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有杀气!

    </span>

    <divstyle="padding:012px;">

    时间在众人的注视下一点点流逝。

    “觉得痛苦吗?嗯?”蓝衣看着唐酒酒无助的扒住她的手,用力的想要让她的手掌离开。

    蓝衣傲视了一圈别开目光不忍再看的下人们,凑近唐酒酒的耳边,呵气如兰,面上的笑容却令人不寒而栗:“这就是你让我难堪的代价。”

    很难定义蓝衣是个怎样的人,然而唐酒酒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蓝衣究竟他妈的是不是女人?!!!

    唐酒酒就被她这么捏着,她也不再加重力道,就这么看着唐酒酒在她手下挣扎。

    顺便……杀鸡儆猴。

    “不管好自己嘴巴的下场,你们都看好了。”

    唐酒酒艰难的对蓝衣勾了勾手指,蓝衣目光微动。

    “我……咳咳……我……有……有……话对……对……你说,你你你……靠过来一一一……点……”

    蓝衣毫无犹豫,脸庞嘲讽的笑着靠近唐酒酒。

    “怎么?要说遗言吗?”

    唐酒酒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想说……我想说……如果你不改改……你不改改……你就会……会……咳咳……和……简玲珑……简玲珑……一样……咳咳……嫁不出去的!”

    唐酒酒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周围近一点的人全可以听到。

    然而杀人于无形的唐酒酒,无形之中骂了两个人……

    气氛再次被唐酒酒的话点燃,下人中再次爆发出高亢的笑声!这次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大家都在笑……

    蓝衣震怒的看着眼前快要死到临头的疯女人,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这么嘴上不饶人?

    翁主,玲珑翁主,整个侯府最宝贝的小翁主,被她这样言语羞辱?

    毒妇!

    蓝衣五指快速的收拢,不再给唐酒酒任何言语和反应的机会,她残暴的笑着,只看着唐酒酒的力气一点点散去。

    “朱蓝衣!”

    门口处原来一阵大喝。

    蓝衣惊愕的放手,唐酒酒虚软的坠地,一道人影飞速的闪了过来,接住了唐酒酒,将唐酒酒纳入他的怀抱。

    唐酒酒心疼的摸着自己的脖子,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好像岸上的鱼。

    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简曦辞一脸的急色:“我……我好不容易换……换回来……可……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简曦辞哭笑不得。

    “别说话,休息一会。”

    唐酒酒乖乖的闭上嘴巴,看着简曦辞的下巴,线条疏冷。

    简曦辞转头看向蓝衣,蓝衣仍旧惊愕,久久没有回神。

    果真……是被她猜中了吗?

    世子从不肯带女人回家……这次不仅带回了这个女人,甚至还将这个女人抱在怀里……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知道啊。

    蓝衣心中一阵酸涩,好像是被人紧紧的摄住。

    她做错了什么吗?她只是维护侯府,维护自己,她只是驱逐外来者,她在尽着自己的本分。

    为什么世子要用那种陌生的眼光看着她?

    像一把刀子。

    蓝衣似乎有些回过神,动动嘴唇,双手无力的垂下。

    “世子……不是的。”

    简曦辞只是淡淡的看着蓝衣,如果今天他再迟一点,将会发生什么,他不敢想象。而蓝衣,竟然也出乎他意料的做出这种残暴的事。

    “与你无关,只是我看错人罢了。”

    口气疏离而抗拒,她之前所有的取悦与讨好还有接近都白费了,都被这个疯女人……粉碎了。

    蓝衣有些泛红:“世子你听我说……”

    简曦辞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过

    “没什么说的了,从正堂离开吧。”

    随后又看了看唐酒酒脖子上的红痕。

    “你无法控制自己的绪,就是离开的原因。如果今天我来晚一步,你就会毁了侯府毁了我,你并不知道她有多么的重要。就当是惩戒吧,蓝衣,愿赌服输。”

    简曦辞白色的背影在蓝衣的泪水中模糊成一片斑驳,蓝衣怆然倒地,泪水断了线一样跌落。

    “哦……真没趣……辛辛苦苦这么几年,还不是要回到最初的地方……”

    “别瞧她平时多得意,这时懂动了世子的女人,不还是一样摔下来了……”

    “哎呀,都这个时候了,都少说几句吧……”

    众人议论纷纷的走散开,留下狼狈的蓝衣跪坐在地上,仿佛刚才是一场梦一样,她一夜失去。

    “阿辞……”她失魂落魄的看着自己的眼泪印在泥土中,喃喃轻语着自己恋的那个名字,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正大光明念出来的阿辞。

    她怔怔的在那里哭,直到老侯爷回来都毫无察觉。

    “蓝衣?”

    安乐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一向铁血又刚毅的小管家,跌坐在泥土上,狼狈的痛哭。

    蓝衣抬头,安乐侯之于她,一直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她的眼泪不更加汹涌。

    “侯爷……”

    老侯爷正是一手的泥土,他走过去,蓝衣就那么趴在他的脚下呜呜的哭。

    老侯爷不怒从中来,“蓝衣,这是怎么了?有人欺负你?阿辞?”

    蓝衣在地上抽噎,拼命的摇头。

    老侯爷用力的跺跺脚。

    “娘的,一定是这个兔崽子!”

    老侯爷拉起蓝衣。

    “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

    近老侯爷上香回来之后就一直不顺气,心里莫名的烦得慌,而此时简曦辞五一是撞在了枪口上。

    蓝衣拼命摇头:“不要!”

    老侯爷气极反笑:“行啊,维护他?那我自己找他去,看看他这是闹给我看还是要怎样!我就不信他还能翻了天去!”

    蓝衣阻止无效,老侯爷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唐酒酒靠在简曦辞怀里,觉得怪怪的。

    “简曦辞,我又没伤到脚,你抱着我干嘛?”

    简曦辞垂首看着唐酒酒:“臣抱着的是皇后娘娘。”

    唐酒酒扶额:“可是你这样别人看到会乱想的……”

    简曦辞刚想开口,后却传来暴怒的骂声。

    “简曦辞你站住!”

    然后,世界再次安静了……

    唐酒酒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喊声实在是太有杀气了点……

    娘亲!!!救命!!!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