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老顽固

    </span>

    <divstyle="padding:012px;">

    简曦辞的脚步顿住。唐酒酒缩在他的怀抱中,大气也不敢出。

    安乐侯暴跳如雷,大步快跑追上简曦辞。

    “你这逆子!蓝衣……”

    安乐侯吓到了。

    他他他他儿子怀里是不是抱着一个女人?

    他儿子怀里抱女人了?

    他不有些明白,为什么蓝衣会趴在地上哭的那么凄惨,好像全世界都崩塌了一样,原来是因为这个。

    蓝衣那孩子,自己是知道的,脾气急躁了点,人看上去冷了点,可是其他方面还是不错的,收个房可以,世子妃就免了,但是现在简曦辞抱着的,是谁?

    一个正经人家的女儿,会在没成亲的时候就被人抱来抱去?!

    不知廉耻!

    安乐侯的脑中嗡嗡的回响着这四个字,当即他一双虎目便钉在了唐酒酒的上,看的唐酒酒紧张的要死。

    “啊哈……”

    唐酒酒弱弱的对着安乐侯摆了摆手,以示友好。

    安乐侯更加的不满意了,这女子看起来像是小户人家出,一点礼仪都不懂。

    安乐侯大喝:“逆子!哪里来的野女人?!”

    简曦辞看着自己爹的虬髯气的一颤一颤,不觉得好笑。

    “爹,你想多了。”

    安乐侯急躁的挥挥手,表示不听简曦辞的解释:“不是你的女人会在你的怀里?”

    唐酒酒这才算了悟,哈哈大笑起来,还不忘用力的捶着简曦辞的膛:“你瞧瞧,我怎么说来着,一定会有人误会的,还不快放老娘下来!”

    简曦辞放下唐酒酒,轻咳了一声。

    “爹,后的封后大典,你可知道?”

    安乐侯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放!文书现在还在书房好好的搁着!”

    简曦辞指了指唐酒酒,继续说道:“这位,就是要你‘勉为其难’收为义女的唐酒酒,未来的国母。”

    安乐侯听了这话,才从上到下的打量着笑得忘形的唐酒酒。

    他不敢相信,卫昭的脑袋究竟是进了还是怎样,会让这样一个毫无仪态的女人当……他云国的国母?!!!

    再看看简曦辞的表,这好像并不是开玩笑。

    安乐侯的脸色沉下来。

    “如果事先知道是她,我一定会尽力纳谏,劝诫皇上不要封这样一个毫无容姿的女人!我云国的皇后,不该是个这样粗野的女人!”

    安乐侯一拂袖,脸色竟然比刚才还要难看。

    “更何况,既然知道自己将是国母,为何不避讳一些,为何还要你来抱着?这里是侯府,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你们给我弄清楚了!”

    安乐侯极为不满意的看着唐酒酒。

    “义女?哼!老夫可担待不起,还是另请高就吧!”

    安乐侯带着一肚子的怒火,甩袖离开。

    唐酒酒错愕的看着简曦辞,她蠕动双唇,慢慢的说:“是不是……他这么说……我们之前就等于白忙活了?”

    简曦辞也没有料到,事会这么巧,而父亲是从正堂那边直接过来的,想来是遇上了哭诉的蓝衣,爹一向偏袒蓝衣,他更没有料到父亲会古板到这个地步,连一句解释也听不进去。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