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又干起来了

    浣衣局。

    “蓝英,你知道嘛,昨晚皇上从珠妃那儿离开了。”一小宫女对着旁边的小宫女窃窃私语。

    “昨夜是谁当值?完颜氏定会迁怒于她,她可倒血霉了。”蓝英撇撇嘴。

    皇上干得好!那完颜氏早就该失宠了,不然早晚将她们这些蝼蚁踩死,嚣张跋扈,恃宠而骄,真真是讨厌。

    “我还听说啊,皇上这次从外面回来,带了一个女子呢。”紫苏擦擦额头上的汗,一脸神秘的说。

    “你绝对想不到,昨夜皇上出来,便是由着那女子牵着回了寝宫的,啧啧,皇上,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啊~”紫苏眨眨眼睛,笑眯眯接着说。

    “你还真别说,从前皇上哪有在后妃寝宫呆了一宿的?据说啊,昨夜那外面带回来的姑娘召人要了一大桶水,大概是要洗**吧?啊哈哈哈哈……”

    还真别说,昨夜唐酒酒的确是要了一大桶水,不过是冷水,而且是用来泼卫昭的,可怜卫昭体内翡翠散药效还未解,外面心狠手辣的女屠夫唐酒酒一桶冷水全浇在了龙上。

    龙的内心在哭泣,你们的事和本有啥关系?

    卫昭就这么难熬的捱了一宿,第二起来,上仍旧是湿漉漉,昨夜水迹未干。唐酒酒已不见了踪影。

    卫昭双眼赤红,显然是昨夜没有休息好(==),他正要起,听见下有细小的声音传来。

    “卫昭你这个人!”

    卫昭:“……”

    “卫昭你的手也太欠了!好好儿的拽我耳坠儿干嘛!干!”原来是唐酒酒正不放过地毯上每一处细微,在寻找昨夜被卫昭扯掉的南珠。

    一颗假南珠而已,何至如此?

    昨夜就是因为这个踹了他……?

    又是韩钰!←_←

    卫昭又回想起昨夜,真真惨不忍睹,唐酒酒是只虎猫,有虎的暴烈和野,也有猫的温顺与乖柔,他不仅按了按眉心,现在上很湿依旧难过的很,不过比起之前的确是好多了。不得不说,唐酒酒总是给他带来意外。

    卫昭正,唐酒酒敏感的将头迅速缩回脖颈,双手抱膝缩成一团:“你别过来,衣冠禽兽!”

    卫昭诧异,原来唐酒酒也是会说成语的……

    卫昭一点点走近唐酒酒,唐酒酒乌龟一样磨磨蹭蹭的后退。

    直到唐酒酒的后背终于抵在了屏风上。

    “得得得,我求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唐酒酒咬着下唇,心一横,把眼睛一闭。

    卫昭微微垂下头,看着唐酒酒:“昨夜,谢谢。”

    唐酒酒没想到卫昭是要道谢,一双凤眼刷的睁开。

    “珠子不要找了,朕赐你。”卫昭的下一句话,听在唐酒酒耳朵里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我就说你道谢没安啥好心,我用你赐啊,赐你个大头鬼啊。”

    唐酒酒鄙夷的看着卫昭。

    “你总说我是在用钱衡量这衡量那,你难道就不是总用钱来衡量感?”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江山归你,肉归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