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闹鬼和真相

    </span>

    <divstyle="padding:012px;">

    天色已晚,唐酒酒和简玲珑还没有回府,简曦辞隐隐的有些担忧。

    “下次有空我们再出来……”老远,就可以听见唐酒酒和简玲珑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二人兴高采烈,兴致勃勃的样子,看起来今天玩得很好的样子,简曦辞轻轻的勾起了嘴角,影隐没在夜色里。

    “睡个好觉,晚安!”

    唐酒酒打了个哈欠,微笑着碰碰简玲珑的脸颊,简玲珑咯咯的笑出声来,一片和静。

    ***

    唐酒酒趴在上,翻来覆去,看着月光滴进窗棂,脑子里全是老道的那句话,玄机重重,挥之不去。

    “哎呀哎呀烦烦烦烦!!!!!!!”

    唐酒酒索用枕头盖在自己的头上,整个人缩在被子里,滚来滚去,犹如一颗硕大的荷包蛋。

    等等……!!!

    板下面……是什么声音?

    唐酒酒动作停住,一点点的凑近板,将耳朵附在上面,果然……果然里面传来了响动呐!!!!!

    只听见里面传来生如细蚊的咳声,唐酒酒眯缝起眼睛,全神贯注的听着,只听得里面居然隐隐约约的,还有人走动的声音。

    突然“当”的一声,传来一声闷响,这次可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唐酒酒大惊,赶忙坐起。

    好惊悚好吓人……

    难道,侯府有什么冤案?无头女尸什么的……?

    想到这里,只觉得黑暗处全是细密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唐酒酒惊叫一声,“蹭”的从上一跃而起,下地冲了出去。

    “小小小小……白莲……小黑裙……你家侯府闹鬼啦!!!”

    唐酒酒在院子里鬼哭狼嚎,很快惊醒了耳房里的小白莲和小黑裙,二人草草披衣出来,感到唐酒酒的边查看况。

    “姑娘怎么了?”

    小黑裙提着灯笼,困顿的揉着眼睛。

    唐酒酒双眸瞪得老大,哆哆嗦嗦的指向屋内。

    “屋里……闹鬼!真的,我没骗你们,你们随我进来听听看!”

    小白莲一脸的疑惑,“姑娘,寻芳小筑我们住了这么久……怎么没听说闹鬼?”

    唐酒酒悲愤的说:“谁知道你们侯爷啥的干没干什么亏心事,总之你要随我进去看看,不然……不然今晚我就去和你睡!”

    小白莲无奈:“好好好……”

    小黑裙将信将疑的提着灯笼,走进了唐酒酒的屋内,指尖上一片狼藉,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的明明就是一切正常!

    小黑裙哀怨的看了唐酒酒一眼:“姑娘……我们还要睡觉……你明天还要早起……别玩了成吗……”

    唐酒酒拼命摇头:“我没有和你说笑,你自己贴到板上去听听看,真的有声音!好恐怖!”

    小白莲将小黑裙手中的灯笼接了过来,小黑裙俯凑上去,将被褥扒拉开,二人凑上。

    撕拉撕拉的声音仿佛就划在耳畔,那么近,小黑裙疑心是自己听错了,直起掏掏耳朵,接着听,可是那声音仍旧真真切切的存在,并不是错觉。

    “还真是……”小黑裙错谔的抬头,看向唐酒酒和小白莲。

    小白莲惊的话都说不出来,肥震颤!

    “难道侯府进贼了?”

    小黑裙敲敲板,听声音,里面应该不是空的,但是为什么会传出这样的声音?她决定打开板一探究竟。

    唐酒酒走上前去,与小黑裙一起准备打开,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个居然是封死的。

    静默流淌在三人之间,诡异又神秘。

    “或许……或许是我们多想了……”

    小白莲嗫嚅了半天,才想出这样一句话来安慰唐酒酒和小黑裙,虽然她知道可能无济于事,因为此时,就连她自己提着灯笼的手,都在夜色的掩盖下微微的发抖。

    侯府一向没有什么**澜,更没有什么斗争,有小吵小闹,但大多相安无事,更没听说过寻芳小筑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小白莲冷静下来之后,更加觉得此事玄妙。

    说不定那玄机——就在地下!

    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能在侯府这么大周章的动手脚的人,除了侯爷,就是世子。

    这件事不要再插手下去!更不要多问!

    小白莲主意已定,话锋一转:“姑娘,不要多想了,我和小黑在这里陪着你。”

    收拾收拾,简单的在地上打了个地铺,褥子铺的虽然有些薄,好歹也可以将就一夜,明天唐姑娘就入宫了,她和小黑裙怎样都好说。

    ***

    在香积宫院中,一面石桌的遮掩下,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被两个小太监沉默的移动石凳,盖在上面,完好如初。

    卫昭从地道中摸索着前行,手中一根树枝抵在头上方的“地面”,以保证确定方向。随着步伐,树枝划在上面发出干燥的摩擦声,左手捧着玉如意烛台,卫昭无声的前行。

    香积宫是距离侯府最近的一处宫落,所以从一开始,卫昭就是精心准备,将琼姬安置在香积宫,在香积宫下面打通一条通往侯府的地道,最危险也最安全。

    而就在昨天,这条地道才算是正式挖通,卫昭独自一人走进这无声的黑暗,陪伴他的只有一只蜡烛。

    卫昭的眉眼在烛光的映照下尤为英,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他大步行进,侯府还远得很,他必须要快。

    毕竟夜还很长。

    安乐侯府,书房。

    “花了些功夫,我爹多么固执你又不是不知道。”简曦辞举着茶盏,指尖轻轻摩挲在其上,卫昭目光定在上面,沉声说:“唐酒酒如何?”

    简曦辞勾起嘴角,垂下眼睑。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