瓶口放置着一颗苹果,这个胆瓶拿起来沉甸甸的感觉,然则里面装满的全是珍珠,寓意珠玉满堂。

    “礼成——”

    钦天监再次宣道。

    只见卫昭手中一动,将自己手中的红绸猛力一拉,一块红绸应声而落,卫昭掩过唐酒酒的子,将唐酒酒罩进自己的目光里,红绸轻展,唐酒酒的脸再次一晃,众人原本想趁机看个清楚,却是徒劳。卫昭已经将红绸盖在了唐酒酒的头上。

    唐酒酒怔怔的看着尽在眼前的卫昭清俊眉目,想到他刚才怕自己暴露在众人的眼前而而出,心中滋味莫名,有些……暖。

    “坚持。”卫昭突然靠的更近,气息温的打在唐酒酒的耳边,唐酒酒怕痒的一缩,脸上却不知怎的,泛上微红。

    “行……行啦……”

    唐酒酒支支吾吾的说,目光在盖头下躲闪。还好有盖头,不然好窘!!!

    卫昭脸庞爬上一丝笑意,但转瞬即逝。

    二人由女官带领下,一步一步的走向了乾坤

    唐酒酒觉得自己在乾坤里呆过那么多次,可没有一次是这样的漫长。

    因为菊花嬷嬷说过,礼成之后,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寝里,等着在接下来的仪式。

    简直是像裹脚布一样麻烦和啰嗦!

    唐酒酒听见房门被合上,实在是忍受不住,一把扯下了自己的盖头。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